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

「社長、社長,你醒啦?」

長尾手握方向盤,向我喚道。

「噢,到哪兒了?」

我揉著惺忪睡眼,點燃菸抽了一口,拿起喝到一半的罐裝咖啡,流入乾渴的喉嚨中。

「剛過藏王,所以就快到仙台了。你要再睡會兒嗎?」

我和長尾一早到茨城和福島的3家店看過後,繼續北上,往下一個視察的目的地──宮城縣仙台市而行,行駛在夕陽西下的的東北道上。

手忙腳亂的就任社長一職,至今已快兩個月過去,我趁著事務工作間的空檔,坐上長尾的私家車「鈴木ALTO」,北起秋田縣,南至宮崎縣,到分散全國各地的58家店面,一一展開視察。當時長尾是我的祕書兼司機,生活上大部分的時間幾乎都和我一起度過。

「不,不用了。啊~舒暢多了!」

我抬起雙手伸了個懶腰,轉動脖子,發出啪嚓、啪嚓的聲響。

「車內會冷嗎?要不要調高車內溫度?」

「不用了。這樣剛好。」

「不過話說回來,社長你也真賣力。自從你入主OWNDAYS後,最近接連好幾晚都和社員們辦喝酒聚會。你明明不是很愛喝酒,看你這樣,我都替你捏把冷汗,擔心你會把身體搞砸呢。」

「哈哈,喝點酒就把身體搞砸,我才沒那麼弱呢。因為我還年輕。不過說實話,你不覺得OWNDAYS的公司氣氛,很像公家機關嗎?男性員工們每個都穿著不起眼的西裝,梳著三七分的西裝頭。既沒笑容,也沒整體感。這麼沒朝氣的公司,誰會來買眼鏡啊,我對此感到質疑。」

「我對它的第一印象,也是既不起眼,又沒霸氣。」

「長尾,你也這麼認為對吧?因為我們這家公司賣的是名為『眼鏡』的時尚配件,如果員工沒展現開朗、有朝氣的一面,帥氣的投入工作中,那根本就沒得談了。」

「所以你為了改變公司風氣,讓它變得開朗、有朝氣,才帶大家去喝酒是嗎?」

「沒錯。總之,只要讓他們醉得連話都說不好,將羞恥心拋向一旁,敢放聲大笑,我們公司的風氣就會變得開朗一些。而且,只要讓他們趁著醉意說出真心話,我也就比較好找出公司所面臨的問題,以及有問題的部分其本質為何。比起一臉嚴肅的向員工說教,這麼做更快也更有效。」

「把員工灌到爛醉,也是社長的重建計劃之一是吧(笑)。不過,公司裡的年輕人臉上笑容確實增加了,感覺公司風氣開始變得比較有活力了。聽說大力支持社長想法和方針的年輕工作人員,也慢慢出現了。」

「他們大家都很棒。一開始還有所顧忌,只說些無傷大雅的話,但隨著醉意漸濃,就開始講出許多牢騷和抱怨了。

不過,這絕不是壞事。是基於『想讓公司更好』的一份心,所以才會有牢騷和抱怨。如果覺得公司是死是活都無所謂,只想早點離職的話,是不會抱怨的,就只會漠不關心。

他們講出這麼多牢騷和抱怨,若以正面的態度來看,至少是抱持著『想在OWNDAYS工作。所以希望它變得更好』這樣的願望,才會這麼說。

我認為這當中隱藏著改革的重要提示。因此,我要先仔細聆聽大家所抱持的不滿、牢騷、抱怨,作為參考,好決定該從什麼開始依序改革。

如果公司沒變好,自己的生活也不會改善,這件事大家心知肚明,所以大家都早已看出最根本的問題。不過在這之前,明明有人抱持這股熱情,卻都把話憋在心裡,默不作聲,就只是等候上頭下達指示,所以OWNDAYS才會一蹶不振。只要能發現這件事,這一個月陪他們四處喝酒也算有代價了。」

「因為喜歡公司,所以才會抱怨是吧。不過,如果是這樣,也沒必要安排這麼吃力的行程,突然就要走遍每家店吧?姑且先就關東附近的店家仔細巡視,重新評估其營業方式,這樣應該也就行了吧……」

「嗯。確實就像你說的,不過在多方著手進行前,一開始我想先將每家店都逛過一遍,查看店內的狀況。說起來,這就像是一種義務。」

「義務是嗎?」

長尾透過後視鏡露出意外的神情,等我接著往下說。我故弄玄虛的抽著醒來的第一根菸,娓娓道來。

「沒錯,包括我在內的全新經營高層,是OWNDAYS裡頭最不了解OWNDAYS的一群人。這樣子下去,別說重建了,連要好好經營都辦不到。而在眼鏡方面,我們也是外行人。說來遺憾,公司內部也不團結。這是兩位前任社長留下不同調的經營方針,各自在公司內擴散開來所造成。想要短時間內準確的掌握這些實態,只有實地走訪,親眼到店內查看,親耳聽工作的員工們怎麼說才行,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講得好像很了不起似的,不過,這很像是市面上很暢銷的『企業重建故事』中會出現的小插曲,裡頭不是常有『社長和全國的員工圍成一圈,促膝長談』這樣的場面嗎。我也很想實際嘗試看看。」

「確實常有這種場面。『即將倒閉的公司,新社長到第一線和員工們把酒言歡,一起團結一致,朝重建邁進!』就像這樣(笑)

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至少也要多投注一點時間和金錢,好好繞一圈吧?難得展開這趟全國之旅,卻是這種匆忙的行程,根本無法享受各地的名產美食,以及觀光勝地啊……。

聽秋山先生說,我們不在公司的時候,總部那些傢伙好像在背地裡說『新來的笨社長用公司的錢到全國各地旅遊』呢。別說花錢玩樂了,我們根本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吃的是不用等就能吃的牛丼或立食蕎麥麵、住宿洗澡選的不是三溫暖就是膠囊旅館……。這麼辛苦還被說成那樣,實在是幹不下去!」

長尾無比憤慨的朝方向盤用力一拍,就像要喊給總部的員工聽似的,放聲大喊。

「啊~好想在仙台悠哉的吃一頓烤牛舌。啊!另外,名古屋的鰻魚櫃蓋飯也不錯!之前社長你說的那家櫃蓋飯名店,是叫『熱田蓬萊軒』是吧?如果去名古屋的話,我們去光顧那家店吧!」

長尾像小孩在吵著要糖吃似的,我加以安撫道:

「算了,他們愛說就去說吧。很遺憾,現在的我們沒那個閒工夫,也沒那個閒錢,去理會這種只會像小鬼一樣在背後說壞話的傢伙。總之,全國每一家店的員工,每個小時都要比去年的今天『多賣一副眼鏡』。只要多一副就夠了,為了讓員工能多賣一些,我得去激起他們的幹勁才行。

憑著『多賣一副』,現今OWNDAYS所面臨的大部分問題應該都能解決。」

「只要每個小時都比去年的今天多賣一副眼鏡,就能解決全部的問題,這話怎麼說?」

「沒錯。全部問題都能解決。」

「嗯?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目前OWNDAYS一年的營業額約20億對吧?」

「是啊。這大家都知道。」

「那麼,換算成1個月的話,是多少?」

我明知長尾心算不好,卻刻意故弄玄虛的考他。

「呃……一年十二個月,所以1、2……約1億6千萬左右。」

「沒錯,答對了。那麼,換算成一天的話呢?」

「1天是嗎……。呃……以30天來計算的話,大約530萬吧。」

「厲害哦,答對了。那麼,除以OWNDAYS現有的58家店,則1家店一天的營業額大約多少?」

「還要繼續算啊?饒了我吧,我最不會心算了。呃……530除以58是嗎……等等,我正在開車,算不出來啦!!」

「(笑)哈哈,好吧。大致算下來,正確答案是9萬日圓左右。」

「9萬日圓……。1家店1天的營業額是嗎?咦,聽你這麼一說,感覺出奇的少呢。」

「正是。簡單來說,現在OWNDAYS平均1家店1天的營業額平均為9萬日圓。而客人的平均消費約1萬日圓,所以換算成客人的人數則為9人。每家店的營業時間幾乎都是12小時,平均下來可以計算出,有時候1個小時連一個客人都沒賣出。因此,與去年的今天相比,平均每一個小時,每位工作人員要是心裡想『再多賣一副吧!』,好好努力,而真的能辦到的話,則OWNDAYS一年的總營業額不就能提高一倍,達40億日圓之多嗎?」

「當真是積少成多呢。」

「沒錯。就算突然說一句『為了重建這家公司,我們再提高20億日圓的營業額吧!』,也會因為金額太過龐大,使得大家停止思考,所以用這種說法根本沒效。要賣出20億日圓的金額,一時間要想出具體的點子,是不可能的事。

但如果是『想個方法,在現有的時間裡多賣一副眼鏡!』,就有可能辦到對吧?如果是這樣,儘管沒特別擴充人員,做大手筆的設備投資,還是可以很輕鬆的想像『如果是多賣一副的話,我只要稍微加把勁,就能夠輕鬆賣出』。

而如果所有店面,所有員工都真的付諸執行,等這1年結束時,OWNDAYS的營業額應該會提升一倍,達40億日圓之多。如此一來,不論是償還債務、開發新產品、時尚店面的裝潢費、廣告宣傳費,還是加薪,全都能輕鬆籌措。一次全部搞定。

因此,現在我要盡可能多和員工們當面談話,向走在店門前的顧客問候,多讓一個顧客走進店內。而在這一刻,要充滿誠意的努力向眼前的顧客推銷,讓顧客願意多買一副眼鏡。我必須全力將它付諸行動,藉此讓員工們了解,這麼做能為自己帶來多大的好處。」

「的確,現在OWNDAYS的店員幾乎都不會好好向走進店內的顧客問候,也絕不會在店門口招攬生意。就只會向自己走進店內的人銷售,展開『等候顧客上門的營業方式』。有許多人在面前走來走去,要是能一邊發傳單,一邊大聲招攬顧客,要再多賣一副眼鏡當然不是問題。」

「沒錯。為了得到理應可以取得的營業額,這麼做是理所當然的,但大部分的店面都沒好好這麼做,所以只要改進這點,一定會有效果!」

我抱持這個想法,搭車四處奔波,展開第一次店面巡視。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我巡視完所有店面,當時所有員工多達200人,我一一和面他們展開面談。只要時間允許,晚上我都會和大家一起出外喝酒。

再多說一點當時的情況吧,對於我突然出現在店裡,全國各地的員工反應不一。

在新潟的店面,庭山真理子(現在的SV)和村山美佳(現在的總務部)很感動的對我說「這是第一次社長從總公司來到店裡!我一直都在看您的部落格!請繼續努力!我會為您加油!」還要求和我握手,並對我提出的「比去年的今天多賣一副眼鏡」的口號深表贊同,馬上就付諸行動。

有些員工感覺就像這像,充滿善意,像迎接英雄般前來迎接我,但相反的,在店員幾乎都是老眼鏡行出身的關西地區,則大多對我反應不佳。連見到了我,都不想主動靠近,明顯無視於我的存在,他們是一群中年的資深員工。

「比去年的今天多賣一副眼鏡吧。雖然現在是採取等候顧客自己上門的營業方式,但還是有基本的銷售額對吧。因此,趁有空的時候,要多站在店門前,喏,就像這樣!店門前有這麼多行人,只要大聲招攬顧客,就能讓更多顧客發現這裡有一家眼鏡店,這樣或許就能讓顧客走進店內了,不是嗎?」

「我說……社長你不清楚我們第一線的情況,所以才說得這麼輕鬆。事情才沒這麼簡單呢。而且你要我們大聲招攬顧客,我們又不是超級市場,眼鏡行在店門口招攬生意,反而會讓人覺得奇怪,而嚇跑客人。」

我很賣力的解說,講得口沫橫飛,但是從老眼鏡行轉來公司裡的中年員工,則是擺出完全否定的態度,堅持不肯改變舊有的營業風格。

我和長尾看不下去,實際在店門口發起傳單來,並大聲吆喝道「眼鏡一副從頭配到好,只要5,250日圓起!!」,親自招攬顧客給他們看,雖然對眼鏡還不是很了解,但靠著三寸不爛之舌接了幾名客人,賣出2、3副眼鏡後,現場的員工也開始心不甘情不願的一起招攬客人,不過,只要我們不在,他們就又縮回櫃臺裡,恢復原平時「等候客人上門的營業方式」。如此一再反覆。

這第一次的店面巡視,可說是驚奇連連。

 

不光是店面的內外裝潢,連展示方式、海報、POP廣告,都完全沒統一,全部各自為政。身上穿的服裝也都各自不同,且不光只是這些表面的部分,仔細聽員工說明後得知,這裡也沒有研修或教育相關的手冊,明明是技術性工作,卻連「誰教誰,教到什麼時候,從哪兒教到哪兒,怎麼教」這類的基本文件也沒準備。

有經驗的員工以各自的步調進行研修。而眼鏡行最重要的「進行視力檢查,決定鏡片度數和用眼方式」這項服務的核心,也會因為人的不同,其檢查方法和驗光結果也各不相同,甚至連統一的檢查步驟也沒有。

也就是說,「隨著人的不同,服務水準也高低不同」。

這麼一來,要是顧客碰巧「遇上」資深員工,那倒還好,但要是「不幸遇上」連左右都分不清的新進員工,則顧客恐怕會被配上一副用眼方式完全不對,錯得離譜的眼鏡。

而新進員工明明沒紮實的學會眼鏡相關知識和檢查方法,卻被迫得硬著頭皮接待客人,在工作上會形成很大的壓力。對眼睛的構造和眼鏡明明沒有完整的知識,卻突然趕鴨子上架坐上檢查台上,被迫以「專家」的身分替客人檢查。這樣會被顧客凸槽,會引來懷疑。甚至惹來牢騷或抱怨。「都沒好好教我,所以我當然不懂啊!這家公司是怎麼回事啊!」所謂見微知著,就像這樣。

其中最令我吃驚的,是在大阪巡視時發生的事。

在阿倍野橋車站地下街的一家店裡,我看上一副眼鏡,所以想自己買一副看看,於是我拿起眼鏡,走向櫃臺。

「這副真不錯。下次我想戴這副眼鏡接受雜誌採訪,就買它吧。請幫我結帳。」

我此話一出,當時擔任關西地區經理的尾上直樹(現今的FC店店長) 嘴巴張得老大,一臉難以置信的神情問道。

「咦?結帳……是要付錢嗎?」

「還問呢。我要買下它,當然要付錢吧?」

「不,我只是在想,您貴為社長,卻還要付錢……」

對從事現金買賣的我們來說,連最重要的「金錢」一事,也都沒有一套完善的規矩。不管是社長還是什麼人物,在接受店內的商品或服務時,就得照規矩付錢。連這種理所當然的金錢相關常識也沒深植員工腦中。

經這麼一提才想到,在和員工們一起喝酒的聚會中,甚至還聽他們說到「因為營業額很慘,所以這個月我被迫自己掏腰包買了三副。一個月的零花全花在眼鏡上了……」,實在離譜。為了達成營業額目標,員工半被迫的自掏腰包買下。

對零售業來說,這是最不該做的事,強迫自己公司的員工買下商品,捏造營業額,不管赤字再嚴重,也不該這麼做。我馬上「嚴厲」的對所有員工,尤其是管理幹部下達通牒「若有強制要求其他員工自掏腰包買下商品者,立即解雇。買自家公司的商品,我很高興,但既然要買,就該徹底出自個人意願。不該受任何人強迫」。

就這樣,我在全國各地巡視,一發現有新點子或該改善的地方,就當場發送訊息,遇上急迫性高的情況,就當場處理,至於比較需要花時間處理的事,則是日後帶回總公司,召開幹部會議擬定對策。我還每天將改革的情形寫在部落格上,如實的向全國員工發送訊信,展現經營改革的透明性。

我每天穩健的過著這樣的生活,隨著店面巡視完成的的日子一天一天靠近,對我的改革產生共鳴的員工也愈來愈多,不論是在各家店的營業現場,還是在之後喝酒聚會的場子中,員工和我之間很自然的洋溢出笑臉的次數也逐漸增多。

什麼都不懂,便對身為社長的我大肆批評,說我壞話的人不少,但另一方面,也有很多員工對於我的登場是真心感到高興。

(儘管處在稍有差池就會沉船的狀況下,但完全不讓人感受到危險,並提供一個讓船員們都能安心工作、吃飯、歡笑、安睡的環境,然後平安無事的度過危機,安然的繼續航行,這正是船長的本領,同時也是工作的妙趣所在,不是嗎?

如果只是很一般的成功,那著實無趣。日後有一天, OWNDAYS脫離危機,與銀行的交易變得正常化,成為獨當一面的公司時,在酒席間便會有聊不完的甘苦談,這樣肯定很有意思。)

我這也可說是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不過,我同時也開始享受起眼前悲慘的狀況,以積極正面的態接受它。

但改革才剛開始,儘管我們抱持如此認真的想法,但結果卻背道而馳。上網一看,在2ch之類的留言版上,連日來幾乎都有人在上面留言,毫不留情的誹謗中傷,明顯一看就是公司內部人士。

「聽說新社長原本是歌舞伎町的牛郎,和有錢的富婆上床撈金,以此買下我們公司。」

「新社長單純只是有錢人家的少爺。他叫他爸爸買下公司供他玩樂。有錢人家的少爺真好,可以像扮家家酒一樣玩公司經營的遊戲,真令人羨慕。」

「你們在胡說些什麼啊!他們根本就是禿鷹,是難纏的半暴力集團。他們打算將OWNDAYS搞得四分五裂後,再分開拋售,等自己賺夠後就拍拍屁股走人。你們也快逃命去吧!」

諸如此類,現在來看的話,只會一笑置之,單純只是很幼稚的中傷,水準低下,但當時才年僅30歲的我,在精神上還不夠成熟,而且面對每天緊逼而來的資金周轉和恢復業績的壓力,幾乎快要被活活壓垮,每天在身心俱疲的情況下,只要看到那無情的誹謗中傷,便無比憤慨,內心深受重創。

(啐,又寫了……。我之前辛苦累積的私人財產和資歷,明明全投注在OWNDAYS的重建上,結果換來的卻是這種批評……我明明比任何人都還要替OWNDAYS的未來著想啊……如果是被外人瞧不起倒還好,為什麼我明明想救這些員工,卻得接受他們用這種口吻說我……。

既然你們這樣說我,那我乾脆照你們說的,將公司四分五裂,拆解賣了。但話說回來,這公司幾乎沒留下任何像樣的資產,可以供我拆解轉賣啊。)

有好幾天我老想著這些事,夜不能眠,不過,趁著這次店面巡視的機會,我真切感受到,公司正一點一滴朝改革邁進。

當然,在這個階段下,憑藉奧野先生四處取得的融資、我個人過去的積蓄,以及向合作廠商低頭懇求,請他們同意延遲付款,OWNDAYS才能以天為單位繼續存活,不過,在開始展現幹勁的部分店面,已積極的在店門口招攬顧客,而在下班後自行思考行銷話術,認真研究共享的團體也陸續出現,已能展開「主動攻擊式營業」的店家也開始增加,而營業額的結果也開始慢慢好轉。

而就像加以呼應似的,最近公司整體的營業額也開始緩緩的穩健提升,而讓人覺得全新的良好循環即將展開的場面,也開始慢慢增加。

(雖然還不是很明確,但確實穩健的朝好的方向持續改變中。)

雖然心中抱持著不安和憤慨,幾欲被壓力給壓垮,但這股充實感就像投進池子裡的石頭激起的漣漪般,在我胸中,以及在OWNDAYS中,開始穩穩的、靜靜的擴散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NDAYS再生物語 的頭像
OWNDAYS再生物語

OWNDAYS 再生物語

OWNDAYS再生物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