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為了OWNDAYS新店面概念的製作、公司內部制度的改革、既有店面營業額的提升,而東奔西走的那段時間,我們在OWNDAYS總部裡,也同時進行兩項大作戰。

一是加盟店的重編與擴大。

當時OWNDAYS的店面,直營店與加盟店的比例為7比3左右。找出地方上營運能力高的優良企業,而且有意成為OWNDAYS加盟店的對象,將直營店賣給對方,讓許多店面轉為加盟,以此對資產進行表外融資,一面重振財務,一面轉為直營店3對加盟店7,這個和目前完全相反的比例,就是我的計劃。

從「多數加盟企業×少數店面」轉向「少數加盟企業×多數店面」的結構,店面的管理由各地的優良企業負責,想以此將減輕負擔所多出的資源,集中在總部功能的強化上。當時我提出平均1家公司經營10家店,10家公司就有100家店的加盟開發目標。

因此,繼塚田先生之後,我又從自己朋友的公司那裡挖角了一位和我個人有深交的人物,請他到OWNDAYS工作。他就是曾在某加盟總部任職,在加盟營運方面擁有豐富技術,但因為捲入公司內部的派系鬥爭,而被打入冷宮的「矢後滿」。我充滿狂熱的跟他說明OWNDAYS所擁有的可能性,接連數日都邀他一起喝酒,極力勸說。

矢後原本是撞球界的職業選手,擅長精打細算,且處事冷靜,是位長得像演員柳葉葉敏郎的帥哥。而另一方面,塚田先生是位天生的業務員,他會對自己負責的對象投入過多情感,不惜讓公司虧損,也想為加盟店帶來利益。兩人是形成強烈對比的不同類型,不過身為業務員,他們的本領高強,他們向前一份工作所認識的加盟店社長們介紹OWNDAYS,促成他們加盟,或是以豐富的技術和人脈,成功引導出一場加盟秀,順利的開發出新的加盟店。而在轉賣直營店和擴大新店面方面,也都紛紛成功。就這樣,隨著加盟店日益增加,加盟所帶來的收益也日益變廣,而也因為店面數急速增加,在採購等各個層面上也產生了規模利益,雖然進行得很緩慢,不過OWNDAYS的財務體質已開始有效改善。

而另一項作戰則是收購專門經營雜貨販售連鎖店「funfun」的mass.creators股份有限公司。

2008年6月下旬

「你看一下,有個很有意思的併購案哦。」

就在我收購OWNDAYS才快滿四個月時,顧問本間先生到總公司來,給了奧野先生一份資料。

本間先生是在一家知名的零售企業裡當過幹部的老前輩,剛好他沒在特定企業裡任職的那段時間,認識了挑戰重建OWNDAYS的我,他就此自願以顧問的身分,為OWNDAYS提供建議。

「以連鎖店的方式經營funfun這家店面的企業,上個月初申請民事重建,正在找尋有意承接其事業的金主。這家店在購物中心頗受歡迎,日後應該很有發展性。如果以OWNDAYS的名義收購,一定很有意思。」

funfun是以粉紅和愛心為主題的300日圓均一價雜貨店。
其獨特的世界觀頗獲好評,在十五歲到三十歲這個年齡層的女性中特別受歡迎。電視節目和雜誌也常報導,位於表參道的總店也時常有藝人前往光顧,登上媒體版面。
自2005年11月的第一家店開幕後,短短2年內,全國急速展店到40家店以上。營業額達35億日圓,員工人數250名,是規模與OWNDAYS相當的公司。如果光看營業額的話,其規模甚至還在OWNDAYS之上。
經營funfun的mass.creators公司,是以「大規模的借貸套利(虛市交易)」做假帳,得到高額融資後,以負債總額300億日圓嚴重倒閉的BranBeat公司集團內的子公司,因母公司倒閉產生連鎖效應,而申請民事重建。

「我對此很感興趣。也許這時候來得正好……」

奧野先生大致看過資料後,發出低聲沉吟。因為這是連本間先生這位零售連鎖經營的專家也打包票的公司。正好我們向銀行新申請的借款,也開始感覺來到了極限,正處在找尋「另一個方法」的處境下。

本間先生說:

「法院選派的FA(財務顧問)是一家名叫Enduro社的顧問公司,我很了解這家顧問公司。奧野先生,我馬上介紹你認識。」

數天後,奧野先生與Enduro社的林田先生接觸後,馬上擬定以收購funfun當主軸的OWNDAYS重建計劃。

──進行funfun的事業轉讓,在不承接租賃以外的債務下,讓營業額倍增,大幅改善借款對營業額的高比率。變成有可能很早就轉虧為盈的體質。
在吸收了funfun事業後,於第2階段藉由公司分割,只切割出OWNDAYS和funfun兩邊有盈餘的店面,設立「Good Company.新設公司」。債務也都由這家新設公司來承接。而在第3階段,留在空殼公司「Bad Company」裡的那些虧損的店面,在一一關店後,最後再一次結算處理──就是這樣的計劃。

奧野先生向我說明完新的重建計劃後,露出下定決心的表情,向我做出提案。

「這三個月來,靠著MU銀行和HA銀行的融資,勉強挺了過來。但就在昨天,按照資金籌措計劃,原本預定要向裡索那銀行申請的融資,被一口回絕。在美國次級房貸危機的波及下,日本的不動產業界也變得波詭雲譎。各個金融機關對融資的態度,今後將會變得更加嚴苛。如果要展開銀行債務重整,就得趁現在。這個機會錯過不再。
但是對銀行來說,債務重整是絕對之「惡」。以一般來說,就算向銀行請求,他們也不會輕易同意。所以應該要趁著一開始以併購funfun為主軸打出重建計劃時,一口氣提出債務重整的要求。如果順利推展,7月下旬法院就會決定資助者。確定後,就馬上請銀行協助債務重整吧。要趕在7月底的還款期限前處理,這時機有點吃緊,不過要是繼續這樣下去,要在不影響業務的範圍下還款,實在是想不出辦法。只能這麼做了。」

「還款吃緊的中小企業如果有此期望,則金融機關須給予一定期限的還款空間」訂立這項規定的 「金融圓滑化法」(亦即所謂的龜井延期償付法),是在2009年11月底表決成立。而在2008年夏天時,像這樣的法案八字都還沒一撇。

 

2008年7月4日

我們對Enduro社提出「資助者意願表明書」。
funfun事業的希望轉讓金額為1億日圓。

另外支付給Enduro社的財務顧問手續費需要3,000萬日圓,所以這是總額1億3,000萬日圓的投資。Enduro社的負責人也在事前說「這樣的金額應該就沒問題了」。

一個星期後,我們拜訪mass.creators總公司,與法院選派的破產託管人律師會面,一時間還懷疑是自己聽錯了。

律師表情沒有變化,語氣冷淡的告知道:

「希望轉讓金額請定為2億日圓。有其他幾家公司也表明有成為資助者的意願。如果你們想要funfun,底線是2億日圓。」

(這和Enduro社負責人說的話根本完全不一樣!而且還是高出一倍的2億……!?)

假想的收購金額瞬間倍增的現實,令經營高層全都啞口無言,被沉重的氣氛緊緊包覆。就連要調到當初預設的1億都已經很吃力了,但現在竟然倍增為2億,看來這場收購計劃很可能會失敗收場。如此一來,我們的銀行債務重整交涉作戰也跟著徹底崩垮了。最糟的情況,是OWNDAYS本身完全陷入資金短缺的處境,展開民事重建。

然而,在我返回總公司的路上,我心中已拿定主意。

(不,我要以2億日圓再次提出申請。絕不能就此抽手。無論如何都要拿下funfun。)

funfun以永旺等全國的大型購物中心為主展店,和 OWNDAYS一樣是以專櫃為主的營業形態。funfun是人氣品牌,各家地產開發業者也都給予很高的評價。如果能取得這樣的人氣雜貨連鎖店,和經營購物中心的大型地產開發業者講話也會比較有份量。

當時的OWNDAYS由於過去一直長期處在業績不振的狀態下,各家地產開發業者都給予負評。隨著租約到期,一些有盈收的店面也都被迫撤店,連我收購之後,也一直為了保住展店的區域,持續展開苦戰。

如果是在大型的購物中心,眼鏡行和雜貨店要兩者同時展開也不無可能。藉由管理功能的統合,可在壓低成本的同時,期待利潤也隨著營業額一同倍增。
再者,funfun的品牌規劃和市場行銷策略巧妙,雖是中小企業,但在宣傳和媒體的處理上很有一套。可以從中吸收各種的方法技術,這點也相當吸引人。這能補足當時OWNDAYS所欠缺的多項要素,所以具有十足的相乘效果。對funfun的了解愈多,我「無論如何也想得到這家公司」的念頭也變得愈強。

律師建議我「法院在決定資助者時,會充分反映出『申請民事重建的公司經營高層以及員工們的意見』,所以最好直接和經營高層談談,得到他們的了解」。我馬上前往funfun的總公司拜訪,熱切的向mass公司的經營高層們訴說我對重建的感想以及具體的計劃。
結果經過多次會議後,funfun的經營高層對於我提出的重建計劃相當感動,而向破產託管人律師提出「希望能讓OWNDAYS成為我們的資助者!」這項要求。幹部及所有員工的雇用和現有條件都維持原樣,mass公司的社長也以幹部的待遇在OWNDAYS重新雇用,這是我開出的條件。

 

7月15日
最後順利的由破產託管人指定OWNDAYS為mass.creators公司的最終資助者候選人。
決定好最終候選人,一直到法院做出決定,需要約2週的時間。要趕在7月底執行債務重整,時間真的非常趕,雖然心中擔憂不已,但好不容易在7月28日法院做出將funfun轉讓給OWNDAYS的決定。

確認做出決定後,我和奧野先生馬上向各家銀行約談,四處說明包含收購funfun在內的全新OWNDAYS全體重建計劃,並請求他們接受半年內只還利息的債務重整。不過一如預期,馬上點頭同意的銀行連一家都沒有。

「啥?又要收購公司?那麼,收購的資金打哪兒來?」

「我們會努力向創投企業或投資家籌措,而在最糟的情況下,我會向親人借錢。」

「如果你可以從親人那裡取得這樣的資金,請先對本行還款,別當作收購資金使用!」

「就算拿來還款,這也不是憑2億左右的資金就能還清,而且營業額也不會馬上提升,這樣只是暫時度過難關罷了。如果我能籌得的所有資金,全都用在眼前的還款上,之後將什麼也沒留下。我的個人資金,只會用在OWNDAYS的成長上。若以長遠的眼光來看,這樣應該也會對銀行帶來好的結果才對!」

「總之,七月底的還款,請遵照約定履行!有話等那之後再說!」

這就像在說「你們想要重建OWNDAYS,是不可能的事。眼前現有的錢,就算是一圓也好,趕快用來還錢吧」,面對銀行完全不搭理的反應,我大受打擊,在返回公司的道上,我向奧野先生發起了牢騷。

「銀行為什麼不能理解我呢……。現在就算強制要我把這麼點錢拿來還款,但要是最後把OWNDAYS搞垮,一樣無法全數回收債務啊……」

「只要書面請示的裁決沒下來,銀行絕不會當場允諾。他們就是這樣。就算明白你的情況,但站在他們的立場,還是只能說一句『我明白了。但還是請您履行還款義務』。有的銀行還會破口大罵『你這是在誆騙我們嗎!』不是嗎?雖然沒有什麼騙不騙的問題,但比起完全不想理解對方的情況,就只是會單方面責怪的銀行,還算好的呢。」

花了三天的時間,走遍每家交易的銀行,但最後有部分銀行來不及預約和說明,就此迎接七月底的到來。

 

2008年7月31日

這天終於來了。

「今天要暫停銀行還款。」

早上九點開始上班前,舉行了一場臨時朝會。在鴉雀無聲的公司內,奧野先生心情沉重的開口宣布:

「各位請仔細聽我說。今天對所有交易銀行暫停還款。我猜銀行會開始電話狂Call,但只要回一句『敝公司的奥野會回您電話』即可,請絕對不要轉給別人接聽。」

總部的公司員工們似乎完全無法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是從奧野先生為首的經營高層臉上緊繃的神情,以及「暫停銀行還款」這句話,便隱約感覺得出事態非比尋常,眾人盡皆忐忑不安。

早上九點,上班時間開始。
果不其然,從銀行開門的9點左右起,銀行打來的電話頻頻響個不停。奧野先生獨自應對,但由於每一通電話都講很久,所以無法一一回電。奧野先生的桌上被留言便條給淹沒。

率先打電話來的,是前一天才說明完畢的某銀行。

「因為餘額不足,沒能成功還款。」

「就像昨日我跟您說的,請從今天開始,給我們一點還款空間。」

「你們如果不先履行今天約定的還款,接下來就沒辦法談下去了。」

「重新融資被否決,我們沒有能還款的資金。我們是準備了完善的重建計劃,才提出債務重整的請求,請您幫這個忙。」

「我無法給予承諾,請先還款。」

「今天還款後,下個月要給員工的薪水就付不出來了。」

「總有足以歸還本行的資金吧?請優先對本行還款。」

「如果只針對特定的銀行還款,債務重整計劃將無法成立。」

「不,總之,請先對戶頭進款。」

「這不行。拜託您,請您諒解。」

就像禪學問答般,一直延續這種沒有結果的對話。
對於之前一直都沒機會說明的銀行,要從頭說明我們的狀況,更是花時間。

「其實我們要展開新的企業收購,同時推行大規模的重建計劃……因為這樣的緣故,從明天起,我會再次前往向您說明,我明白這樣很令您為難,請見諒。」

奧野先生掛上電話,這才「呼~」的一聲,吁了口氣,並伸了個懶腰,這時已是下午一點多。電話的對應告一段落後,接著是多家銀行的負責人在沒事先預約的情況下,突然直接闖進總公司來。就算來到了公司裡,談話的內容還是和電話中講的沒什麼兩樣,隔著桌子展開的問答,即使地點移往會議室,還是一樣反覆進行著。

面對這堪稱是晴天霹靂,突如其來的債務重整要求,每家銀行都顯得殺氣騰騰。

在月底當天,我們直接到SG銀行拜訪,說明我們的情況。對方是由代理課長和負責人出面對應,這位代理課長感覺就像是怒火上湧般,語氣加重,強勢逼迫我們要還款。

「總之,請馬上加上社長的個人擔保!」

「如果您同意債務重整,我們會加上個人擔保。」

「請你們先展現誠意。否則債務重整檢討根本提都別提!」

「我們無法獨厚貴行。對每一家銀行,我們都會以加上個人擔保作為債務重整的條件。」

又是同樣的事一再反覆。但面對奧野先生那堅毅的態度,代理課長可能是覺得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以不耐煩的口吻放話道:

「我們是專門放款的人,勸你最好別小看我們。再這樣下去,我們會更換成8月底到期的借款票據哦!」

奧野先生聽聞這名代理課長的威脅,憤然對我說了一句「我們回去吧!」,就此起身,二話不說便匆匆離開SG銀行。

「奧野先生,怎麼啦?表情這麼凝重……」

「那名代理課長太過份了。銀行更換融資用的票據,這不是一般對付延遲還款的手段。他大概不知道我是銀行出身,才這樣威脅我,但這種虛偽的手段太惡劣了!」

這位SG銀行的代理課長,在隔天8月1日也打了電話給我。當奧野先生代我接聽時,聽說他仍舊堅持要我們「馬上加入個人擔保。拿出誠意來!」。為之傻眼的奧野先生對我說:

「聽說SG銀行的負責人昨天也打電話給RBS的小原先生。小原先生說『他打電話給我,像發狂似的嚷嚷著,你這是在騙我嗎!快想想辦法!』。RBS明明已經與經營無關,銀行竟然還向他們傳出我們延遲還款的消息,這麼做本身很不應該。完全違反銀行的保密義務。」

「真傷腦筋……」

「再這樣放任他們為所欲為,恐怕會對整個債務重整計劃帶來影響,我們要出狠招了。」

「怎麼做?」

「以我個人名義向分店長寄出一封抗議信。而且是以附郵寄證明的內容證明郵件……」

「抗議信……這樣沒問題嗎?」

接著,奧野先生在8月3日真的寄出一封抗議信。內容要點為

・銀行有違反保密義務之疑義。

・以更換借款票據威脅。

・以『拿出誠意來』這種黑社會常用的話語,強勢要求個人擔保。而且對於債務重整是否可行的檢討要求提出數字根據,但在展開重整的前提下,要提出數值是不可能的事,卻又以此作為基準,這根本就矛盾。

・我(奧野先生)比一般的銀行員更加看重對「公平性」的解釋。身為優質銀行的SG銀行採取這樣的對應方式,令我不禁大感錯愕。我要求紳士風範的對應。

「提、提出這樣的抗議好嗎……?」

看過內容後,我急忙如此詢問,奧野先生心意堅決的應道:

「這麼點程度的抱怨,不會有事的。不過,沒得到你的最後同意就自行寄出,真的很抱歉。這次是以我個人名義和個人印鑑加以通知,所以請當作是『奥野擅自的行為』。不過,對於個人擔保的要求,請務必一律對外說『這需要奧野的同意』。」

「奧野先生,這是你基於自己的職責,為了保護我和公司才這麼做,所以我不會責怪你。下次和SG銀行談判時,我會好好向他們傳達『我也同意,而且是採取同樣的想法』。既然已全權交由別人來處理,不管是好是歹,我都不會有半句怨言。我會負起最後的責任,所以你就放手去做吧。我們一定要克服難關。」

我如此回答,更加堅定決心,要正面迎擊今後將會反覆與銀行展開的血淋淋交涉。
另外,送出內容證明到SG銀行後,他們可能是大為吃驚吧,隔天代理課長和負責人的態度明顯有了180度的大轉變,對債務重整改為展現積極正面的態度。

 

2008年9月

接受法院的正式裁決後,終於得以將funfun納入OWNDAYS旗下。離當初決定收購,參與投標,僅隔了三個月。
不過,有件事現在才敢攤開來說,其實這時候,最重要的收購資金還沒有半點眉目。

在參與投標時,OWNDAYS本身的營業額和收益正逐漸改善,所以我們認為,如果是收購新企業,應該能從個人投資家、創投企業、銀行那裡調到新的資金才對,因而展開積極的策略,但之後由於我坐鎮指揮的高田馬場店失敗,以及雷曼兄弟事件帶來的不景氣雙重影響,使得OWNDAYS周遭的環境更加惡化。資金調度不如預期。好不容易收購成功,但實際情形卻是收購資金完全沒有具體的眉目。

到最後,完全籌不到新的資金,我拿出個人的所有財產和存款,請親人將他們從我過世的父親那裡繼承的資產全部售出,我再向他們借這筆錢,並以個人名義,以很高的利息向個人投資家請求短期融資,好不容易才備齊了2億日圓的收購資金。這筆資金,我全數以個人名義出借給OWNDAYS,這才完成了funfun的收購程序。

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強度過難關,成功收購,到目前為止都還好,但OWNDAYS的資金調度變得比之前更加險峻,當真是入不敷出。到最後,我們甚至得檢討是否從明天起開始遲繳社會保險費和稅金。

原本想要一舉扭轉劣勢,而將funfun納入我們的集團中,但也只有短暫的歡喜。就像新店面的失敗,看起來像孩子可愛的惡作劇一樣,事態也以意想不到的形式,朝最糟糕的狀況急轉直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NDAYS再生物語 的頭像
OWNDAYS再生物語

OWNDAYS 再生物語

OWNDAYS再生物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