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就算是社長的命令,但有些指示實在是無法聽從啊!」

某天,Y部長對我說「可以打擾你一下嗎?」,一副怒氣沖沖的模樣,搖晃著他那運動類社團出身的壯碩身軀,朝人在逃生梯的吸菸處吞雲吐霧的我直逼而來。

「那個改革標題到底是怎麼回事?例如像『亮眼者勝出』、『禁穿西裝』……又不是要講給孩子聽的運動會標語,實在是無聊透頂。你是社長的話,就請打出正經一點的改革方針吧!」

就任社長幾個月後,位於池袋的總部總是瀰漫著一觸即發的緊繃氣氛。
而這一切的開端,就是我甫一就任就推出的三項改革口號。

【亮眼者勝出】

【禁穿西裝】

【服裝路線強化】

我一就任社長,便自行在A4紙上逐字寫下「要達成100家店的目標!」,貼在辦公室牆上最顯眼的地方。然後在底下列出三項「改革口號」,加以張貼。除此之外,也在部落格上、會議場合中、與員工進行個人面談時……總之,在所有場合下,我都會像在念咒般提到這三句口號,促使所有員工能將它牢記在心。

但當時有多名身為營業幹部的部長們,對於我這三項口號大表反對,挑明著顯露出不信任感。

對於我的改革,有個人特別顯露出不悅之色,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就是這位Y部長。

「怎樣?你要做不做?到底是要選哪一個!」

Y部長就像這樣,漲紅著臉,以他那充滿威嚇的嗓門,在電話裡朝店長們咆哮。在他的喝斥下,大部分的年輕員工宛如被雷劈中,馬上停止思考,像機器人似的,急忙默不作聲的照他的指示辦事。在總部的一隅,幾乎每天都會看到這幕光景。

中內功先生是一位充滿個人魅力的經營者,所以他一手創立了日本數一數二的大規模零售企業「大榮」。而曾經在大榮裡擔任部長職務的Y部長等人,昔日在大榮歷練出的營業手腕受到賞識,這才轉進OWNDAYS任職。

Y部長一見部下稍有鬆懈,就會扯開嗓門飆罵,如果部下在工作上展現成果,就會笑容滿面的誇讚「幹得好!」。當真是恩威並施,就像軍隊一樣,將絕對的上下關係深植於部下心中,以此推動工作,如實展現出「昭和時代的日本型上班族」樣貌。

但坦白說,這種上下關係的構築方式,是我最不會應付的類型。所以每次看到Y部長在電話中大聲咆哮,我總會對他說:

「你這種做法過時了,我認為這就是奪走OWNDAYS員工的個性和覇氣的主要原因。對你來說,能訓練出『容易駕御』的部下,或許很方便,但這和我想建立的公司文化不合,希望你能改一改。」

我苦口婆心的勸告,多次與他引發意見衝突。年紀足足大我一輪,又在日本無人不曉的大企業裡擔任過部長職務,以此資歷轉進OWNDAYS的Y部長,面對我這位與他孩子年紀相近的上司,對他的辦事方式諸多意見,可能是感到自尊受損,明顯擺出不以為然的模樣,動不動就與我爭執。

「我知道了,我會盡可能注意自己對部下的態度。先不談這個,那個改革主題到底是在搞什麼啊?
說什麼『亮眼者勝出』,真是莫名其妙。
又不是不是要講給孩子聽的運動會標語。請打出正經一點的改革方針吧。公司的財務也是一團糟對吧。應該還有其他更應該做的事吧?

坦白說,我有種受騙的感覺。因為之前的經營者們向我懇求說『希望你能強化公司體制,朝上市的目標邁進』,所以我才拒絶眾多大企業的邀約,來到這樣的小公司,但來到這裡一看,公司內部千瘡百孔,當初邀我來的經營高層,不到1年的時間就逃走了。而突然出現的年輕新社長,卻又很天真的喊出『亮眼者勝出』的口號,莫名其妙。這種像在開玩笑的主題,會有什麼樣的信念和考量?在你談這種事的時候,公司早垮了!」

Y部長不滿的情緒大爆發,盤起粗壯的手臂,瞪視著我。
不愧是在以斯巴達作風聞名的大榮全盛時期待過,這位曾以部長身分和數千名對手交過手,年約四十五歲,處於不惑之年的男人,全身充滿驚人的氣勢。在他銳利的目光瞪視下,如果是一般的上班族,會嚇得全身蜷縮也是不難理解的事。
不過,我當時雖然只有30歲,是世人眼中的年輕社長,但我從20歲就開始經營公司,這10年來,我所經營的公司雖小,但好歹也經歷過屍橫遍野的殘酷世界,過程中也曾受過黑社會威脅,或是被自稱以前當過流氓的員工威嚇過,也算經歷過不少場面,所以對這種「淺顯易懂的高壓式威嚇」早習以為常。

(像他這種類型的人,就算以同樣的緊繃態度和他爭吵,也只是白氣力氣。會因太過情緒化,而難以談出個結論來。)

我如此思索,以平靜的態度,盡可能不去刺激Y部長的情緒,語氣平淡的說出我自己的主張。

「你不想聽的話,那就這樣吧。如果你真那麼討厭,自己主動請辭不就好了嗎?這三項口號中,有我個人審慎的思考和信念在裡頭,是我做的決定,我不打算改變。為了讓OWNDAYS重獲新生,得先讓員工們改頭換面才行。我這可不是在開玩笑哦。
不光眼鏡行如此,這世上的所有店家,都得先讓顧客了解其『存在』才行。好不容易開了一家店,卻完全沒人注意到它的存在,這樣顧客根本不會上門吧?」

Y部長嘴角垂落,也沒點頭,就只是瞪視著我,默默聆聽。

「當人們想買東西,想吃東西時,如果不能讓他們想起『我記得那家店好像就在那一帶』,客人就不會來了。相反的,這時候如果能讓客人想起,則到店裡光顧的機率就會大幅提升。也就是說,做生意如果不夠搶眼,就起不了頭。這句話你有異議嗎?」

突然被問這麼一句, Y部長一時為之語塞,但還是回答道:

「不。你說得不無道理。正因為這樣,我們的店面才開設在搶眼的場所,並以5千日圓、7千日圓、9千日圓這三個價格展現出簡單明瞭的『便宜』特色,陳列出這個最搶眼的看板,以此展開銷售。我們已經很賣力在做了。」

「只要有搶眼的場所和吸引人目光的便宜價格,顧客進門後,生意就會成功是嗎?這樣的話,為什麼OWNDAYS開設在大型購物中心裡,生意冷清到幾乎快要關店的店面會那麼多呢?」

面對我接連的提問攻勢,Y部長似乎頗感不悅,表情扭曲,百般不願的回答道:

「那得看總體戰力。商品能否暢銷,唯有在商品力、標價、接待客人這三個要素齊備後,才會順利。只要缺少其中一頓,商品就賣不好。」

「沒錯,我也這麼認為。也就是說,我也指出了接待客人的重要性。那麼,接待客人要由誰來做?當然是站在店面的工作人員吧。如果工作人員不夠亮眼的話,會有什麼後果?這家店也會因此變得不夠亮眼,不是嗎?

世上的不同公司之間,時時都展開『亮眼的競爭、展現亮眼之戰』,因此,如果讓公司運作的員工們自己本身就逃避『亮眼』,則企業在這場企業間的展現亮眼之戰中,絕對無法獲勝。就算準備了再好的服務和商品,如果一開始不能讓顧客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則一切努力都將白費。不是嗎?」

我熄去菸,盡可能不去刺激Y部長的情緒,保持低調的態度繼續往下說。

「每個人不是都有其天生的個性嗎?雖然有人天生個性就擅長突顯自己,但也有很多人不是這種個性。我認為『工作不該是以天生的個性去從事。而是要創造出工作專用的個性』。
也就是說,接待客人的生意,是要求得巧妙吸引客人目光,華麗且亮眼的一門工作,所以要創造出擅於宣傳自我的個性,以此投入工作中。

而且我不光指的是店裡的事,我所說的『亮眼』一詞,還帶有『要更加堅持自我主張』的含意在。就算覺得為難、苦惱,卻還是一直靜靜等著別人發現,這樣是不行的。如果不自己去思考、行動,為了要自行解決而付諸行動的話,是沒人會伸出援手的,而且當事人也不會成長。這世界就是這麼嚴苛對吧?如果默不作聲,是沒人會幫你的。

以往的OWNDAYS,大家明明也有很多不安和不滿,但都不願堅持自我主張,也不願提出問題,這股風潮不斷蔓延。只要默默等候上級下達指示,就能領到薪水。就是存在著這種溫吞的氣氛。因此,公司明明已變得如此僵化,卻沒人要出面想想辦法,採取行動。

話說回來,你不覺得很不甘心嗎?OWNDAYS這家公司,就像物品一樣被當作買賣的對象呢。
而且就在總公司底下的咖啡廳,連日展開那種無比俗氣的商談。在創始人散漫的經營下受到波及,被迫縮減成本,大家被迫在又髒又遜的店面、品質不佳的商品中工作。總部的工作人員不可能都渾然未覺吧。為什麼都沒人出聲呢?」

「你說這什麼話!社長,我知道你想說的是什麼。可是,這種年輕人理想的論點,在現實世界中不是那麼簡單就行得通的!」

Y部長可能是為之光火,漲紅了臉,猛然提出反駁。

「社長,你聽好了。事實上,我們就是用這種做法,一年賣了20億日圓。這個數字絕對不差。照理來說,如果光看營業狀態,這不該是會被收購的公司。真正有錯的人,是無法從這樣的營業額中創造利潤的創始人,以及過去那些沒經營能力的經營高層吧!
既然這樣,身為新經營者的你該率先做的,是重新評估商品的調度方法,調降原價,讓銀行調降融資利息,減低一切成本,著手打造一個能創造利潤的財務體質,這才是你現在該率先著手的事吧!

總之,既然我們有實質的營業額,卻又突然被迫得改變原本的做法,這令我深感遺憾。累積多年的經驗,好不容易建立現在的系統,就算是社長你,憑著剛來乍到的外行人一時的突發奇想,就要把這一切都攪亂,這我實在無法忍受。自己去思考,堅持自我主張?要這麼做也無妨,但結果要是害命令系統大亂,組織四分五裂,營業額就此下滑的話,那該怎麼辦?到時候你願意負起一切責任嗎?

我們這些平民百姓有我們的生活要過。房租、貸款、公共事業費,都得在每個月固定的日子從存褶中扣款。因此,如果不在每個月固定的日子,存入固定金額的薪水,那可就傷腦筋了。為了這個目的,絕對需要穩定的營業額。如果毀了現在這個可以提高穩定營業額的系統,改換新的做法,結果營業額下跌、薪水遲發,這樣怎麼行呢!在談員工的個性和自我主張之前,你既然是社長,請多想想如何削減經費,創造穩定的利益後再行動吧!」

這時我心裡略微覺得「或許真是這樣吧」。當然了,員工們的薪水如果沒順利且確實的匯入戶頭中,則大家都會很傷腦筋。為了穩定薪資,支付給全國的員工,需要有穩定的營業額,這點我也能理解。雖然稱不上是多漂亮的營業額,但現在一直維持穩定的營業額,這也是事實。要從根本來改變其做法,或許得冒不小的風險。

(不過,還是不對……)

我試著冷靜思考,但我仍舊不想刻意改變自己的主張。

「Y部長,你說的話我明白。但你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啥?什麼重要的事?」

Y部長那渾濁的雙眼瞪向我。

「OWNDAYS就實質來說,已算是倒閉。雖然你們視我為眼中釘,瞧不起我,但請你仔細想想。如果不是我主動說要收購,現在這家公司好的話是展開民事重建,壞的話,則是破產。真走到那一步,你所說的『統率完善的組織、20億的營業額』,早就灰飛煙滅了。難道不是嗎?」

我朝一時間答不出話來的Y部長瞄了一眼,繼續往下說。

「換句話說,以前的OWNDAYS已經死了。現在的OWNDAYS是在新體制下重生的全新OWNDAYS。重生的OWNDAYS沒有傳統的束縛。我們是從頭開創的全新公司。不受過去的束縛,要配合時代,創造出更棒的公司。

如果要舉例的話,就像老房子在地震中被震垮,假設非得在原地使用老房子的材料,再次重建屋子的話,你會採同樣的隔間,蓋出一座同樣構造的房子嗎?這樣做是比較輕鬆,但這樣的屋子要是再遇上地震,同樣又會被震垮吧。

雖然使用同樣的材料,但你不想蓋出一棟更耐地震的房子嗎?還有,既然要重蓋,應該會想蓋一棟更舒適的房子才對。儘管會使用同樣的材料,但不是直接照用,而是用刨刀將表面刨光後再來使用吧。這就是我現在想做的事。

你的意見,就像是在說『地震前蓋得很好,所以只要恢復成地震前的模樣就行了』。但事實上,它就是被地震震垮,所以算是有缺陷的住宅。因為有某個重大的缺陷,所以OWNDAYS才會面臨倒閉的危機。我們得從接受這個現實開始做起才行,不是嗎?」

Y部長一副被人踩到痛腳般的表情,提不出反駁,但他馬上就拋開心中的躊躇,以粗魯的語氣展開駁斥。

「年輕人不要講得一副好像什麼都懂似的!經你這麼一說,好像我們是搞垮OWNDAYS的元凶一樣。別開玩笑了!當你還在六本木玩樂的時候,我們可是很賣力的在工作呢。
那才真的是親自挖土、埋地基,一根一根扛著屋柱,建立起這棟屋子。你們則是事後穿著沾滿泥巴的鞋子,走進我們蓋好的房子,一面要我們忍受風雨,一面又趾高氣昂的嫌東嫌西,說什麼『那裡不好、這裡難看』。感覺就像是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房子被人竊佔了。真的很不舒服!坦白說,我不認為你有辦法重建這家公司。不好意思,等一切交接完畢,我將主動請辭。」

就這樣,這位Y部長一直到最後都還是沒能了解我的想法,對於OWNDAYS的重建,他也不願抱持一絲希望,幾個月後他便離開公司。

而在他做出此舉的前後那段時間,總部的管理幹部和中堅員工,陸續有人向我遞出辭呈。應該是我來了之後,他們便馬上開始找工作,依找到工作的先後順序向我請辭。

他們向我告知辭意時,現場呈現的氣氛是──

(哼,怎樣?擔任公司營運核心的我們這班人離開後,你一定很頭疼吧?)

但看在我、奧野先生,以及全力投入重建工作中的眾人眼中,只覺得:

「可以很自然削減人件費,真是太好了。這麼一來,不願意配合改革的人又少一人了,改革將會向前邁進。」

坦白說,鬆了口氣的心情反而還比較多。在這窮於籌措資金,連一毛錢都捨不得浪費的時期,公司出現不認同我方針的人,而且我還得支付他們為數不少的薪水,和他們展開論戰,我們實在沒那個餘力。因為要是不早日全員團結一心,朝同樣的方向邁進,重建的可能性將會離我們愈來愈遠。

難得有這個機會,我就順便多聊一點當時提出這個改革口號時的小插曲吧。

在推動「亮眼者勝出」這個口號的過程中,其實我在OWNDAYS一開始最常對員工叨念,並強制要他們配合的,是第二項的「禁穿西裝」。

為了以行動來表現「亮眼者勝出」的理念,這是不可或缺的要件。對上班族來說,西裝就像是「隱身衣」。只要穿上它,就能隱沒於周遭環境中,隱藏氣息。是讓自己不顯眼的極致做法。因此,我認為應該要禁穿西裝。

而且,一旦禁穿西裝,每天早上到公司上班前,就會想『我今天穿什麼衣服去上班』。今天要和誰見面、天氣如何、回來時要去買衣服嗎,諸如此類,就算只花短短的一分鐘,但至少每天早上都會將意識投向自己的「外表呈現」上,展開思考。光是這樣就能當作腦袋的暖身運動了。在頭腦活化的狀態下通勤,儘管是和平時一樣的通勤路線,也會很自然的發現許多新鮮事。「那件衣服真好看」、「現在流行這個嗎」就像這樣,會對時尚變得敏感。我認為這對投入工作的態度應該也會有很大的助益。

「禁穿西裝」,是希望員工作們不要什麼也不想,就只是每天反覆做同樣的事,過著同樣的生活。為了時時豎起天線,敏銳的感受時代的空氣,這種像制服一樣,每天穿在身上,完全停止思考的西裝,就快點脫掉吧。

而且這也算是表明我的決心,「我們要創造出過去所沒有的公司作風,走在時代的尖端做生意」。

但一開始,儘管我一再高喊「禁穿西裝」,但大部分員工還是頑固的穿著暗色的寬鬆西裝到公司來。
我再也無法忍受,一早將那些不肯聽話,一樣穿西裝來上班,不想改變的員工趕回去;召開店長會議時,將穿西裝的店長趕出會議室,不讓他們參加。現在談起這件事,感覺像在開玩笑,但「要人改變習慣」,若不從這樣的小地方嚴格執行,便很難會有結果。

而我第三項提出的「服裝路線強化」的含意,是依我當時的個人喜好,在最後補上這一項。

最重要的是我自己不想在滿是霉味的職場工作,而且一天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職場,這種像政府機關般陰暗又沒特色的職場,我可不想待。我想在年輕人憧憬的那種光輝耀眼的場所工作。我想讓我們的公司成為那種孩子會說「爸爸工作的模樣好帥」的職場。我對此擁有很強的信念。

這段時間,我一天將近20個小時的時間都在公司或店面裡度過。白天巡視各個店面,傍晚後開始坐在辦公桌前處理公務,整理好經營相關的工作後,深夜開始製作新的廣告和網頁設計,或是重新評估店頭道具,待這些創意相關的工作全部忙完後,再對全國的員工寫部落格。(當然了,當時還沒有Facebook和Twitter,所以能輕鬆的對全國員工發送訊息的道具,就只有部落格。)
等全部忙完,猛然回神,已是深夜兩、三點。接著我直接將會議室的椅子擺好當床鋪,在上頭小睡片刻,早上七點才回到自己家中沖澡更衣,上午十點再重新投入工作中。每天持續過這樣的日子。

每天的業務量大到連讓我倒下的空閒也沒有,我身為一名創作者,逐一創造出OWNDAYS相關的所有設計,這讓我深深感受到一股難以言喻的成就感,過去在公司內一直都沒做過稱得上「設計」業務的OWNDAYS,因為我的到來,而開始在公司內有了正規的「設計團隊」,各種要素逐步茁壯成長,造就出今日的「品牌規劃GP」。

我會找時間回自己家中,沖澡更衣後再回到公司,約花三個小時。只有這段時間會離開公司。因此,我可不想要一個死氣沉沉、單調土氣的公司……我一面想著早點打造出一間時尚的公司,一面投入每天的工作中。一面想著要塑造出像服裝界或IT業界般充滿朝氣,走在流行尖端的職場,一面展開每天的工作。

在店面工作的員工們,如果是改在帥氣的店面、時尚的職場工作,一定也會比較開心。當朋友們看到自己工作的店面,開口誇一句「真帥氣。好時尚啊」時,在這種店家工作,會遠比在現在這種充滿霉味,毫無設計感的店家工作更加感到自豪。而這股自信和驕傲,應該會化為瀰漫店內的氣氛,就此展現。如此一來,這股明亮的活潑氣氛,也會傳向顧客,很自然的將許多顧客引進店內。這是我的想法。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在打造出能吸引顧客的帥氣店面前,得先讓我們自己變得帥氣才行。我就是抱持這樣的想法,而提出「目標是成為像服飾店般的眼鏡店」這個口號。

然而,總公司裡一些中高年齡層的部長們極力反對,這點不難想像,不過我認為店面裡的年輕員工應該都會很高興的認同我的主張。但出乎意料的,我這三項口號,當時在全國眾多年輕員工之間,也是負評不斷。

尤其是「服裝路線強化」,最引來員工們的反感。

「社長太輕視眼鏡店『視力矯正』這個最重要的要素,根本就太小看眼鏡店了。」

許多員工都這麼說。面對這個批評,我當時提出猛烈的反駁,但現在回想,既然要經營眼鏡店,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或許也是很正確的指責。

「視力矯正」

對眼鏡店而言,最重要的這個關鍵字,我當時還沒有深入的理解。儘管腦袋明白,但內心卻還什麼都不懂。
三年後,讓我改變這個想法的一場意想不到的大事,毫不留情的向我們襲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NDAYS再生物語 的頭像
OWNDAYS再生物語

OWNDAYS 再生物語

OWNDAYS再生物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喵一個
  • 沒第7話了,看的正精彩@@
  • 喵一個
  • 沒第7話了,看的正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