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

地點在忽滑谷大樓斜對面的淳久堂四樓的咖啡廳。這裡的咖啡廳,從穿過書架的縫隙間露出它那低調的入口,就像很難為情似的,猶如一處祕密基地,靜靜的佇立其間。因此,乍看不太容易知道這是一家咖啡廳,只有淳久堂書店的常客才會光顧。當時,每當我有私密的事要談,或是想一個人靜靜的想事情時,便常會到這處絕不會遇上員工或相關人士的咖啡廳喝杯咖啡。這天,我和奧野先生坐在這家咖啡廳的陽台座位喝咖啡,從這裡正好可以望見我們位於忽滑谷大樓的總公司窗戶。

「一直到昨天為止,我一直都很擔心,不過這個月的資金調度總算是解決了,謝天謝地。對了,你展開的全國視察,感覺如何?」

黃金週也已結束,午後感覺暖洋洋的,說不出的舒服。樹葉的甘甜氣味與清爽的花香,微微滲進胸中。對面的明治大路傳來的行人腳步聲充當背景音樂,我們坐在陽台的座位上享受涼風徐來,奧野先生暫時將目光從MacBook螢幕上一排又一排的數字移開,語氣平靜的對我說道。

「雖然像急行軍一樣,但一口氣將每家店都逛過一遍,真的很值得。店面的設計和運作完全沒有章法,到令人吃驚的地步,我真的是徹底見識到了,而且店裡的員工們以前也都沒機會和總公司的人或是社長一起輕鬆的用餐、交談,很多員工都很高興。

拜此之賜,我可以很自負的說一句,現在全國OWNDAYS的員工當中,我是唯一看過每一家店面,而且對各個店面所處的狀況最清楚的人。而在財務會計方面,則屬奧野先生最為清楚,所以只要有我們兩個人在,就能正確掌握OWNDAYS的現狀。感覺這麼一來,我終於能以經營者的身分逐漸看出我們該走的方向了。」

「那很好啊。因為你要不是比任何人都更準確的了解這家公司,就無法正確的經營。這樣應該就能發現具體的課題,或是能提升營業額的啟發吧?」

「多得數不清呢。我已經發現了。與其說發現,不如說是全部都得從根本加以改變才行……。
再次讓我覺得問題很嚴重的,是店面給人的印象,以及工作指導手冊,根本就一團亂,到令人吃驚的地步。這得馬上整頓才行。有許多店面把布鋪在ASKUL買來的辦公桌上,然後就這樣將商品零亂的擺在上頭。這表示總部完全沒發揮功能吧?我感到納悶,而試著向總部的工作人員詢問。問他們是如何運用店面運營的工作指導手冊。結果他們給的答案竟然是『因為每個地區與競爭店家間的關係性和文化都不一樣,所以將東京的價值觀一律加諸在全國的每一家店,恐怕不妥』,因此關於店面的呈現和細部的工作指導手冊,並未準備整個連鎖體系共通的內容,全由地方的經理或店長自行斟酌處理。」

「這乍看之下似乎合情合理,但依我看,這根本就是總部放棄了原本該做的工作。若真是這樣,以全國統一形象展開經營的UNIQLO和星巴客為什麼會生意興隆,希望們他們能給我個合理的解釋。」

奧野先生喝完了手中的咖啡,又加點了一杯,認同我說的話。

「你也這麼認為對吧。顧客的感性,是沒有東京和地方之分的。 地方的資訊比東京少,流行的步調也比較快,所以就算把東京的感性帶進來,也肯定引發顧客消化不良──這種說法給人一種自以為是的感覺。事實上,東京和地方都有同樣的電視節目、雜誌、電影、音樂,緊密相接。而且現代網路如此發達,在感性上比不過大都市的地方環境,已是少之又少。因此,就算位於地方上,只要是徹底做好品牌規劃的店家,顧客也會蜂擁而至。如果說地方上的感性比大都市來得慢,那純粹只是店家方面的問題。簡言之,是我們自己研究得不夠透澈,欠缺努力。這點要早點加以修正,身為業界第一的帥氣眼鏡店,應該要確立好品牌規劃,建立統一形象。」

「眼鏡最大的產地──福井縣的鯖江,你也順道去看過了對吧?」

「嗯。鯖江的鏡架製造商那邊,我拜訪了幾家公司。其實我在那裡得知一項事實……令我相當吃驚呢。」

「你知道了什麼?」

「OWNDAYS的商品部門,幾乎都沒親自到製造商那裡拜會過。」

「咦?沒到製造商那裡露臉?這是怎麼一回事?」

「也就是說,現在的OWNDAYS太過被動。在福井縣的鯖江市或中國製造鏡架的製造商以及製造工廠,我方都沒親自前往,直接交涉採購的事,而是坐鎮在總公司裡,讓地方或國外前來兜售的批發商負責人帶著樣品前來,再從中挑選價格合適者,直接採購。這樣根本稱不上是SPA(SPASpeciality Retailer of Private Label Apparel)是一種從商品策劃、生產到零售,全都一體化控制的銷售形式。)品牌,就只是採購廉價的商品,右手買進,左手賣出,專賣便宜貨的商家。」

奧野先生重新深深坐向椅子,蹙起眉頭。

「這樣啊……。那些製造商和批發商,連我們這種小小的連鎖店家都上門來兜售,一定會把這方面的營業成本也算在價格內,採購的價格應該會相當高才對……。」

「沒錯,採購成本相當高。但問題不光如此。來到東京的製造商們,當然也會到其他客戶那裡去兜售。他們會從業界的大型眼鏡連鎖店或優良客戶先開始拜訪。這麼一來,好的商品或當紅商品都會先被大公司給攔截,等到他們來拜訪我們時,剩下的商品就像在清庫存一樣。這麼一來,之所以我們的品質會比其他競爭公司還差,就不難理解了。」

「清庫存是吧……這也是營業額持續減少的一大主因。對此,我之前也發現一件很離譜的事。有許多賣剩的,絕對不可能賣得出去的商品,堆得像山一樣高,就擱置在商品中心深處。像這樣的不良庫存品,現在仍當作數億日圓的存貨資產,記在帳面價値上。」

「這可不妙。若不找個時機讓商品的實態反映在結算上,好好加以處理,這膿包將會愈積愈大。」

「不良庫存一事,我會在下次結算前想辦法處理。現在必須趕緊重新看待我們與進貨廠商間的關係。找出願意以我們的商品為主,為我們製造,同時品味與品質兼具的鏡架製造商。」

「只要鎖定幾家公司,大量下訂,就能壓低進貨成本,同時也能在店頭擺出優質商品。光是這樣,或許就能削減10%的成本吧?」

「如果品質好,就能期待營業額跟著提升。我明白了。我也會試著重新查看帳簿。我記得現在支付給各家製造商的交易總額,一年好像將近4億日圓。如果能減少10%,則一年就有4,000萬,一個月就能多出350萬日圓。有沒有這350萬日圓,在資金籌措上可是大不相同呢。好,就先從商品部門的做法著手,徹底對過去的採購做法進行改革吧!」

「這項商品改革如果順利的話,員工們一定最開心了。我到全國的店面繞了一趟,員工們最常向我發出的請求,就是『希望能提高商品品質。現在的OWNDAYS商品真的很差。希望能引進好的商品,讓我們能更有自信的向顧客推薦』。
對直接接觸顧客的員工來說,不得不販售品質惡劣的商品給顧客,不僅是很痛苦的一件事,而且也會討厭自己的工作。所以如果我能改善這點,員工們一定會提升銷售的熱情。」

「因為商品品質的劣勢,第一線的人感受最為深切。這我明白。由於有很多事需要重新評估,鏡架採購從四月起先暫停,等重新展開時,再一併加入採購計劃吧。
對了,社長,公司的長氛變得有點對立,你應該知道吧?再這樣下去,或許不太妙哦。其實各家店的營業額,在我們入主後的這幾個月的時間裡,與去年相比,掉了將近一成。公司內產生對立的結果,OWNDAYS又開始被逼入絕境,這樣說一點也不為過。而且總公司內的氣氛最糟。總公司內沒團結一致,全國的店面就不可能提升幹勁,也不可能贏得了其他和我們競爭的公司。」

奧野先生說完後,打開筆電,一面嘆息一面讓我看全國營業額的合計表,上頭圖表的線條一路往下掉。

「這也難怪。改革的贊成派和反對派對立愈嚴重的店家和地區,似乎營業額掉得愈凶。再這樣下去,經營只會愈來愈糟。不論是反對派那班人,還是我們,『想讓公司變得更好』的這份心明明都一樣,但為什麼營業額會急轉直下呢,現實要完全照著理想走,還真的不是那麼簡單呢。」

「在月底和月初的幹部會議中,營業部不是都會發表每月的營業額預算達成狀況嗎?但3月和4月達到預算的,就只有寥寥幾家店,全體的達成率不到90%。預估5月也是同樣的情形。」

「我知道。感覺營業額預算就像是我們自己在一意孤行似的。」

「『不管怎樣,都要達成預算』幾乎大部分的店面都不會這麼想。得提出一個符合現實,更有可能達成的數字,讓他們努力追上才行。每個人都深深沾染了輸家的習性,擺脫不掉。」

「奧野先生,這是你之前在幹部會議上說過的話對吧。」

「沒錯。後來連同營業幹部一起,我們四個人一起展開討論。席間我們的意見一致,都認為要『設定符合現實的預算』,但在討論到『要由誰來設定數字?』的階段時,他們三人都低著頭沉默不語。

我看了實在很生氣,劈頭對他們說『算了,就由我來做吧!我會單方面訂下一個數字,你們可別抱怨哦!』。」

「哈哈……你又抓狂了。」

奧野先生平時為人敦厚,但不時會公然挑起戰端。一來也是為了打破眾人依舊故我的氣氛,才刻意展現出這種態度,但二來也是因為OWNDAYS的財務狀況和景氣狀況就是這般危機四伏,迫在眉睫。

「具體來說,與去年同月營業額相比,也就是所謂的『與去年的數值比』,取這三個月的業績平均,再對這個平均數乘以某個百分比所算出的數字,這就是預算。也都會算出每個月的季節指數加以設定,所以藉由加上這個指數,理論上會是個『只要透過百分之多少的努力,就有可能達成』的預算。」

所謂的「季節指數」,就是要預測每個月的營業額變動所需要的數值。很多店面都開設在購物中心的OWNDAYS,幾乎每年都是同樣的營業額動向。在7、8月和12、1月為旺季,2月則為淡季。然後9、10、11月為長時間的第二淡季,所以我們稱這段期間為「三大惡魔月」。

「這個設定方法挺不錯的嘛。」

「還有,前些日子羽田本部長大喊道『這家公司在乎每天營業額數字的人,就只有我和會計大里小姐而已!』。」

「羽田他……」

羽田本部長是我的老友,曾在某投資不動產公司內,以全國第一的業務成績傲視群倫,就像是個魔鬼業務員。我認為要重建OWNDAYS,需要有個能帶動業務的得力右手,於是我連日邀他一同喝酒,好不容易才說服他,請他一起到這家公司來,擔任統籌OWNDAYS業務的工作。

「我認為羽田本部長說的話並不誇張。或許是因為大家都沾染了輸家的習性,所以都刻意避免接觸平日的營業數字。營業現場似乎也看不到其他店面的營業額,這樣根本無法激起幹勁……所以我想引進銀行式的店面排行榜。」

「店面排行榜?」

「將每天的營業額、顧客數的業績、累計的達成率,作成圖表,以達成率來依序排名。每天早上將這份圖表寄送給所有公司員工,就算大家再怎麼討厭,還是要讓他們每天都看。」

「很好。這算是一種達成營業額預算的遊戲對吧。」

「沒錯。作成遊戲的方式,讓每家店的店長設立自己能達成的目標,相互競爭。想要擺脫輸家的習性,就必須從小小的成功體驗逐漸累積。我的另一個目的,是每天給予刺激。創下高營業額的隔天,如果排名提升,想必會很開心;如果銷量不佳,隔天排名下滑,就會感到很不甘心。如果自認已經很賣力了,但排名卻沒變動,那就表示其他店家比自己更賣力,或許會就此覺得『我得再多加把勁才行』。」

先說句後話,我在2008年6月上旬開始寄發的這份店面排行榜,持續每天深夜連同奧野先生的宣告文一起發信,在公司上上下下引發不小的漣漪。「竟然將營業額規模不同的店面擺在一起比較,是不是頭腦有問題啊?」「管財務的人,別對業務的事插嘴」等等,陸續有員工在網路上發言批判。有時隨著OWNDAYS所處的危險狀態升高,奧野先生的宣告文也顯得用詞激烈,業務幹部與奧野先生幾乎每晚都有一番脣槍舌戰。

當初一開始是朝公司內發信,但隨著加盟業者和外部股東要求發信的需求增加,宣告文的語氣也逐漸變得平和,排行榜的計算方式也漸漸改變形態,到現在已持續有九年之久。

「另外還有一件事,無論如何,我都想現在就做!」

「想現在就做?」

奧野先生可能是有不祥的預感,以納悶的表情望著突然以亢奮的口吻說話的我。

「我想要開新店!」

「啥……?開新店?」

明明連要籌措明天的資金都有困難,卻還要開新店。面對我這突如其來的提議,無比驚訝的奧野先生,彷彿可以聽到他的胃發出痛苦的聲響。

「現在OWNDAYS最需要的,就是肉眼看得見的成果。而且是具有壓倒性的結果。如果能實際證明,在我推出的新策略以及全新形象的OWNDAYS下,營業額向上攀升,這樣應該就沒有人會反對了。不是有句話說『能得一利,抵得上百項缺點』嗎。意思是只要能賺錢,就算有些小問題,一樣能克服。因此,我要在這裡開一家新店,不是過去那種用片假名寫成的『オンデーズ』,而是英文字的『OWNDAYS』,就如同象徵全新的未來一樣,要以看得見的形式,向公司的每個人證明我所想的概念以及建立的品牌,方向完全正確。」

我自信滿滿的說出我的想法,將咖啡一飲而盡。在這種高昂的情緒下,不管誰提出反對意見,我也聽不下去。但這時的奧野先生馬上大聲的提出反對。

「我很遺憾,現在不是時候。目前的階段,應該要謹慎的看清楚財務上有多少實力,加以強化。真要說的話,OWNDAYS現在的狀態就像是送進加護病房,處於昏睡狀態下的重症病患。要是處置失當,引發意想不到的狀況時,就會馬上心肺停止。在這種狀態下還要開新店,就像要將輸血用的鮮血從病危的患者身上拿走一樣,這是不可能的事。我堅決反對開新店!」

平時個性敦厚的奧野先生,語氣無比堅決,我內心暗自一驚。可見OWNDAYS的財務狀況就是這般吃緊。但我的個性可不會乖乖就此退下。

「的確,財務內容的健全化或許是目前最優先的課題之一,但公司內不協調的聲音四處流竄的結果,使得營業額更加低落,這也是事實。這時候如果不趕快為營業額低落踩剎車,財務內容只會更加惡化吧。我要以開新店的效果來提升營業額,展現新策略的正確性,消除公司內不協調的聲音,構築全公司團結一心的體制,以擴大營業額為目標。而促成這個良性循環的引信,就是具體呈現全新的概念以及今後OWNDAYS樣貌的新店面啊!」

奧野先生發出低聲沉吟。的確,如果開新店成功的話,或許能展現一石二鳥,不,是一石三鳥的效果。但如果失敗又會怎樣呢?身為社長的我,對它的成功堅信不疑,但就現實問題來說,失敗的可能性也相當高。萬一這時候開新店,結果一敗塗地,那OWNDAYS恐怕會馬上倒閉。奧野先生應該是認為,這是一場很危險的賭注。

「社長,身為負責財務的幹部,請恕我直言。我很明白你開新店的計劃背後的意義。但執行的時間不是現在。在那之前,還有許多該做的事。首先,我們應該要馬上停止失血。現在的OWNDAYS不僅病危,而且還處在持續失血的狀態。也就是說,虧損的店面占全體的三分之一以上。早日結束赤字,是最優先的課題。」

確實如此。就算新店面經營得很成功,營業額一路向上攀升,但另一方面,其他店面還是一樣赤字連連,完全沒改善。就像奧野先生說的,看是要讓虧損的店面由虧轉盈,還是要撤店,以阻止繼續虧損,這才是目前最吃緊的課題。

「你說的也有道理。這時候的當務之急,就是先阻止失血……奧野先生,你可有想到什麼具體的方法?」

「如果照理論來處理的話,應該是要讓虧損的店面關店。不過,想要關店,也得花一筆讓店面恢復原狀的費用、給離職員工的資遣費等,得花不少錢,所以目前的OWNDAYS沒那個能耐一口氣關閉將近二十家店。此外還有其他無法積極關店面的原因。赤字金額高的店面,例如K店,會隨著關店而產生一筆高達6,000萬日圓以上的違約金,N店也同樣要付4,000萬日圓以上的違約金。感覺頂多也只能每個月挑出兩到三家小規模的虧損店面結束營業,花上半年的時間,依序整理。」

「才兩家店,就要一億日圓的違約金……?」

「這是過去一味擴大店面的時代所留下的債務遺產。有不少店面都簽訂了這種不合理的租賃契約。即便關店,但要是少了營業額,卻還留下人事費,則現金流失的情況還是一樣沒變。甚至可能還會更加惡化。我認為營業額還有成長的空間,所以一面大膽的推動成本削減,一面穩紮穩打的採取增加營業額的方法,才是明智之舉。」

「這樣不行。」

我馬上反對這項提案。

「成本削減的大前提,是先從裁員或減薪做起吧?絕對不能這麼做。要是突然裁員或減薪,原本可以重新振作的事業,也將就此一蹶不振。不過,就算一直留住員工,而就此關店,那也一樣無法削減經費。如果是該店面的員工自行辭職,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但如果是公司為了生存而大量裁員,解雇員工,那可就本末倒置了。

在看過全國的店面後,我了解到,眼鏡店這項生意,『人』的要素占去一半以上。接待客人、視力檢查、鏡片加工,能完善的提供這些服務,才有辦法收顧客的錢。真要說的話,人也算是商品很重要的一部分。因此,要是將如此重要的商品裁撤,那就如同是將店裡一半以上的商品丟棄。」

「可是,如果不裁員,就無法阻止赤字的發生啊。」

奧野先生就像在說,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裁員,但為了讓公司能延續下去,要員工離職也是情非得已。他苦著一張臉,語帶不悅的說道。

「不,重點是只要讓赤字轉為盈餘就好了吧?以整體來看,赤字的金額是很龐大,但如果以每一家店來思考,大部分一個月都只有區區數十萬日圓左右的赤字。這表示1天只要比現在多賣三、四副眼鏡,就能消除赤字了。只要這麼做就行了。這麼做比關店要簡單多了,而且也比較有建設性對吧?」

「可是實際上,現在一天就是無法多賣出三~四副眼鏡啊。為了能夠比現在多賣幾副眼鏡,有沒有什麼具體方案?」

「有。首先要將目標細分化。」

「細分化?」

「沒錯。就是因為突然說一句『一個月提升100萬日圓,創造出比現在更高的營業額!』,才會無法奏效。現在的營業部,建立目標的方式太過粗略。一個月提升100萬日圓的營業額,只要平均一天提高3萬日圓的營業額即可。說到3萬日圓,以現在OWNDAYS來客的平均消費來看,相當於三副眼鏡。而平均的店面營業時間為十二小時。換言之,平均每四小時就要多賣一副。只要比去年的此刻多賣一副就行了。如此一再累積,自然到了月底就會多出100萬日圓。

所以營業部每個小時都要把握,讓員工設定一個小目標,心裡想著,今天要比昨天多賣一副,下午要比上午多賣一副,就此展開行動,只要具體且詳細的加以指揮就行了。這麼一來,大家就會清楚意識到要達成目標,行動就此實際的產生改變。再加上讓我現在所構思的新概念店面經營成功,將它的方法技術朝每一家店面橫向推展開來,如此一來,別說一天多賣三副了,甚至要多賣個十副、二十副,讓大家見識見識。」

見我說得這般堅持,已不可能改變。奧野先生露出死心的神情,似乎已做好心理準備。

 

2008年6月
整個東京連日來都是初夏那熱氣緊黏肌膚的悶熱天氣。不舒服的指數向上竄升,在東京秋葉原的步行者天國,發生了前所未聞的隨機殺人事件,網路社會創造出的黑暗面,震撼世人。

當初為了請來負責加盟連鎖這類的法人業務,我從朋友的公司半強迫的將塚田先生(當時的法人事業部部長)挖角過來,此刻我和一同在高田馬場的車站前。為了前來查看塚田先生找到的新店面地點。

「覺得怎樣?就位在高田馬場車站前面,是很難得的物件哦。」

微帶戽斗的房屋仲介業務員,滿臉堆歡的指著那個物件,得意洋洋的為我們說明。

「地點確實無從挑剔。這裡的話,學生多,也有很多商務人士和粉領族會路過。如果要鎖定對時尚很敏感的客層,這是求之不得的地點啊!」

「我就說吧!我也是第一眼看到這裡,就認定這個物件最適合用來象徵重獲新生的OWNDAYS!」

我和塚田先生兩人並肩站著,很滿意的瞇起眼睛望著那個物件。那裡前不久仍經營一家手機量販店,是一間約6坪大的小店面。這家店的正面上方,有個巨大的看板空間,從高田馬場車站的月台可以清楚的一眼就認出這裡。可以確保有個與店內大小不太相稱的巨大看板,這點也是它很吸引人的地方。

「可是,您覺得呢?就眼鏡店來說,我覺得它的空間略嫌小了點。」

為我們介紹這個物件的那位房屋仲介業務員,臉上掛著笑,同時以刺探的眼神觀察我的反應。

「不,我們在永旺(aeon)那樣的購物中心展店的店面當中,有許多店雖然只有6、8坪大,卻創造出很高的營業額呢。我們的眼鏡店巧妙的運用高度進化的最新型機械,所以擁有自己的一套商業模式,就算是這種小坪數的店面,一樣能保有相當的營業額和利潤。」

塚田先生以略嫌誇張,但充滿自信的語氣,向對方說明。事實上我們這時候還完全沒有足以向人誇耀的技術,但那時候剛好在永旺購物中心京都HANA店,以及永旺購物中心熱田店,在大約6坪大的小空間裡,分別創造出平均1坪60萬和70萬的營業額,是利潤相高的店面。而且當時我們還沒準確分析出其成功原因,單純只認為「雖然賣場小,但只要從店門前路過的人夠多,眼鏡作為生活必需品,一定賣得出去」。

「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其實剛才一家大規模的消費券店也前來接洽。如果您當場先繳一筆訂金的話,我就以貴公司的合約優先處理,不知您意下如何?」

「想慫恿我是吧」我心裡這麼想,但這裡的地點和店面大小我都很滿意,所以就此決定先繳訂金。我從自己的錢包裡取出1萬日圓,當場在預約單上面填入簡單的必要事項,連同款項一同交給業務員。暫時契約就此成立。

隔天,我將所有幹部都叫到會議室來,開門見山的提到此事。

「各位,請看這個。這是從高田馬場車站徒步只要 5分鐘就可到達的超稀有物件……」

「這、這是新店面嗎?」

「賓果!答對了。高田馬場有很多學生,而且也有很多商務人士和粉領族會路過。如果是那個地方,想要鎖定對時尚很敏感的年輕人,展開我們全新概念的OWNDAYS,那裡是絕佳場所。我認為再適合不過了。」

我一臉滿意的神情,望著平面圖說個不停。但相反的,在座的幹部們全都板著一張臉注視著我。

「哦~。你們想說,要在大路旁開店,是不可能的事對吧?但你們仔細看這裡。喏,坪數只有6坪。雖然租金很貴,1坪要12 萬日圓,但它只有6坪大,所以只要72萬日圓。以72 萬日圓就能在車站前的黃金地段開設大路旁的店面呢。而且還有巨大看板,所以兼具廣告效果。酬謝金和押金也會比較便宜,裝潢工程費和用具也少,可以輕鬆搞定。還有,你們看這個。」

說到這裡,我讓他們看我用Excel作的新店面收支計劃書。

「永旺購物中心京都店和新百合丘的店面,只有6 坪和8坪大。這樣一個月就能賣出500萬日圓以上的營業額。如果是這處高田馬場,它是車站前的大路旁店面,所以營業額一樣有個500……不, 600萬日圓應該不成問題。假設每個客人的平均消費為1萬日圓,1天平均20名客人,則一次以兩名員工値班就忙得過來。房租、電費瓦斯費、人事費等固定的費用,應該能控制在200萬日圓以下,所以預估會有相當的盈收。甚至應該說,這很可能成為我們的金雞母。就算展店費用粗估得花2,000萬日圓,但只要1年就能回本。如何?很完美的計劃對吧!」

我得意洋洋的遞出收支計劃表。幹部似乎全部聽得目瞪口呆。這也難怪,因為當時仍為了資金籌措的事忙得焦頭爛額,與銀行的交涉之慘烈,足以用心力交瘁來形容。明明就像走在鋼索上一樣,持續展開戰戰兢兢的交涉,但眼前的我卻喜孜孜的打算開新店。也難怪他們會感到胃痛如絞。

「如何?這只要2,000萬日圓就夠了。我們要想辦法生出這筆開店資金,開設新店面!」

在這種情況下,我還若無其事的說出這番話來,之前一直默默聆聽眾人討論的奧野先生,突然像潰堤一樣,大聲喊道。

「知道了!知道了!這2,000萬日圓我會想辦法。就照這樣去做吧!不過,這萬萬不能失敗,請您一定要銘記在心!這代表社長形象的新概念店面要是失敗,在財務方面可就完全出局了。而且這就如同昭告天下,社長的策略完全錯誤。這麼一來,將完全失去眾人對社長的向心力,OWNDAYS或許會就此瓦解。換句話說,這可能會對瀕臨死亡的OWNDAYS造成致命的最後一擊。請您抱持這樣的危機感,對這這家新店面做賭注。因為我也做好要和這家公司一起死的心理準備了。」

可能是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激起了奧野先生彆扭的脾氣吧。奧野先生可能也和我一樣,愈是面對困難,愈想挑戰困難,很吃虧的個性。面對奧野先生意想不到的這番話,我收起臉上的笑容,神情嚴肅的說道:

「我要開設的新店面,並不光只有這1家。這只是開始。OWNDAYS現在不到60家店,但1年後一定會達到上百家店。為了保有以連鎖店的形態生存下去的購買力,我們至少得撐到開設一百家店為止。」

繼開新店之後,又說要一口氣展店到100家店,突然聽聞這項計劃,幹部們全都一臉納悶。

(去年也才只開了幾家店,但現在突然要在一年內開40家店……)

「您在想什麼啊?資金方面沒問題嗎?」

「契約手續和店面設計都會花不少時間啊。」

資深的幹部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出心中的不安,但我像在曉以大義似的接著道:

「等我以直營店開創出全新的概念範本後,就會依據這個方法技術展開加盟。在全國召募加盟店,擴大店面網。現在的OWNDAYS沒有資金,要一口氣擴大營業額,輕鬆的還清借款,只能用這個方法了。不過,我這和創始人當年隨便擴展加盟店的做法,在本質上截然不同。加盟店和總部得簽訂契約,將雙方的職務明文化,我的理想是追求發揮策略性功能的夥伴型加盟,我要建立出這樣的加盟典範。

利用加盟的方式,建立100家店體制的計劃,是我事前向銀行提出的重建計劃,獲得相當的認同。現在只能勇往直前了。如果這家充當模範店的高田馬場新店面沒經營成功的話,我們將沒有退路。

而且,如果最後落入得和這家店一起死的窘境,到時候其實也不必死,整個事業再重頭來過不就行了嗎?到處都是商機。看是要撿空罐還是什麼都好,賣錢換來資金,再開始做生意,逐步擴展事業,這樣就行了。找出還沒人發現的可乘之機,展開生意,這次一定要開創一家世界第一的公司。不必想太多,就像按下遊戲的reset鍵一樣,不過是從頭來過罷了!」

奧野先生和羽田本部長露出「這樣或許也不錯……」的神情,不太情願的回以苦笑。就這樣,重獲新生的OWNDAYS,這場賭上公司命運,在高田馬場開店的計劃,就此在新經營高層與資深幹部間形成一道深深的鴻溝,在梅雨季到來前的悶濕天氣下,於池袋的某個角落,表面平靜,但內部波濤洶湧的展開了行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NDAYS再生物語 的頭像
OWNDAYS再生物語

OWNDAYS 再生物語

OWNDAYS再生物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