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
受到雷曼兄弟事件的影響,日本也開始被突如其來的這波不景氣浪潮吞沒。各家大型製造商陸續宣布減產和裁員。安倍前首相、福田前首相都只執政1年便拋出政權,麻生首相就任後,不斷的念錯字、失言,內閣支持率多次跌到20%以下,但民主黨讓輿論站在自己這邊,贏得歷史性的大勝利,完成戲劇性的政權交替。
但對於如此動蕩的政局,以及悄悄逼近的不景氣暗影,顯得事不關己,漠不關心的年輕人,一樣昂首闊步於日本數一數二的大終點站「池袋」。
面向池袋站西口車站前的圓環,掛著醒目招牌的店面,正是OWNDAYS的總店,通稱「池西店」。
最近我們將總公司移往原本當倉庫使用的池西店2樓和3樓。為了削減經費,而將過去所待的「忽滑谷大樓」退租,雖然空間變窄許多,但有多餘空間的池西店上方樓層,我決定加以有效運用。
總之,這陣子想的都是如何降低成本,只要是能削減的經費,就算只有1圓也好。而且不是抱持著悲壯感,而是思考有什麼點子可以削減經費,享受這樣的節約。像這種「儉樸節約」的精神,已成為公司的文化,深植人心。
而我就任OWNDAYS社長,轉眼已1年3個月過去。
就任1年後正式推展的加盟發展,進行得比預期來得順利,成果豐碩,總部的主要部署也開始發揮功能,OWNDAYS連續每個月的收入和利潤都增加中。
但創始人和前經營高層留下的高額負債依舊重重的壓在經營上,要完全解決無力償付的問題,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資金調度也常走在危險邊緣,而與各交易銀行間的關係想要正常化,目前也還沒半點眉目。
最近對於銀行,以及看準有機可趁,想對我們高利貸款,以便宜價格買下股票轉賣的投資公司,我已厭倦與他們的交涉,對來自金融機關的支援完全死心,心中拿定主意,認定唯有靠自己創造出的現金流量來實現「成長」,才是消除高額負債,讓OWNDAYS出頭的唯一方法,我們全力集中在擴大店面數和提升營業額上,心無旁騖的向前邁進。
然而,眼前還存在著一個必須跨越的大問題。
那就是「決定性的知名度不足」。
當時在日本全國共有59家店。若光從店面數來看,在「三種價位眼鏡」這個領域的連鎖店中,我們正躍升為業界第三的位置,但展店的地點幾乎都偏向散布在地方上的中、小規模商業設施,而在東京、大阪、福岡這類的大都市圈中心,或是其郊外的永旺購物中心、LaLaport等知名的大規模商業施設裡,幾乎都沒設立店面,所以「OWNDAYS」的認知度一直都沒提升。
尤其是進軍新的地區時,我多次深切感受到我們的知名度不足有多吃虧。
對消費者而言,「沒聽過=不安」,而眼鏡這項生意,「安心」和「信任」嚴重左右了營業額,知名度不足相當不利。
因此,知名度低的OWNDAYS儘管煞費苦心開設新店面,但要讓當地的人們了解我們,提升營業額,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照這樣下去,不管等再久,OWNDAYS也無法搭上強力的成長軌道。
我每天持續展開摸索,思考有沒有不花成本,而又能解決知名度不足這個「不利條件」的好點子。
「乾脆全部半價賣吧。」
「咦,店裡的商品全部半價販售是嗎……?」
「沒錯。店內商品全部半價,眼鏡含鏡片,只要2,500日圓起。這樣的話應該頗有話題性。就算沒有知名度,但只要在新店開幕時,大動作打出『店內商品全部半價!眼鏡一副2,500日圓起!』的宣傳口號,應該就會大排長龍吧?」
(這個人又提出怪點子了……)
以明石為首的營業部眾人,見我在開幕促銷企劃會議中提出「商品全部半價」的提案後,半晌說不出話來,似乎聽傻了眼。
但我不懂得看現場氣氛,還加重語氣,繼續往下說。
「現在所做的降價20%,太不乾不脆了。這樣不會引爆話題,而事實上也沒提振營業額。現在難得要進行開幕促銷,就得大動作的炒熱氣氛才行。
既然要做,就當作是開幕的廣告宣傳費,乾脆0圓贈送吧!嗯,這樣也行。就算半價也還是不夠乾脆。好!前500名一律免費贈送,就這麼辦吧!!」
「不不不,請等一下。再怎麼說,免費也太過火了……。至少用半價試一次再說吧。」
在新店面開幕的促銷企劃會議中,這半價販售的提案,不光營業部反對,其他部門的部長們同樣反對聲浪四起。
「以半價販售真的沒問題嗎?現在賣5,250日圓就已經很吃緊了呢。如果降到2,500日圓以下來賣,會嚴重赤字吧?」
凡事都很謹慎的長津,語帶不安的提問。我出示自己模擬過的數字,像在說服他似的應道:
「沒問題的。你看這個。會有利潤。經模擬後得知,就算鏡架的進貨單價不變,但如果能賣出現在三倍的數量,儘管獲利率下降,但還是能保有『利潤額』,這是計算的結果。如果整體的販售數量增加,也有可能進一步降低進貨單價。就算價格調為半價,但只要能賣出現今3倍以上的數量,應該會得到同樣的利潤,如果順利的話,甚至會更高。
不過,就算沒有利潤,只要沒出現赤字,就絕對有嘗試的價值。想到它能成為話題,作為廣告宣傳,光是獲得的知名度就已經很划算了。既然要做,就得徹底做得極端一點才行。」
「是……。你說的道理我懂,可是,如果突然有3倍的顧客湧入,工作人員應付得來嗎?應該也會引來很多抱怨吧?」
「我常看著店面在想,OWNDAYS的店面和員工平時似乎特別閒。還保留了許多餘力。如果新店面的開幕促銷來了比目前多2~3倍的顧客,只要先暫停眼鏡當天交貨,並將鏡片加工的工作轉給其他店處理,應該就會有足夠的餘力可以應付。」
「就算將鏡片加工的工作轉往其他店,但要是顧客增加為2倍、3倍之多,就無法好好接待客人。而且檢查勢必得花固定的時間……。」
「不,這樣反而好。只要顧客蜂擁而來,將自己逼入異常忙碌的狀況下,則所有員工就非得追求工作效率不可了。『無謂的作業』勢必會就此被逼得現形。如果是悠哉的工作,絕對無法發現什麼是『無謂的作業』。
而在銷售結束後,只要活用這次的經驗,平日店面的業務也會變得更有效率。因此我才要在限定期間內打出比任何地方都還要便宜的價格──2,500日圓,吸引比平常還要多出數倍的顧客。而且也應該趁機會看清楚,店面的運作極限能到哪裡。」
「可是,如果極度重視接待客人的效率,那麼,會不會服務不周,引發許多客訴呢?」
「如果害怕客訴,則什麼事也做不了。倒不如說,大家必須有所成長,得以有效率的處理工作,即使多出2倍、3倍的顧客,仍舊能提供一樣的服務,得辦到這點才行。在實施半價銷售時,只要組織一個專門支援開幕的小隊,建立支援體制,累積這方面的方法技術,這樣就行了。」
「商品會不會不夠?如果為了預防缺貨,而增加店面庫存,接下來可能周轉率又會惡化,壓迫到現金流量……」
「的確,庫存令人不安,不過OWNDAYS的販售規模原本就小,所以為了強化進貨能力,必須大幅增加眼鏡銷售數量,提升購買力。從這個觀點來思考,不管是半價銷售還是什麼都好,只要庫存周轉率能大幅提升就是好事。」
管理幹部們以我提出的半價銷售當議題,展開一番激烈的爭論。而我也像是和自己對話一樣,一一回答管理幹部們的不安,並整理我的論點。
我一直想透過「店內商品全部半價」這種極端的銷售方式,挑戰覺得不可能辦到的遠大目標,讓員工們體驗達成目標的喜悅,藉此更進一步引導出員工們的能力。
總之,我想挑戰讓大家團結一心,這次一定要成功,在每位員工心中留下光榮的印記。在這種想法的驅使下,我大力推動實施全部商品半價銷售。
「我認為半價銷售也未嘗不可。總之,就盡力去做吧,如果不行,下次就取消,這樣不就行了嗎?」
原本一直靜靜聆聽眾人你來我往的奧野先生,突然打斷討論,開口說道。向來行事謹慎的奧野先生,難得會做出攻擊性的發言,所以管理幹部們皆以意外的眼神緊盯著奧野先生瞧。
「過去業界沒人做過的破盤價,由OWNDAYS來做,其價值非同凡響。所幸我們的財務內容雖然進步幅度不大,卻是紮紮實實的朝改善的方向邁進。以前雖然是在加護病房深受出血不止所苦,但最近終於轉往一般病房,感覺已恢復到可以吃一般醫院餐的程度。
今後已不是處在只需要靜養即可的階段,而是邁入開始為出院做復健,努力恢復體力的階段。第一步就是為半價銷售定位,只要讓全公司都能成功不就好了嗎?。或許是讓重生的OWNDAYS升起狼煙的時候了。就試著照社長說的去做,在業界掀起一股亂流,這樣不也很有意思嗎?」
「好!」
「就放手做吧!!」
「拚了!」
在某人發出的振奮叫喊下,充滿無言決心的同意,支配了整個會議室的空氣,隱隱傳來震動。
自從我就任OWNDAYS的社長以來,從沒在會議室裡度過如此充滿霸氣、積極的沉默時光。我感受到幹部們團結一心,這令我全身雞皮疙瘩直冒。
就這樣,我們決定一開始先在沖繩縣第一家開幕的「OWNDAYS名護店」開幕促銷中,實行「所有商品半價」。
這家「OWNDAYS名護店」,是沖繩縣內無人不曉的地區知名連鎖折扣店「Big1」加盟後,第一家開幕的加盟店,是值得記念的OWNDAYS進軍沖繩的1號店。
關於開幕企劃,目前還沒有任何實績,究竟能得到多少收益呢?視情況而定,甚至有可能會出現赤字,我向Big1的玉城社長提到所有商品半價銷售的提案後……
「挺有意思的嘛。我們是沖繩第一的折扣店,所以這樣正好。就算會出現赤字也無妨,就放手一試吧!」
他馬上一口答應,爽快的允諾。
(不愧是在沖繩無人不知的地區經營知名企業的社長,很快就做出決策,最重要的是器量不凡……)我對他無比感佩,同時心想(這次絕不能失敗……)暗自繃緊神經。
就這樣,在「名護市」這個從那霸市內搭車約兩個小時車程的場所,位於貫穿沖繩南北的國道58號線沿途的「Big1名護店」店內的一隅,一間僅僅不到10坪大的小店裡,OWNDAYS以「店內所有商品半價!!」這個堪稱魯莽的開幕促銷方式,首次進軍沖繩。

2009年6月19日
在日本國內被視為一處特別的場所,深受人們親近喜愛的沖繩。蔚藍的大海、雪白的沙灘、耀眼的陽光。副熱帶氣候特有的豐富自然與琉球的傳統文化,至今保有其濃濃色彩的沖繩,不斷吸引遊客造訪。而往南北延伸的沖繩本島,每個地區都展現出多采多姿的樣貌。
不過,我們沒有那份餘裕好好感受這種「樂園之島」的悠閒氣氛,一直在緊張與不安中,迎接名護店開幕日的到來。
開店準備幾乎都已完成,員工們正忙著對迎接顧客的準備做最後確認時,我獨自前往BIg1事務所借影印機用,大量印出以紅字寫著「所有商品半價」的A4用紙。
而當我兩腋捧著大量的傳單回到店內後,我獨自一人就像要用傳單將店內牆壁全部覆蓋般,一直貼個不停。明石見狀,困惑不解的低語道:
「好驚人啊……。這怎麼說好呢,簡直就像……」
「很低俗吧(笑)。這麼一來,時尚的眼鏡店也變得什麼都不是了。不過現在就這樣沒關係。總之,不管是低俗,或者會被認為是廉價商店都無所謂。得先讓顧客大批湧入才行,如果不想辦法多讓一名顧客走進店裡,現在的OWNDAYS就無法邁步向前。」
終於來到早上十點,充滿沖繩風的蔚藍晴空一望無垠,6月特有的強勁南風「夏至南風」開始舒暢的吹拂而來。鮮紅的「所有商品半價」傳單貼滿整個牆面的OWNDAYS名護店,已即將開幕。
打開店面大門,馬上便有幾名顧客快步跑進店內。
(很好!一定會大賣。)
可惜我的開心維持不久。一開始的幾名顧客買完後,突然就再也沒人光顧。
都沒人來……。
在昨天之前,我們在附近的住宅街發出數萬份以上寫有「店內商品一律半價!眼鏡一副2,500日圓!」的夾報傳單,還在電視上廣告,但在開幕時,走進店內的顧客竟然只有3人。而且其中1人還是在名護店打工者的家人。
之後稀稀落落有客人走進店內逛,但幾乎都是BIg1的合作廠商或相關人員前來購買捧個人場。
(不妙……難道這次又失敗了嗎?)
一年前,在高田馬場車站前嘗到的痛苦經驗,又一次在我腦中浮現。明石也汗流不止,不過這絕不是因為沖繩天氣炎熱的緣故。已嘗過很多次的那種「討厭的感覺」,再次支配我全身。宛如有人用冰柱從我背後滑過的那種寒意。
(我都拿出如此具有震撼性的價格了,竟然還是一樣沒半點影響……。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打造出眼鏡的人氣店呢……。)
空蕩蕩的店內,所有商品半價的傳單在冷氣吹出的涼風下,空虛的擺動著。員工們因為無事可做而一味擦拭著眼鏡。
正當我面對這副光景,被不安重重打倒,雙手抱頭時,BIg1的玉城社長前來。才一轉眼,開店到現在已快要兩個小時,但營業額卻只有1萬日圓左右。再這樣下去,這次的開幕促銷將會嚴重赤字。我深感歉疚,低著頭向他問候。
「不好意思……如您所見,都沒有顧客前來。」
不過,玉城社長緩緩望向沒顧客上門的店內,拿起眼鏡,像在逐一檢視般四處查看,不知為何,他的神情不同於我們的焦躁,總是笑咪咪,顯得很滿意。
「嗯。不錯。店內布置得很好。銷售的感覺也不錯。這樣看起來很熱鬧,不是很好嗎。放心,沒問題的。沖繩這裡就是這樣。早上不會有客人上門的,因為天氣熱。就慢慢等客人上門吧。社長,肚子餓了吧?我們去吃沖繩蕎麥麵吧。」
他說完後,不顯一絲怒意或不安,很滿意的走出店外,等我坐上車後,他開車載我前往位於名護市內的知名沖繩蕎麥麵店「宮里蕎麥麵」。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吃「沖繩蕎麥麵」。
如今我每個月到沖繩時,幾乎三餐都吃「沖繩蕎麥麵」,愛不釋手,但當時的我對於感覺沒顧客會上門的開幕促銷,以及名護店今後的營業數字,感到很在意,實在無法好好享受這第一次品嘗的沖繩蕎麥麵。
然而,玉城社長沒理會我的感受,倒是顯得很開心。他不斷說「多吃點」「嘗嘗看軟骨肉和排骨肉的差異」,頻頻把肉夾進我碗裡。
而待我們以沖繩蕎麥麵填飽肚子後,玉城社長一面用牙籤剔牙,一面看錶,緩緩站起身。
「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
(到底是什麼差不多了……)
我不安的坐上車。沉默無言的車內,瀰漫著尷尬的氣氛。然而,過沒多久回到店內後,在那裡等著我們的,竟是意想不到的「驚人光景」。
(咦……這人潮是怎麼回事……)
BIg1的入口處大排長龍。
我急忙撥開人群,進入Big1店內,想確認這長長的隊伍前方是什麼情況。
(等等,真的假的……這些人難道都是要到我們店裡光顧……?)
長長隊伍的前方,竟然就是我們OWNDAYS。而OWNDAYS狹窄的店內,已經容納不了人,而在Big1店內拉起繩子,進行入場限制。
我張著嘴,久久無法合上,一時無法理解眼前的狀況,玉城社長則是一副早在預料之中的表情,向我說明道:
「這是因為沖繩人早上起得晚。一大早的生意,向來都沒人上門,這是常識。不過,一旦過午,到了現在這個時間,就是這種情況,晚上想必會像慶典一樣熱鬧哦。」
果真如玉城社長所言,下午3點過後,客人變得更多,到了傍晚時,能容納100多輛車的停車場裡,已無法再容納車輛進入,店門前的國道58號線,因為要到OWNDAYS光顧的顧客眾多,車子大排長龍,因而造成交通阻塞。
到店裡買了眼鏡的顧客,開始口耳相傳,或是以電話和電子郵件向周遭的親朋好友通報道「這裡開了一家眼鏡店,眼鏡又好又便宜!」,所以到了晚上七點多時,店內已完全陷入混亂狀態。
這時前來支援開幕促銷的,有來自總部的明石,以及九州地區的兩名員工,一共只有三人。
(真是出乎預料之外。明天開始可有得忙了……得趕快找人來支援才行……)
我打電話給任職於總公司商品部,擔任過店長的奥田和宏。
「噢,奥田啊,你趕快來一趟!」
「咦?去哪裡?」
「沖繩啊!沖繩!半價銷售忙翻天了,你現在馬上到沖繩來!」
「咦……好。我明白了!」
奧田搭隔天一早的班機抵達那霸機場,直奔名護店。
就這樣,以當地雇用的三名員工,加上從總部來支援的四人,一共七人,就此展開第二天的銷售。
第二天早上也和第一天早上一樣,一開始很平靜,但中午一過,客人便陸續增加,湧入比首日還多的顧客,店內瞬間又陷入混亂場面。
蜂擁而來的顧客、因忙著接待而眼花繚亂的員工、就像遭到搶匪洗劫般,變得空蕩蕩的商品架。待我們回過神來時,轉眼已到了關店時間。不太記得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何事。甚至連對時間的感覺也沒了。總之,光是接待眼前像海嘯般不斷湧來的顧客,大家就已竭盡全力,待回過神來時,已經入夜,一天就此結束。就像這種感覺。
開幕第二天的深夜零時。
面向馬路的招牌電燈熄滅,停車場變得昏暗。亮光從店面的窗戶逸洩而出。員工個個聲音沙啞,筋疲力竭,一副快要累倒的模樣,處理著第二天的關店收拾工作。
我坐在外頭停車場的擋車墩上,獨自望著店內的模樣。
這時奥田拿著咖啡和香菸走近。我們兩人並肩而坐,拉開罐裝咖啡的拉環,一同咕嘟咕嘟的暢飲。之後我馬上叼起了菸,而奥田就像黑道電影裡的小弟般,迅速取出打火機,手擋著火,替我點菸。我們兩人抽著菸,默默望著店面,半晌過後奥田才低語道:
「不行了。我要哭了……。」
「什麼啊?」
「社長,你第一次到OWNDAYS來的時候,我們不是見了面嗎?坦白說,當時我心想,完蛋了。唉,這家公司沒救了,得找其他工作才行,而開始頻頻看求職網站。但只過了一年多的光景,就變成現在這樣。沒想到OWNDAYS竟然會來這麼多顧客……
雖然現在累得筋疲力竭,但我萬萬沒想到會來這麼多顧客,讓我累成這樣。真的。哎呀,今天在營業時,我有多次在吆喝的同時,差點就哭了出來。」
大阪出身的奧田,眼眶泛淚,操著濃濃的關西腔,喜溢眉宇。他說的這番話,道盡了青春的一頁,奧田那滿是溼淚的側臉,實在是又髒又醜。
「一開始都是這樣。別為了這麼點小事就感動成這樣嘛。今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為OWNDAYS要成為日本第一。」
坦白說,我也差點就哭了,和他感同身受,但要是被他察覺出我的心境,實在很難為情,所以我擺出「這是理所當然」「打從一開始就全都按照我的計畫在走」的態度,耍帥的說道。
「照這樣子來看,明天可能會來更多客人。我會全力打拚。從明天起,我會拿出全部的幹勁來,不讓社長專美於前!」
奧田擦拭著淚水與鼻涕,意氣風發,喜形於色的回答道。
這位大叔那沾滿鼻涕,髒兮兮的哭臉,實在難看,但同時又有一種說不出的美。
「促銷還會再持續三天。比起第一天,第二天因為人們的口耳相傳,顧客增加不少。照這樣下去,從明天起就是星期六日了,應該會有大批顧客湧入店內。這次等在前頭的,將會是作好的眼鏡交貨時的擁擠情況。奥田,你可以暫時留在沖繩幫忙,直到名護店一切都步上軌道嗎?」
「當然可以!包在我身上。我會搞定的!!」
「謝謝你。」
我將抽完的香菸放進手中的空罐擰熄,朝奥田的肩膀用力一拍。
「對了,忘了說,你從今天起要住的飯店,離這裡有三個多小時的車程。」
「……。」
「明天早上九點要到店裡來哦。」
「……。」

2009年 8月
開幕所有商品半價銷售真正大暢銷,是繼名護店之後開幕的「PARK PLACE大分店」。 
這家店是IMGC公司的菅社長所開的加盟店,他是我在就任OWNDAYS社長前,就已有多年交情的好友,而且其公司大本營就設在大分。菅社長對於開幕所投注的熱情相當驚人,早在開幕一個月前,就充分活用當地企業的管道,努力發揮口耳相傳的功效,並投注大筆資金,反覆在電視和廣播上播放廣告。
而我們總部方面也根據名護店的經驗和失敗的反省,從各地聚集了精挑細選的開幕支援成員,組成開幕支援小組,以萬全的準備來到大分縣大分市。
開幕前一天,我們將大力主打「眼鏡一副 2,500日圓!」的傳單夾進各家報紙中,店裡也熱鬧的貼滿「眼鏡一副2,500日圓!」「開幕記念,店內所有商品半價!」的紅字。
(高田馬場店開幕時,那場宛如噩夢般的回憶,似乎能就此消除了……)
在開幕前一天,儘管還在進行開店前的準備工作,但我望著許多路過的行人很想走進店內的反應,心中頗為感慨。這時,法人負責人塚田先生笑咪咪的朝我走來。
「離開幕已經剩不到一天了呢。引來好大的回響啊!因為大家一收到傳單,全都睜大眼睛說『啥?只要2,500日圓就能配一副眼鏡?』。哈哈哈。過去我經歷過各種店面的開幕,不過還沒看過人們在收到傳單時是這種反應。這次的半價銷售一定會成功!」
塚田先生開心的比出勝利姿勢後,再度補充新的傳單,快步朝購物中心的入口處跑去。

2009年8月7日
開幕當天終於到來。天一亮,我馬上彈跳而起。望向時鐘,離開幕時間只剩一個小時了。我以為已經吩咐過飯店櫃台要Morning call,但似乎是我一時忘了。我急忙換好衣服,跳上計程車,趕往店面。
(這次我有絕對的自信。在沖繩有那麼多顧客湧入店內,所以這家PARK PLACE店一定也會成功。我要趁這次機會,好好洗刷高田馬場店的汙名,將管理幹部們對開幕的負面回憶完全消除。)
我抱持這個想法走下計程車,走進大分縣內以最大規模傲視群倫的知名商業施設「PARK PLACE大分」。
然而,我心中還是很擔心高田馬場店的噩夢會再次上演。我走進電梯,按向二樓按鈕的手微微顫抖。電梯門一開,我先做了個深呼吸,下定決心,邁步向前,朝OWNDAYS店面所在的方向走去。接著繞過轉角,來到可以望見店面情況的位置……
眼前是眼神悲戚,呆立原地的塚田先生、明石、羽田本部長、開幕支援成員,他們頹然垂首的模樣。
(啊……竟然又失敗了……)
我感到全身血氣盡失。身上穿的T恤突然變得像鉛塊一樣重,當場癱坐在地。遠處傳來電影《教父》的主題曲。
(為什麼老是這麼不順利……又失敗了……)
我心裡詛咒著自己的無能和運命的捉弄。

我猛然驚醒,從床上彈坐而起。
……原來是夢。
我全身滿是溼汗。時間還在早上7點30分。正在演奏教父主題曲的,是我擺在枕邊的手機。我望向手機的螢幕畫面,上頭顯示「來電者:塚田」。打電話來的是塚田先生。
「喂!啊!社長!好、好驚人啊!來、來了好……好多人啊!」
從電話另一頭傳來塚田先生興奮的聲音。彷彿塚田先生的口水隨時都會從手機通話口噴出一樣。
「離開幕明明還有兩個多小時,但已排了將近30個人!來這麼多人,也許會挨館內的人罵哦!哈哈哈。我聯絡管理事務所,想請他們派兩到三人來指揮交通。社長,請你也早點來!以排隊的人龍當背景,大家一起拍張記念照吧!如果以部落格向全國的員工發送這張照片的話,大家一定會充滿幹勁的!」
我真不敢相信,剛才做的噩夢還留在我腦中,尚未散去。在半信半疑下,我急忙換好衣服,坐上計程車。
20分鐘後,我抵達PARK PLACE大分店一看,果真如塚田先生所報告的,在面向OWNDAYS店面的入口處,排了長達數十公尺的人龍,引領期盼OWNDAYS開幕。
(好耶!)
親眼確認所有商品半價銷售大為成功後,擋在我眼前的濃厚烏雲突然一掃而空,有種撥雲見日的明亮感,我細細品味這份喜悅,獨自擺出勝利姿勢,高高的一躍而起。
接著我衝進即將開店的店內,慰勞每位員工的辛勞,將大家聚在店內中央,圍成一個圓,大聲吆喝,想讓大家拿出幹勁來。
「該怎麼吆喝好呢?」
塚田先生問。
「這個嘛……就喊『耶耶噢!』吧?」
「咦,要喊耶耶噢?不覺得有點土嗎?」
「嗯……那改成Yeah!Yeah!OWNDAYS!如何?」
「更土。(眾人哄堂大笑)」
「怎樣都好啦,快點開店吧。」
大家笑著圍成一個圓,大聲喊著「Yeah!Yeah!OWNDAYS!」,拳頭抵在一起,用力往上舉,充分展現鬥志。
如今在全球的OWNDAYS,每次只要一有活動,大家就會一起大聲如此吆喝。這有點土,又讓人有點難為情的口號「Yeah!Yeah!OWNDAYS!」,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
「那麼,OWNDAYS就此開幕!」
羽田本部長大聲宣布後,就像是受大批湧入的顧客所強迫似的,原本預定10點的開店時間,決定提前三十分鐘,成為大分縣1號店的OWNDAYS PARK PLACE大分店就此開幕。
開幕的同時,在外頭排隊的顧客像雪崩般,一下子全湧入店內。
或許是出自群眾心理,大家爭先恐後的伸手搶商品,擠向櫃臺,如同被吸往視力檢查服務處一樣,一個一個前往排隊。員工們被迫以過去無法比擬的飛快速度接待顧客。
「拜此之賜,現在就算沒用驗光機,只要看眼球就知道度數是多少。」
明石和長津等開幕支援小組的成員們如此開著玩笑,不顯一絲疲態,連日來為多達上百名的顧客完成了視力檢測。這家PARK PLACE大分店的開幕促銷大為成功的捷報,在全日本的OWNDAYS員工之間傳了開來,不光幹部們,對全國的員工們也帶來了莫大的自信和幹勁。
之後在全國各地陸續有新店面開幕,我們同樣都打出所有商品半價銷售的做法,每家店在促銷期間,都會湧入數百名顧客,多的時候甚至高達上千人。各家店都輕鬆達到目標營業額,每次開幕時的營業額預算都會愈設愈高,而公司整體的營業額也以超乎預期的飛快步調急速成長。
新店的開幕熱潮,在全盛時期平均一個月開九家店,有些月份甚至平均每三天就有一家店在國內某處開幕。開幕小組的成員中,也陸續有人因過勞而倒下。
現在的OWNDAYS,如果採用和當時一樣的工作方式,恐怕會被稱作是「超時工作、黑心企業」,遭受世人強烈抨擊,足見當時的工作情形有多麼吃重,但那時大家根本不在乎這些,想到前不久,OWNDAYS還差點倒閉,可算是眼鏡界的失敗組,如今竟然能湧入這麼多顧客,這個事實令眾人無比興奮,幾乎天天都有新店面在全國各地開幕,強烈感受到公司整體急速成長的這份充實感,所以對於開幕熱潮的這種「吃重的工作方式」,大家都很樂在其中。
最後,所有商品半價銷售在全國各地推展開來,時間長達365天以上,總銷售眼鏡數超過10萬副,營業金額也高達5億日圓以上。當然,這段期間也收到許多客訴,OWNDAYS打開知名度,加速成長的同時,也給不少人一種「廉價商店」的負面印象,不過,拜這種大規模銷售的動員和收益之賜,原本一概無法取得融資的OWNDAYS,之後在短短2年的時間裡,得以有50家店開幕,多得數不清的瑣細業務程序,也得以就此提升。
而重要的是,這肯定是一個重大的轉捩點,它醞釀出「要時時挑戰極限,不畏懼」這個堪稱是現今OWNDAYS主幹的文化。

「真是了不得啊!」
結束開幕熱潮後,我回到睽違已久的總公司裡,奧野先生笑容滿面的前來迎接。
「就像慶典一樣。員工們就像變了個人似的,充滿活力的接待客人。大家的肉體都很疲憊,但精神上卻滿是充實感。員工們之間團結一心的感覺愈來愈強烈,每個人都開始充滿自信的面對工作。這是以前的OWNDAYS所無法想像的。感覺朝我當初想改造的公司樣貌稍微邁進了一步。」
我感慨良深的說道,脫下變得皺巴巴的夾克,一屁股坐向會議室的沙發。奧野先生也迎面坐下。
「不過,不管哪家新店開幕,都引起很大的回響呢。雖然忙得很高興,但顧客到底是中意哪一點,老實說,現在還是無法正確掌握成功要素為何,有點不知所措。」
「不久前,各家牛丼連鎖店的價格降至300日圓以下時,營業額不是有爆炸性的成長嗎?我認為各種東西的價格,都有一個會改變市場常識的分界點(breakpoint),就像『只要降至這個價格以下,大家就會瘋狂搶購』那樣。」
「分界點是吧……。」
「該怎麼說呢,我認為那是在消費者之間根深蒂固的印象,以眼鏡的情況來說,以前大約1萬日圓以下就是分界點,但現在這個價位則變得很理所當然。就算是5,000日圓也不足為奇。不過,『眼鏡一副2,500日圓』,或許真是沒人見過的價格吧。就這樣點燃了爆炸的引信。就像這種感覺吧。
不過,這終究只是游擊戰。只會耍小聰明的廉價生意,無法一直持續下去。而且顧客的滿意度也不高。說到銷售的收益,始終都只像是應急用的『麻藥』一樣,所以在染上毒癮之前,如果不巧妙利用這股氣勢,早日讓OWNDAYS轉為能正常獲利的健康體質,則眼前的喜悅也將轉瞬消逝。一定會走進死胡同裡。」
接著來到2011年3月
位於九州最大的鬧街中洲南端的知名購物中心「CANAL CITY博多」,我們值得記念的第一百家店,決定在此開幕。
當初就任OWNDAYS社長時,我貼在牆上的目標即將實現。只花了短短不到3年的時間。而達成目前最高的結算盈餘,也即將一併實現。
然而,這時誰都沒料想到「前所未有的大災難」即將襲擊日本全土。
陶醉於成功歡樂中的這段時間,著實短暫。我們將再度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轉瞬間被打落地獄的油鍋裡。
而且是落入過去完全無法比擬的絕望處境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NDAYS再生物語 的頭像
OWNDAYS再生物語

OWNDAYS 再生物語

OWNDAYS再生物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