2008年1月

在東京,繼新幹線的希望號廢除吸菸車廂後,全國的計程車也開始全面實施禁菸,癮君子就此邁入更加無處容身的時代。

說到當時的我,現在肯定沒人相信,我其實是個超級老菸槍。我就像毫不在乎當時的社會風潮似的,西裝裡有多少口袋,就塞滿多少菸,一副禁菸風潮與我何干的態度,每天照樣吞雲吐霧,忙碌的投入工作中。

 

 

「咦,田中社長,你說要以個人的名義承擔OWNDAYS的增資?」

 

位於六本木十字路口上的知名咖啡廳「ALMOND」的二樓靠窗桌位,奥野先生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雙目圓睜,望著在他面前抽著菸道出此事的我,驚訝得整個人都快跳了起來。

 

「沒錯。最後不管我跟誰說,都遭到反對和否定。於是我心想,這樣太麻煩了,乾脆我自己買下好了。」

 

我一面說一面抽菸,才剛熄菸,馬上又點了一根,朝胸腔裡深深吸一口,然後再呼出,抽得無比香甜,而不抽菸的奥野先生,則是不堪其擾的用手揮除我呼出的煙,對我說道:

「勸你最好別那麼做。就像我一再說明的,OWNDAYS全年的營業額只有20億日圓,相對的,向銀行的短期貸款卻高達14億日圓。借款的周轉期間只有短短的8個月左右,而約定的還款金額則從每個月8,000萬攀升至1億2,000萬。但這家公司的每個月營業赤字卻將近2千萬之多,陷入資金周轉異常的窘境。就算收購下來,要加以重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不愧是金融方面的專家,數字全全都記在他腦中……。奧野先生該不會連睡覺說夢話,講的也都是數字吧?)

 

我聆聽奧野先生的意見,隨口附和,同時腦中想著此事。

 

奥野先生原本任職於瑞穗銀行,是所謂的「優秀銀行員」,但他看到的淨是大型銀行間的合併所伴隨而來的派系鬥爭,以及卑鄙的相互背叛,因而對銀行界感到厭惡,他待過Risa Partners這家重建基金公司,最近剛換到一家小型的投資顧問創投企業任職。

 

當時我在早稻田住宅街的一隅,和近藤大介(現在的System Integration )、長尾貴之(現在的Regional Manager)、秋山加代子(現在的Branding)等人一起經營一家小型的設計企劃公司,一位和我在工作上有交流的某商業雜誌編輯,介紹我認識OWNDAYS的創業者,也就是當時擔任OWNDAYS會長的M先生。M先生與當時握有OWNDAYS主導權的Rickie Business Solution(以下簡稱RBS)捲入內部紛爭,而前來找我諮詢「賣股份」的事,也就是要「賣公司」。

 

當初M先先向我懇求道「我想把公司搶回來,所以希望你能幫我找贊助者」,因此我以M先生的背後贊助者的身分,企圖與RBS方面交涉,但在聽聞內情後,我認為RBS方面擁有其正當性,而漸漸對M先生未顧及利害關係人以及員工的自我主張失去信任,不知不覺間,就此改站在RBS這一邊,接受RBS找我諮詢。

 

OWNDAYS當時在創業者M先生亂無章法的經營下,欠下大筆債務,身為大股東的RBS看不下去,從M先生手中奪走經營權,投入重整工作中,但使不出有効的手段,公司情況更加惡化,最後瀕臨破產。
或者應該說,實際已形同「破產」。

 

接連2期出現赤字,銀行團不肯提供融資,連下個月的薪水要正常發放都有困難,對這樣的狀況傷透腦筋的RBS,只能從「民事再生」和「拋售撤退」這兩個選項二選一。

 

於是當時的我利用自己的人脈網路,向我認識的老闆們介紹這個案件,發現有可能接手的對象後,我打算擔任OWNDAYS轉賣的仲介人,藉此賺取手續費。於是當時我一面從事設計公司這個本業的工作,一面製作OWNDAYS的資料,自行擬定重整計劃,模擬預設的數字(P/L,B/S),並代替當時還不敢公開說要轉賣的經營高層,在各方面對眾多企業的社長或負責人進行OWNDAYS的簡報。

 

當時我還很欠缺財務和會計方面的知識,於是請朋友協助辦理OWNDAYS的這起轉賣案件,這位朋友便從他的創投公司派出奧野先生這位金融專家和我一起負責這起案件,協助我對OWNDAYS展開盡職調查。

 

「田中社長,這樣真的好嗎?明明只有20億的營業額,卻有14億的負債,這就像2噸重的卡車貨架上,載著1.4噸的砂石。憑這樣的卡車要和其他輕快的卡車競爭,不可能有勝算。因為重量太重,施展不出速度,同時也很難駕駛。燃料費也花得凶。遇上彎道,往往也過不了彎。不管什麼時候翻車釀成車禍,都不足為奇!」

 

奥野先生這例子舉得真好。
有道理,如果以2噸重的卡車載1.4噸重的砂石,就無法和人一較高下,也跑不快。

 

「最好還是別抽這種爛籤比較好吧?與其背負14億的債務,還不如從零開始,建立自己的全新事業,這樣才是明智之舉吧?」

 

奥野先生可能是看出我真的想收購OWNDAYS,感覺他就像在開導一個渴望得到玩具的孩子般,帶著有點受不了我的表情,很努力說服我打消收購計劃。

我不死心,繼續提出反駁。

 

「嗯……可是,如果把砂石全部卸下的話,感覺不就變得輕快許多嗎?這就像做仰臥推舉,對肌肉施加負荷一樣,就算是沉重的卡車,但要是能學會安全駕駛的技術,之後就能自在的操控變輕快的卡車。也就是說,會比任何人都容易練就出身為經營者的實力。

而且,要是把債務都還清的話,之前用來償還銀行貸款的數千萬金額,不就能每個月都能完好的留在公司內嗎。想到這點,有沒有開始感興趣啊?」

 

我這樣說,連自己都覺得有點樂天過了頭,奧野先生似乎打從心底替我擔心,他仍繼續說服我。

 

「總之,我是財務專家,而且從我前一個工作開始,便經手許多企業收購和重整的案件。依據我的經驗,我要先給你個忠告,你要自己買下OWNDAYS這件事,最好要三思。14億的負債實在是太沉重的包袱了。

田中先生,如果你擁有的是一家大公司,而且資金充足,或者是OWNDAYS有利可圖,那還另當別論,但請恕我直言,你的公司只是一家創投企業,沒那麼大的財力。連有沒有辦法阻止赤字發生都還很難說。也無法應付一般的增資。在這種狀態下要收購,實在太勉強了。勸你最好別這麼做。這簡直就是自殺的行為。」

 

「不要這麼明確的否定我嘛(笑)。就算是我,也不想眼睜睜看著自己失敗啊。一開始我原本是想仲介別人來收購,而製作它的重整計劃,不過,每天從早到晚看著那份計劃,我愈來愈覺得,要是我的想法能讓OWNDAYS正常運作的話,這家公司不就能成功重整嗎?應該說,我對這樣的想法有信心……。而更重要的是,在這之前,我曾四處參觀OWNDAYS的店面,當時我覺得『這家公司不像大家說的那麼糟啊』。」

 

「沒那麼糟嗎?」

 

「沒錯。在公司的內情以及資金周轉方面,確實是相當拮据,不過實際到各地的店面參觀後發現,店裡有不少工作人員,都很以公司為傲,充滿朝氣。而且店內打掃得很仔細,連看不見的地方,也都整理得有條不紊。

照理來說,當公司開始腐敗時,就會如實的顯現在這些事情上。如果以剛才說的卡車為例,這就像處在超載的狀態,但引擎和行車系統卻都還很正常……就像這種感覺。
也就是說,不及格的是司機,只要換掉司機,就能大幅改善。

而且我也已經快三十歲了,身為一名經營者,我有很強烈的企圖心,想藉此放手一搏。只不過,我的公司規模小,又是個既沒資金也沒信用的年輕老闆,想要抓緊好機會,就得選大家都不想碰的案件,就像這次的OWNDAYS一樣,如果我不自己主動把手伸進熊熊烈火中,又怎麼能抓住機會呢?」

 

眼前的菸灰缸都已裝滿了菸蒂,我仍熱血激昂的努力說服奥野先生。如果連眼前這位「財務會計專家」都無法說服,那就更遑論未來了。

 

「拜託……。我很討厭菸味,你就饒了我吧。原來如此……。我大致可以明白你的想法。既然這樣,請容我再問一個問題。你為什麼對OWNDAYS這麼執著。還有很多其他的收購案,如果是企業合併收購的案件或諮詢,現在應該多得是才對啊。」

 

剛好那時候美國的次級房貸爆發危機,股價跌破紀錄,全球同時高喊不景氣,看不見未來的經濟狀態不斷持續。而在全球引發更大風暴的雷曼兄弟事件,更在半年後襲捲全球,連日本也陷入前所未有的嚴重不景氣中。它的前兆已開始出現,由不動產業先開始,到處都傳出倒閉、民事再生、不良債權、無力償還等情形,幾乎每天都會從同樣是經營者的同伴們口中聽到這類的悲慘話題。

 

「我對OWNDAYS如此執著的原因,是這個『業界』。因為OWNDAYS算是眼鏡業界。過去我也曾經從居酒屋連鎖店、紡織業、咖啡廳等各種業界那裡,聽聞企業收購或接班人之類的消息,不過,不論哪個業界,都早已有厲害的業界龍頭存在。例如說到咖啡廳,就想到星巴客,說到紡織業,就想到ZARA。

既然難得有機會收購企業,要放手一搏,就得在這個業界成為世界第一才行。先不談能不能辦到,就算是吹牛也無妨,首先就得以世界第一為目標。不過,幾乎在所有業界,那些國際性的大企業都早已握有市占率,而且這些大企業每天都在建構極具壓倒性的經商手法和服務,持續進化,而且不斷努力。

因此,就算公開說要『以成為世界第一為目標!』,但心裡還是會覺得『反正也不可能辦到……』,最後淪為是在說大話,或者是周遭人會覺得我光說不練,而不會真心想要追隨。如果是這樣就太沒意思了,因此我一直都沒採取行動。

 

就在這時,OWNDAYS這件事出現在我面前,經調查後發現,眼鏡業界的龍頭,也就是『唯我獨尊』,具有壓倒性實力的公司,目前還不存在。我也跑到號稱日本眼鏡業界規模最大的店家去觀摩,但感覺就像是隨處可見的『路邊眼鏡行』。與其他連鎖店相比,找不到有什麼連外行人也看得出的『壓倒性差異』。
如果光憑這樣的完成度,就能成為業界第一,那我也有可能打敗它。我隱約有這種感覺。」

 

「原來是這麼回事。為了要認真建立一個大企業,而想在尚未有壓倒性力量的龍頭存在的眼鏡界放手一搏,是這樣沒錯吧?」

 

奥野先生露出心領神會的神情。或許是因為我平時就老愛把「我想建立一個可以改變世界的國際型大企業」這句話掛嘴邊,他也曾聽聞吧。

 

「如果不是光看那14億的負債,也一併看它20億的營業額,真的很令人感興趣,你不覺得還滿有吸引力的嗎?說到這20億是由誰賺來的,當然就是現在OWNDAYS的工作人員,雖然人數不多,但全國各地卻有許多客人對這些工作人員所提供的服務和商品做出20億日圓的消費。
換句話說,現在的工作人員至少還擁有一年創造出20億產值的能力,不是嗎?」

 

奥野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的確,一年創造20億日圓的營業額,表示全國的工作人員提供客人相當於20億日圓的服務。這和單純的販售不同,眼鏡有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在視力測量和鏡片加工這一塊由人創造出的「附加價值」上。以SPA(製造商直營零售)的情況來說,它的毛利率高達60%~70%。假設毛利率為70%,則14億的價值是由現在的OWNDAYS員工所創造。只要這麼想,確實就沒有還不了的債務。奥野先生或許已經改變想法。

我愈說愈帶勁,為了徹底說服奥野先生,我滔滔不絕的往下說。

 

「一年20億的營業額,十年就有200億。相對於200億,14億不過只有7%吧?為了區區7%的債務而裹足不前,就這樣白白讓一個10年可以創造出200億價值的公司就此倒閉,不該這麼做吧?」

 

「你說的也不無道理。不過,你所說的『每年創造出20億產值的公司』,它目前的經營高層不是正打算以不到3,000萬的價格拋售嗎?以一般的觀點來看,可能他們面臨了比14億的負債還要嚴重的問題。」

 

就像在測試我有多大的決心似的,奥野煽動我的不安。

正確來說,這不是不安,這個預感之後果然成真,在收購之後,多次將我們逼到懸崖邊,差點掉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總之,奥野先生,不管你怎麼說,我都決定要報名收購OWNDAYS。為了收購OWNDAYS,請為我出力吧(笑)。等我收購成功時,再一起投入重整的工作中吧!」

「咦?」

我半強迫的為這場討論做總結。

面對這唐突的提議,奥野先生大為驚訝,一副沒聽懂我話中含意的模樣。

 

「要進行OWNDAYS的收購和重整,絕對需要一位熟悉OWNDAYS的內容,而且沒有主要銀行,能耐心十足的與十一家銀行團交涉的CFO(財務長)。奧野先生,你是目前唯一的適合人選。所以在收購後,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入主OWNDAYS,由你負責財務以及和銀行交涉。一切就有勞你了。請好好考慮考慮!」

 

原本身為投資顧問,客觀調查OWNDAYS,但自己卻不知不覺間即將成為這齣收購劇的當事人。

如果反對,奧野先生只要當場拒絕我的提議即可,但他並未拒絕。似乎連奥野先生自己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就像受到無法逃脫的命運紅線所操控般,漸漸被拉向狂風暴雨的中心,奧野先生或許也被這種感覺所緊緊包覆吧。

 

我沒等奥野先生回答,便單方面的說出我的要求,然後將擺在桌上的菸盒塞進大衣口袋裡,快步走出店外,這天的會面就此結束。

 

2個月後。

果真如同我向周遭人所宣告的,我成功收購了OWNDAYS。

 

某外資金融機構也報名說要收購OWNDAYS,但由於結算的內容慘不忍睹,他們又提不出具體的重建計劃,所以自動放棄,最後只剩我一人舉手,就此以我個人名義承擔3,000萬的增資,取得OWNDAYS的新股權,並取得70%以上的已發行股份,成為OWNDAYS的最大股東,同時也選派自己為社長,擔任代表取締役一職。

 

接受我提議的奥野先生,則以投資顧問公司赴派的名義,加入OWNDAYS,擔任財務會計的負責人,扮演起OWNDAYS負責與銀行交涉的角色。

 

 

2008年2月底。

 

隨時都可能轉為白雪的細雨靜靜飄降的寒夜。

 

位於六本木十字路口的ALMOND二樓的一隅,在全國OWNDAYS的工作人員都還不知道的情況下,肩負OWNDAYS未來命運的新社長和CFO已悄悄誕生。

 

當時100個人當中,有100個人都很篤定的說「OWNDAYS絕對會倒閉」,而我們就在這樣的局面下,悄悄拉開OWNDAYS進撃的序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NDAYS再生物語 的頭像
OWNDAYS再生物語

OWNDAYS 再生物語

OWNDAYS再生物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