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日

史蒂夫賈伯斯在遙遠的美國重新發明的新型智慧型手機,當時尚未在日本販售,折疊式手機仍發出「啪嚓啪嚓」的聲響,為街上的雜音帶來點綴。

而在東京,1個月前的大雪宛如不曾存在似的,突然變得晴空萬里,溫已飆破20℃。由於是這種不像這個季節該有的好天氣,一早就有母貓帶著小貓在公園的日照處睡大覺,輕盈的麻雀在牠們的鼻子前端蹦蹦跳跳。

不同於這樣的祥和氣氛,OWNDAYS總公司的辦公室一大早就籠罩著一股既尬又沉重的氣氛,彷彿將一切全都吞沒。

 

我們走出池袋車站的南面出口,沿著明治大道往新宿方向而去,走了約5分鐘的路程,來到一棟屋齡約十年左右,外觀覆滿老舊褐色外磚,十層樓高的小型住商混合大樓。這棟大樓名為「忽滑谷大樓」,每到傍晚時分,便會從地下的居酒屋瀰漫起一股油的氣味,有多處公共空間的燈泡不亮,飄散一股昏暗陰森的氣氛,怎麼看也稱不上氣派。而這棟大樓3樓的一處30坪大的辦公室,就是OWNDAYS的總公司。

這棟忽滑谷大樓的3樓,亦即總公司樓下的一間會議室裡,在一概沒讓OWNDAYS的員工知情的情況下召開股東大會,辦完增資手續,完成代表權的交接後,我和奧野先生在RBS的小原專務以及當時擔任OWNDAYS總務部長的甲賀龍哉(現今的海外負責董事)兩人的帶領下,坐上電梯,第一次進公司。

兩名不請自來的陌生男人。董事們的模樣顯然和平時不一樣,在這樣的氣氛下,不安與緊張瞬間在公司擴散開來。

 

(……他們是誰啊?)

 

(啊?……難道這個人就是傳聞中的新社長……)

 

(好年輕啊……還頂著一頭褐色的長髮……)

 

「各位,請暫停手上的工作,先看我這邊。」

 

小原專務對總部員工們喚道,催促大家注意這邊。
確認過眾人的視線都往我身上匯聚後,已平安成為(前)經營高層,卸下肩上沉重責任的小原專務,就像原本附在身上的邪魔已退去般,轉為露出爽朗的神情,意氣風發的向眾人介紹我這位「新社長」。同時向大家說明剛才已辦理完增資,這位年輕的新社長不是RBS方面雇用的社長,而是擁有最多股份的大股東,同時持有公司的所有權。

但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突然介紹我就是「大股東兼新社長」,且當時在場的二十多名總部員工見我只是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似乎個個都頗感失望。

公司在討論是否要轉賣的傳聞,似乎已經走漏風聲,而這半年來,從先前經營高層的情況來看,總部的員工們多少也已猜出公司很可能會大幅改變體制。


然而,由於債臺高築,且事業內容狀況不佳,所以早有傳聞指出,像投資信託、商社、風險投資等眾多企業,似乎都已停止對公司提供援助,傳得煞有其事。

這時,突然出現一名自願要收購的人物,以新社長之姿前來。有不少總部的工作人員或許都暗自猜想,這位社長應該是位「了不起的經營者」或是「大企業的精英負責人」,亦即有一位像是「經營專家」的人物會帥氣登場,對此滿懷期待。

但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卻是一位穿著黑夾克搭破牛仔褲的人物,與原本腦中的想像完全相反。腳下穿的是運動鞋,頭上頂的是趨近金髮的褐色長髮。雖然我自己這樣說有點奇怪,不過,我看起來就像常在六本木出入的那些花花公子,一臉輕浮樣。我看起來感覺也才三十歲左右,別說是當社長了,就算是以社會人士的身分,能否一起共事都還是個很令人質疑的問題,也難怪當時在場的總部員工們會有這種想法。

 

(哇,我們這家公司完蛋了……。)

 

總部員工全都流露出這種表情,不知該說是絕望,還是沮喪,總之,他們全都一臉失望,無力的望著我。

不過,我早料到他們會有這種反應。自從決定收購後,我便一再的想像自己第一次進公司的場面,所以面對總部的工作人員如此冷淡的反應,我只覺得「果然是這種反應」,算是早就在我的預料之中,因此並未特別失望。

然而,我認為這時候為了盡可能讓日後的OWNDAYS能抱持希望,我想像自己展現出像「救世主、英雄」般的英姿,極盡所能的以爽朗、充滿朝氣的態度向眾人問候……我自以為是這樣的畫面,但前幾天我向商品部門的奧田和宏問及當時的情景,結果他說「感覺是個很不討喜的傢伙,還以高高在上的視線,一臉慵懶的對大家致詞呢(笑)」。當真出乎我意料之外,不過,自己的記憶與他人的記憶,會隨著時間經過而產生差異。

 

「呃……幸會。我叫田中修治。很榮幸有這次的機緣,擔任OWNDAYS的新社長,經營這家公司。坦白說,現階段的我,對於眼鏡業可說是個門外漢。而對於OWNDAYS,也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但我一定會讓這家公司大幅成長,成為日本第一,不,是成為世界第一的眼鏡連鎖店,所以各位,讓我們一起攜手努力吧!請多指教!!」

 

除此之外,記得當時我也簡單提到這次收購的原委、公司目前所處的絕望狀況,以及有鑑於此,我今後所擬定的重建計劃和遠景,但坦白說,我已不太記得了。總之,我已盡可能展開爽朗的態度,為了讓初次見面的每位員工對我留下好印象,並對未來懷抱燦爛的希望,我努力用開朗的姿態對眾人致詞。

致詞結束,我微微行了一禮,隔了一會兒才傳來稀稀落落的冰冷掌聲。明顯展現出對我的失望和不服。那些像是資深員工的中年管理幹部中,有不少人嘴角垂落,盤起雙臂,也不拍手,明顯對我投以鄙夷的眼神。

事前已從前經營高層那裡聽聞收購一事的甲賀先生,在交涉收購期間,一直以總務部長的身分擔任我們和前經營高層間聯繫的角色,而事前我們為了交換資料和資訊也曾多次會面。當然了,這些動作在公司內都被當作最高機密,這半年來,他都被委派擔任這種宛如間諜般的工作。
而在新社長就任的這天早上,就只有甲賀先生一人像是從過去的壓力中解脫般,以喜悅中帶有一絲開朗的表情,給予我熱烈的掌聲,那一幕至今仍歷歷在目。

就任的問候結束後,眾人稀稀落落的回到各自的座位。沒人跟我搭話。
寂靜昏暗的辦公室裡,空虛的傳來在明治大道繞圈的交友網站宣傳車傳出的散漫音樂和廣播聲。

就這樣,我的OWNDAYS生活在沒人祝福,也沒人聲援的情況下,悄悄展開。

 

另一方面,和我一起來到OWNDAYS的奧野先生,甫一到任,便目睹眼前的實際狀況,就此瞠目結舌。儘管財務容已身陷危機,但前經營高層在辦完代表董事交接手續後,便擺出一副「與我無關」的態度。第一個月底馬上就面臨了1千萬的資金短缺問題,卻至今仍未著手跟銀行交涉,一直擱置。

而財務會計的工作人員,就只有石塚忠則和大里綾這兩人,他們進公司至今仍不到一年。財務部長由RBS派任的前銀行員村田擔任,與銀行的交涉原本大致都是他來處理,但他只接任兩個星期,便又重回RBS

少了村田後,剩下進公司只有一年資歷,曾待過一家小型會計事務所的石塚忠則了,無法期望他能勝任與銀行交涉的這項艱困工作。有許多工作待處理的財務會計人員,不知該怎麼處理,就像突然被母鳥放棄,不再有母鳥餵養食物的雛鳥一樣。

 

(再這樣下去,別說施展本領重建了,恐怕這個月直接就倒閉……)

 

前經營高層就像賣出之後,一切就宣告結束似的,那種完全漠不關心的態度,令奧野先生火冒三丈,他感受到一股無處宣洩的怒火(收購企業,轉讓經營權,就是這麼回事嗎……),同時重新真切體認到做生意的嚴峻現實。
而那龐大的資料整理以及看不見未來的資金籌措、與多達11家銀行進行債務重整交涉,這些事全都得自己獨自去面對,這宛如地獄般的現實,以及幾欲令人頭暈目眩、噁心作嘔的壓力,差點將奧野先生壓垮。

 

而就像落井下石般,令奧野先生更加沮喪的,是奧野先生自身所屬的公司,曾與我一起投入收購交涉的那家創投公司的年輕社長。

這位社長當初原本預定要以OWNDAYS董事的身分參與經營。但在收購後,與OWNDAYS做過討論,他突然改變心意,回公司後對奧野先生

「我還是不要加入當董事比較好。看年輕人(田中和他的同伴們)那麼輕率的投入其中,我深感不安。我想,那家公司一定不會那麼順利的。不過奧野先生,你去幫助他們的財務吧。」

 

這位社長一知道OWNDAYS的詳細經營狀況後,馬上片面毀約,自行退出這個計劃。甚至還說「總之,我希望你別對OWNDAYS投注太多心力,隨便做做就行了。那不過是眼鏡行這種微不足道的小市場。我們要做更大的事業」。

在收購前,明明和我一起很熱情的聊著夢想,但背地裡卻說這種話,還對知道OWNDAYS悲慘實況的奧野先生說「接下來隨便做做就行了」……。

 

(這根本就像看到有個孩子跌落到鐵軌上,卻有人跟你說,你就隨便做個像是要救他的樣子吧。)

 

奧野先生非常失望,幾天後,他半衝動的向那家投資顧問公司的社長遞出辭呈。

 

「你竟然辭去工作,要去OWNDAYS……如果就只是因為你覺得很有意思,我就這樣讓你過去,那我可是很傷腦筋呢。」

 

「不是因為這個。是因為我已經無法再信任你了。」

 

奧野先生不耐煩的下這句話後,的一聲,朝桌面擺出辭呈,就此轉身離開公司。

那是距離第一次進公司,約兩個禮拜後的黃昏時分。

在大樓外的逃生梯樓梯間,設有吸菸區。從扶手旁的通風管道排出烤魚的氣味,籠罩四周。在昏暗微寒的天空下,我獨自抽著菸,奧野先生突然朝我走來。

 

「可以和你談談嗎?」

 

「哦,你明明不抽菸卻跑來這裡,還真難得呢。」

 

「剛才我辭去公司的職務了。」

 

「真的假的?()

 

「既然這樣,我只能陪你繼續走下去了(笑)」

 

「哈哈。那就請多多指教了。」

 

我就像跟居酒屋訂位似的,嬉皮笑臉的以輕鬆的態度回應。奧野先生在看過我的回應後,應了聲「那我走嘍」,回到他自己的桌位上,此時員工們都已下班離去,辦公室裡光線昏暗。
奧野先生和我要是不在心裡想「這種事沒什麼大不了的」,淡然處之,恐怕隨時都會被我們一時衝動投入這項事業的嚴重性和壓力所壓垮,想到這點就覺得很可怕。

 

就這樣,奧野先生從原本創投公司外派員的身分,改為自願擔任OWNDAYS專職董事之財務負責人,正式以新C.F.O的身分就任。

 

但在這之後,在我和奧野先生與11家交易的銀行團展開債務重整的交涉過程中,我們面臨了一開始完全想像不到的嚴峻現實與重大的考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NDAYS再生物語 的頭像
OWNDAYS再生物語

OWNDAYS 再生物語

OWNDAYS再生物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