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店面終於決定要開張了。

重生的OWNDAYS,今後即將華麗的展開。只要這家店開幕的話,一切就會一帆風順……。公司內的員工也將會團結一心,全國店面的營業額也會向上攀升。就連加盟店的推展也會順利的啟動,財務一口氣變得健全,瞬間變成高收益的企業,業績呈V字型恢復。

要是我稍有鬆懈,那宛如迷霧般的不安,就會馬上罩住我的頭,將我拖進無底深淵,為了揮除這股不安,我具體的想像新店面推展順利的畫面,自我催眠,連花時間睡覺都不捨得,著手建立重生的OWNDAYS新概念。

原本一天5小時的睡眠時間,最後終於變成1天不到3小時,而且習以為常。有空閒的話就小睡片刻,一醒來就直接工作。每天都都像這樣。但不同於此時所處的危險狀況,這項「創造新事物」的工作,愈是累積疲憊感,愈會感受到一股言語難以形容的充實感,兩者間可說是呈反比。

新OWNDAYS的概念,其主要色調決定為白與黑。
主色調的白,具有「給人清潔的印象。讓人感覺到從頭開始。覺得不能將它弄髒。要讓心情煥然一新」的含意。
而它的相反色黑色,則有「給人穩重感。感受到強勁與力量。給人高級感。加強自我主張」的含意。
以簡單而時髦的單一色調,堅持成人的印象,以及不管經過多久都百看不膩的簡單性。而更重要的是,裡頭蘊含了「OWNDAYS所創造出的空間,能為它增色的就只有商品和人」這樣的想法。

配合主色調,LOGO圖案也重新設計。一直延續至今,成為OWNDAYS的象徵,一直為大家所熟悉的方形LOGO圖案,是我從以前經營的設計公司帶來的設計師──秋山加代子所設計。這個LOGO圖案畫有兩個方形,分別表示OWNDAYS的「O」和「D」。而這個方形同時看起來既像門,又像眼鏡。當中蘊含了「希望所有人都能以OWNDAYS的眼鏡打開門,看見全新的世界」這樣的想法。

新概念1號店的設計,同樣是由我20歲那年創業開設一家小咖啡廳時,便和我一起共事的民谷亮負責畫設計圖。後來他又畫了數百張的OWNDAYS店面設計圖,民谷亮現在已是設計施工GP的部長,這是他在OWNDAYS很值得記念的處女作。

高田馬場店成為重生的OWNDAYS1號店,店內擺設特別訂作,高度直抵天花板的層架,以壓倒性的份量感擺設眼鏡。店內擺出的商品數量多達1,000副以上。這樣就和20坪大的店面沒兩樣,所以挑選起來應該頗有樂趣才對。裝設在店面外牆上的巨大看板大大的打出「眼鏡一副 5,250日圓!」的標示,大力宣傳便宜的價格。店內播放著節奏輕快的EDM系電子舞曲。

我任命長津一隆(現今的營業部長兼技能研修室長)擔任高田馬場店的店長。此時擔任教育部門的統籌負責人,表現活躍的長津,當時在池袋店只是一般員工。但我聽塚田先生說,他很快便遵照我們的新改革方針下達指示,積極展開行動,所以我認為很適合加以拔擢重用,讓他當重生的OWNDAYS1號店店長,而委以重任。

從承租店面到開幕,只有短短一個半月。為了重建,我對全體的事業構造展開重新評估,同時不眠不休,所有工作同時進行,並推動新店面的準備工作。

而就在開幕的前一天, 7月18日。

站在工地的臨時圍牆已拆除的高田馬場店門前,一股舒暢的成就感將我緊緊包覆。從我收購OWNDAYS的那時候起,便一直在心中描繪,要開一家以眼鏡當「時尚配件」的眼鏡店,現在終於呈現眼前。店門前陸續有相關人士和朋友們送來的祝賀鮮花。在店門口的熱鬧氣氛帶動下,來到店門前停下腳步,往店內窺望的路人也愈來愈多。

(真期待!沒問題的,一定會成功。)

我深信明天一早會大排長龍,我覺得到時候開幕,對門口排隊的顧客發放的記念品數量得從200增加到500才行。

 

2008年7月19日

早上7點。因為低血壓,再加上菸抽得凶,從我懂事起便很會賴床,這是大家都公認的事,但這天的我比平時都還要早醒來,而且馬上就從家裡的床上彈跳而起。
因為今天是重生的OWNDAYS正式開張,光輝耀眼的1天。為了親手收下這光榮展開的瞬間,我匆匆的沖好澡,迅速換好服裝,為了喚醒還迷迷糊糊的腦袋,我將一杯濃濃的黑咖啡一飲而盡,扛起我愛用的Panasonic LUMIX單眼相機和腳架,坐上長尾開來接我的車,往位於高田馬場車站的新店面而去。

上午8點多,高田馬場車站周邊既沒人也沒車,在凜冽的寂靜氣氛中,我們抵達了店面。我決定刻意在新店面的前一個轉角處下車。在轉過街角的瞬間,出現眼前的那大排長龍,充滿戲劇性的一幕,我想將它深深烙印在自己的雙眼和相機裡。我設定好相機,手指搭在錄影鈕上,滿心雀躍,踩著輕快的步伐繞過轉角。這時,出現在我眼前的光景是……

就只有明石、長津、塚田先生三人站在店門前,一副無事可做的模樣。

對於重生的OWNDAYS,滿心期它開店的顧客,竟然一個也沒有。等候開店的OWNDAYS店門前,一樣是平時的高田馬場,景致沒任何不同,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似的,不,就像不認同它的存在似的,靜靜的從我面前流過。
我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氣血下降。感覺就像雙腳沒踩在地上一般,整個人輕飄飄的,彷彿只要一鬆懈,身體就會整個陷入地面中,我走近站在店門前的明石,無力的向他喚道。

「怎樣?一個客人都沒來嗎?」

一起張羅這家店面的羽田本部長和明石,以略顯為難的神情應道:

「是啊……不過,離開幕還有1個半小時的時間,所以才會沒什麼人吧。待會兒就會有生意上門了……」

「傳單發了吧?」

「發了。已向業者發包了許多傳單,而且幾天前,我們就分頭在車站前、周邊大樓、事業所,邊走邊發送傳單。夾報紙的傳單8萬張、向路人也發送了5,000份面紙,應該是不會有宣傳不夠的問題。」

為了不讓他們兩人看出我的焦急心慌,我極力壓抑自己的情感,故做鎮靜,但還是管不住內心的動搖。奧野先生明明一再叮囑我「絕對不許失敗」,但明明只剩一個半小時就要開幕了,卻連一個客人也沒有。

(也許我犯了一個無法彌補的大錯……)

不久,已到來開幕前30分鐘。但依舊感覺不會有客人上門。我腦中浮現參與開幕的員工們臉上的神情,就此陷入絕望的情緒中。這時手機響起,是奧野先生打來的電話。

「早安。就快開幕了!那裡有多少客人在排隊?」

奧野先生難得一聞的開朗聲音,今天聽起來格外不適應。

「嗯……目前客人……還沒來。畢竟還早嘛。」

回答這句話,已竭盡我當時所能。我向來話多,說起話來總是滔滔不絕,但這時卻變得結結巴巴,奧野先生似乎已從我的態度中看出一切。凡事都很謹慎的奧野先生,這次也一樣,與積極投入新店開幕的我形成對比,依舊態度平靜的在辦公室處理日常業務。他每次與我碰面,雖然嘴巴上都會開玩笑說「這次新店開幕要是失敗的話,我們兩個就要變遊民了(笑)」,但他應該萬萬沒想到真的會以失敗收場。奧野先生無力的掛斷我的電話。

上午十點。

象徵OWNDAYS重生的高田馬場店首次的出航,彷彿就暗示出今後將會在這片不吉利的荒海上展開航行。沒半個顧客在門口排隊,靜靜的從門前走過的人群中,沒人認同這家店的存在,就此冷冷清清的開幕。

我不經意的望向一旁,發現在馬路對面,有數名身穿西裝的男子,嬉皮笑臉的望著傳單。似乎是其他公司的同業前來查探情況。

仔細一看,裡頭有張熟面孔。是前不久還在OWNDAYS上班的男子。

「像你這樣的人當社長,這家公司也撐不久了!」

當初他離職時,講了這句挖苦人的話,聽說他後來跑到競爭對手的公司上班。他此時的神情就像在說「就是因為外行人抱持玩樂的態度在經營,才會變成這樣!活該!當初我老早就看出OWNDAYS沒有前途,果然沒錯」,如同在嘲笑此時情緒低落的我。

我受到屈辱感的嚴重打擊,全身顫抖。這時,傳來羽田本部長和塚田先生朝氣蓬勃的招攬顧客的叫賣聲。

「歡迎光臨!歡迎光臨!眼鏡一副 5,250日圓。OWNDAYS本日隆重開幕!我們陸續進了多款帥氣的眼鏡!請前來試戴!來來來,大家儘管逛,儘管看。歡迎光臨!歡迎光臨!」

在他們兩人的招攬下,原本意志消沉的我,也回過神來,跟在他兩人之後,開始大聲叫賣,並向行人發傳單。就像要讓幾欲萎靡的心情重新振奮般,我極力擠出笑容來。但學生和通勤族完全沒人停下腳步。因為現在是通勤、上學的時間,所以這也是理所當然。在一大早的高田馬場車站前,很空虛的飄過我們的叫賣聲。

不久,已即將來到中午,陽光變得更加熾熱。我們在大熱天下喊到聲音沙啞,而店裡的員工則是在吹著冷氣的店內,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冷冷的望著外頭的情況,形成強烈對比。

(本以為至少年紀相近的年輕員工會和我們心意相通,但看來並非如此。是我太天真了嗎……)

一股沮喪的心情向我襲來。如果真的心意相通的話,看到社長以及管理幹部滿身大汗的在外頭招攬顧客,應該會不好意思自己待在涼爽的店內吧?也就是說,我們之間尚未心意相通。正因為我對於掌握人心向來都頗有把握,所以此時員工們對我投射的冰冷視線,比起沒有顧客上門這件事更令我感到衝擊。不甘心的淚水,摻雜著汗水,微微從我臉頰滑落。

到了下午,終於開始吸引了零星幾名顧客走進店內。儘管如此,只是停下腳步往店內窺望,但最就此離去的顧客,還是占絕大多數。我再也按捺不住,叫住一名學生模樣的年輕人,決定向他問個明白。

「不好意思。我是調查公司的人,請問您為什麼最後決定不走進店內呢?」

突然被叫住,年輕人一時間臉上露出詫異的表情,但還是很直爽的回答我的詢問。

「嗯~感覺太時尚了,讓人望之卻步。」

我感覺就像後腦遭人用球棒狠狠敲了一記。我自己最堅持的「時尚」,反而提高了難度嗎?

「而且裡頭空間小,感覺很不自在。有一種強烈的壓迫感,好像走進去之後,如果沒買點什麼,就走不出來了。」

這句話將我重重擊垮。經他這麼一說,店裡只有一個出入口,就像是走進一處死胡同一樣。以購物中心裡的專櫃來說,正面是開放的空間,有兩、三個出入口,所以顧客可以輕鬆進出。但這種大路旁的店面,只有一個出入口,讓人有壓迫感,會排斥走進。而且以專櫃來說,還可以從通道往店內窺望。也就是說,店門前的通道也幾乎可以當作店內來看。雖然只占了區區6坪大的空間,但實際上,商品的層架擺滿了整個店面空間,所以實際有效面積幾乎和10坪或15坪大的店家差不多,有時甚至還比它們大。與專櫃的開放感相比,這實際內部空間不到6坪大,而且是封閉的路旁店面,也難怪會讓顧客覺得不自在、有壓迫感。

「還有,我今天並沒有特別想要買點什麼……」

最大的誤會就在這裡。真正重要的,不是店門前的通行量,而是從店門前走過的人們所懷有的「購物動機」。也就是說,不管有多少人從店門前走過,要讓沒有購物打算的人們打開錢包掏出錢來,難度相當高。
而另一方面,到購物中心或商店街來的人們,大多是事先想好要買什麼,而邊走邊逛。也就說,他們的「購物動機很強」。如果是這種情況,就算鎖定的未必是我們的商品,但也能讓他們順便購買。因為顧客這天就是「想買東西」才來逛街,所以是處在不會勒緊荷包的狀態。高田馬場車站前的行人雖多,但大部分人都是為了通勤或上下學,幾乎沒人是為了購物而在這裡逛街。我們這樣就只是面對幾乎沒有購物動機的人潮,一味的喊著「快來買我們的眼鏡哦」……。

(為什麼我連這麼簡單的事都沒發現……)

與我一一被顛覆的假想落差甚大的現實,不斷出現在我面前,我此刻才對自分的愚昧感到火冒三丈。
結果,開幕第一天的營業額勉強保住了30萬日圓,但從第二天起,一天只有2~3 萬日圓,業績持續低迷。儘管如此,這畢竟還是我和羽田本部長,以及底下的幹部們連日聲嘶力竭叫賣所得到的數字。之後一個月的營業額僅有150萬日圓,我滿心期待的新店面非但沒成為金雞母,反而成了赤字連連的堆貨店面,結果只有一個慘字可言。賭上公司命運的高田馬場店,打從一開始就呈現敗象。

這場大失敗,令我信心全無,就此迷失了自我。我竭盡所能的投入心力,用心擬定計劃,充分準備後所創造出的全新概念眼鏡行,最後完全被顧客否定。敗得如此徹底,也算是少見了。

身為眼鏡店老闆,我的知識和技術都不如人,但是就一名買眼鏡的消費者所擁有的感覺,以及身為生意人的嗅覺來說,我有一股說不出的自信。巡視過全日本的每一家店,我自認對店面的一切全瞭若指掌。接下來只要建立一家我認為「完美!」的店面,一定會湧入大批顧客,我對此深信不疑。

然而,我大錯特錯,這根是我自以為是,太高估自己了,這現在深切明白了這點。

「我看,下個月我來申請民事重建,個人破產好了……」

開幕過了一個禮拜,高田馬場店最初的每月交易總額預測出爐時,我在平時常光顧的蕎麥麵店2樓吃著更科蕎麥麵,如此說道。奧野先生也默默的吃著蕎麥麵。

「新店開張重重跌了一跤。從頭到尾都是照我的意思創立的店面,徹底失敗。我無話可說。我決定負起全責,讓公司展開民事重建,而我自己也決定要申請個人破產。當然了,該發的薪水,我會如數付給員工,也不會給製造商們帶來困擾。只有銀行比較吃虧,不過話說回來,這也不是我欠下的債務,要恨也不該恨我。這樣就皆大歡喜了。奧野先生,這樣你也不會再為了籌措資金而緊張胃痛了。呵呵,這樣反而輕鬆多了。」

我故做開朗,奧野先生不予理會,默默吃著蕎麥麵。接著對話中斷,尷尬的沉默瀰漫在我們兩人當中。我喝了口茶,接著往下說。

「日本的個人破產制度真是好啊。只要對外宣布『我舉手投降!我還不了錢!』,不管是欠了幾億還是幾百億,都可以不用還錢。不必像以前一樣,被討債的人追著四處跑,一路追到地獄去。不過,有財產的人,財產全部會被沒收,所以有財產和家人的人,或許會伴隨著感到痛苦,但還好我既沒有會被沒收的財產和資產,也沒有該守護的家人。所以此刻我就算失去一切,也不痛不癢。最後只要我負起一切責任,申請個人破產,一切就能圓滿落幕。只要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什麼事都敢挑戰。所以個人破產是窮人唯一的武器。」

見我態度驟變,刻意以開朗的姿態說著自我安慰的話,奧野先生露出不知如何是好的神情應道:

「嗯……可是,法院不會那麼輕易就同意民事重建和個人破產哦。」

「咦?你不是說,新店要是失敗,OWNDAYS就會倒閉嗎?不管我要不要申請個人破產,都改變不了這個月底資金周轉不靈,就此倒閉的事實。我只是為了讓後續處理能夠更順利,才申請個人破產,這樣法院怎麼會不同意呢。」

我吃完蕎麥麵,點了根飯後菸,一臉納悶的望向奧野先生。

「不,後來情況有了些改變。其實商品部開始發揮功能,獲利率逐漸提高。另外,營業額排前幾名的店面,平日的營業額也很順利的成長。雖然財務還是一樣很吃緊,但就算加上開新店所帶來的赤字,這個月底還是勉強周轉得過來。」

「真、真的?」

「而且你不是讓過去負責廣告宣傳的高橋先生擔任新的商品部部長嗎?高橋先生開始積極與各製造商展開交涉,在這樣的效果下,合作廠商的態度也逐漸軟化。當初一開始就算拜託他們在付款時間上通融一下,他們頂多也只同意以三十天為限。廠商向來都很堅決的拒絕我們延遲付款的請求,還說,如果超出期限,就要收回商品,但現在有某幾家公司已同意讓我們延遲六十天付款。」

「那可真是太感激了。商品部的高橋部長交涉奏效是吧?有他的好眼力、過人氣勢,再加上據理力爭,大部分人應該都會屈服吧。」

聽聞這意外的佳音,我忍不住眉開眼笑。

這位高橋部長寡言少語,酒癖不好,又是個老菸槍,頂著一顆後梳的油頭,纖瘦的身材總是搭上一身時尚的裝扮,在那些一板一眼的OWNDAYS總部員工當中,是個另類角色。他之前在一家大規模的服裝企業裡擔任採購,長年都有活躍的表現,後來他想在OWNDAYS負責商品部門,就此轉來我們公司。但他與前經營高層以及之前的營業幹部合不來,在商品部無法隨心所欲的主導,於是讓他擔任廣告宣傳部長。但當時的OWNDAYS當然沒有任何廣告宣傳費,所以他沒有什麼特別的工作可做,幾乎淪為窗邊族(※指的是在職場內,不受重用的職員。)。

某天我在吸菸區吞雲吐霧時,這位高橋先生突然來到我面前。他靜靜的站在我身旁,從口袋裡取出香菸,緩緩點燃火,抽完一根菸後,他以苦思良久的表情對我說道:

「可以打擾您一下?」

他睜著一雙大眼,就像在瞪我似的,但說話語氣倒是相當客氣。在這樣的氣氛下,我不自主的以為:

(哦~這個人也想跟我說他要辭職不幹了……)

「我有話想跟您說……」

「好~好~。怎麼啦?找到好工作了是嗎?」

我語帶挖苦的應道,帶著「就算你說想要辭職,我也無所謂啦」的這種虛張聲勢的感覺。

「啊?不,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我要談的是商品部的事。」

「咦?商品部……?商品部怎麼了嗎?」

高橋先生以納悶不解的表情開始說道。面對這意想不到的回答,我有點意外。看來,他不是來跟我談辭職的事。

「真的沒關係嗎,現在的商品部完全沒發揮作用。這樣根本不行啊。我的前一份工作是當採購,懂得在中國生產的方法技術,就連推銷規劃,也得仔細思考後再安排才行。暢銷商品的庫存預測,以及下訂的數量管理,也完全沒做好。我原本就是為了想在商品部工作才進這家公司的!社長,請將商品部交由我來負責!我會大刀闊斧改革。而且目前和業者的交涉方式也太馬虎了。互動應該可以再熱絡一點才對!」

高橋先生平時沉默寡言,幾乎都不說話,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麼,沒想到他竟然懷有這樣的熱情,令我大為驚訝。而且公司裡竟然藏著這麼一位經驗豐富的人才,當真是來得正是時候。我馬上一口答應他的要求。

「好啊!你就放手去做吧!如果你有這麼多改革想做,就盡情去做吧。」

「啊?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為什麼這樣問?那麼,從現在起,你就是商品部的部長了。請馬上著手開始工作。」

「是……。請問一下,不用先開個幹部會議,或是發布人事命令嗎?」

「為什麼要這樣做?社長我現在在這裡說好就行!沒那個時間慢慢來了,我現在當場就任命你當部長。你馬上去印製商品部長的名片,放手去做吧。」

我的舉止就像在說「這種像是拿開公司當遊戲,只重規矩的手續,實在是麻煩透頂」,一口答應高橋先生請求後,他臉上擠出好幾道笑紋,露出過去從未見過的笑容,向我握手說道:

「就是這樣!這樣的展開,這樣的速度感,這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我會好好做的!既然你交付給我,我就會全力以赴。那麼,我今後就是商品部部長了,對吧!」

高橋先生將抽了一半的香菸擰向菸灰缸,就像連一分一秒都捨不得浪費似的,一路奔回辦公室。一位我意想不到的隱藏人才登場,我彷彿又發現了一名認同我改革的同志,心中略感雀躍。

把話題拉回剛才說的蕎麥麵店吧。奧野先生喝了口茶,吃著他點來當甜點的蕨餅,接著說道。

「鯖江那邊,對社長你似乎也開始有了信任感。起初他們對你的印象真的很糟。因為你在業界被傳得不堪不入耳。不過,你駕著一輛中古車到全國各家店面巡視,還四處向鯖江的製造商們鞠躬請託,以穩健的腳步推動公司內部的改革,營業額也開始微微提升。他們似乎認為『這和傳聞的不一樣呢』,而開始對你另眼看待。他們還說『沒想到他是個很認真的人呢』。於是,原本很固執的製造商們,也開始逐漸態度軟化。」

「真不知道是否該感到慶幸。我只是做了很普通的事,卻讓人對我另眼看待……。這不就和不良少年救了貓,結果看起來顯得特別善良一樣嗎(笑)。如果我是位穿著一般的西裝,頂著一頭黑髮,給人印象極為普通的社長,製造商們就不會對我另眼看待,現在或許已經走投無路了。」

就這樣,我最初的新概念店徹底失敗。而起初的嚴重資金短缺危機,最後總算是挺了下來。多出一個月的緩衝時間,躲過了馬上倒閉的最嚴重事態。雖然一切都還沒得到根本的解決,但經過一番續命治療,得到些許緩衝時間,可以擬定對策的OWNDAYS,根本無暇喘息,馬上便進入下一個改革。

奧野先生露出像在對我說「還別那麼早放棄」的神情,接著往下說。

「還有,之前的計劃已漸入佳境。如果按照計劃進行,下個禮拜將會展開另一場勝負。現在不是沮喪的時候。我們站上下一個打席吧。今後會更加忙得不可開交呢!」

沒錯。其實在這個時候,我們在新店面開幕的同時,極機密的暗中展開另一項膽大包天的大計劃。

亦即收購另一家新公司。

而且是和OWNDAYS同樣規模的公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NDAYS再生物語 的頭像
OWNDAYS再生物語

OWNDAYS 再生物語

OWNDAYS再生物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22
  • 持續期待著下一篇,7天一話是吧!?
  • 是的!在麻煩您的鎖定。

    OWNDAYS再生物語 於 2018/04/10 17: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