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

位於東京臨海市中心的「Tokyo Big Sight」,是日本最大規模的國際展示場。設計成巨大倒三角形的高樓層部分,彷彿要壓倒來賓般,散發出一股獨特的存在感。現在,一場大型活動正在這座面積達25萬m²的展示場內舉行。這是一場讓各行各業的同業公會發表新商品、開拓新客戶的大規模展覽會,每天都有「電玩展」、「汽車/素材加工展」、「東京車展」等各式各樣的「展銷會」在此舉行。

無論是對日本企業,或是對有意開拓、加入日本市場的外國企業來說,這樣的展覽會無疑是展現自我的絕佳機會,說這裡是日本商業圈的最前線也不為過。而一年一度的「IOFT」也會在這裡舉行。那是一場日本最大規模的眼鏡展。這一天,我和商品部的幾個人也來到了「IOFT」的會場。

「喔──!這個!好帥!超帥的!真希望我們也能賣這種鏡框啊……」

會場上擠滿了人,不只日本,連國外的眼鏡界業者都趕來參加這場盛會了。在這片黑壓壓的人海中,我在一攤名叫「glasstec公司」的小攤位前停下了腳步,因為我被他們展出的鏡框吸引了。那些商品都是一些前所未見、具有衝擊性的款式,有充滿個性的形狀,也有設計成超厚黑色邊框的塑膠鏡框,這使他們在好幾百間鏡框廠商共襄盛舉的這個展覽會場中,散發出獨樹一格的耀眼光彩。

「確實是很酷,但是要賣這個有難度啊。這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款式,而且弧度太大了,沒有鏡片加工技術的員工根本弄不好吧。這種鏡框比較適合那種以狂熱愛好者為對象的精品店,絕對不適合我們這種連鎖店,會賣不出去的。好了、好了,去下一攤吧!走!」

跟我一起來觀展的商品部的山口通子,用一種看起來像「唉,真是的。社長又對那種看起來很麻煩的東西感興趣了……」的感覺,將我手中的鏡框拿走,逕自把它放回展示架上,然後拉著我的手催我前往下一攤。

「等一下,我還想再看一下。就是這個……我就是想找這種風格強烈的東西啊……」

就跟我心中描繪的理想藍圖一樣,這些正是「前衛」的鏡框。我站在這些鏡框前興奮不已,根本無法離開,「這些商品,難道不是專程為了OWNDAYS而準備的嗎?」看得我都快產生這樣的錯覺。

就像不願離開玩具賣場的少年一樣,我耍賴似的甩開山口的手,繼續欣賞那些鏡框,欣賞到幾乎忘記時間的存在。

「怎麼樣!這副鏡框很厲害吧?只有我們能讓這麼厚的塑膠呈現出如此美麗的弧形線條喔!」

這句話冷不防的從我背後冒了出來。我回頭一看,原來是一位頂著一頭捲髮、渾身散發出獨特時尚感的中年男子站在我身後,臉上還掛著溫和的笑容。

「您好,我是glasstec的中畑。看您的樣子,應該是很喜歡這些鏡框吧?」

這位捲髮很有特色的中年男子用略帶自豪的表情,遞了一張印著「董事長 中畑 健太郎」的名片給我。

「嗯,該說是喜歡嗎,怎麼說好呢……這實在是太棒了。」

收下對方遞來的名片後,我也慌忙的從牛仔褲的口袋裡掏出名片盒。

「您好,我是OWNDAYS的田中。」

「嗯?…………」

中畑社長才接過我的名片看了一下,原本的柔和表情就此消失。他皺起眉頭,明顯露出不悅之色。

「……OWNDAYS……哦……OWNDAYS的人是嗎……」

「您知道我們公司嗎?」

「說什麼知不知道的,你們以前可是讓我們吃足苦頭啊!你們剛起步的時候,我們明明盡心盡力的協助你們,可是後來呢?你們的要求變得越來越不合理。最後連好好依照你們的指定來做的鏡框,你們都硬要嫌說不合要求,還拒絕付款,所以我們的交易也結束了。我說你呀,完全沒聽說過這件事嗎?」

中畑社長拿到我的名片後,就像抽到下下籤一樣,連聲音都變得粗魯許多。

「啊……是這樣嗎?我不曉得有這麼回事。我……真的很抱歉……」

「嗯?這張名片……上面寫著『董事長』……哦~你是傳說中那位新來的年輕社長吧。對對,最近常聽說你的事喔。總之,請加油吧。不過那也跟我們沒關係就是了,因為我們不會跟你做生意。我先告辭了!」

「啊……請稍等一下!!那些事與我無關!我是為了重建才接手OWNDAYS的經營,與創辦人以及之前的經營高層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為了幫他們擦屁股,我也傷透了腦筋……」

我想起來了。早在我動身前往IOFT會場前,商品部的森山公博、奧田和宏就給過我忠告。這兩位都是從創業時期待到現在的老員工。他們說:「社長,您要去IOFT的話,請小心喔。我們公司以前可是到處找廠商合作,然後到處得罪人啊。所以展場裡八成會有『對OWNDAYS很不滿』的公司,您要是亂講話,可能會自找麻煩喔。」

我慌慌張張的拚命解釋。

這家令我感到震憾,直覺「想和這家公司合作,製作我們公司鏡框」的製造商,為什麼偏偏就是「以前得罪過的廠商」,未免太不走運了吧。

不過,我瞬間就迷上了這家glasstec公司的多件展示品。說這是一見鍾情也不為過。我無論如何都想跟這間公司合作,不想就這樣落寞的打道回府,於是我用力的拉住中畑社長的手臂加以挽留。

「請等一下!拜託。我真的跟創辦者沒有關係。當時的幹部也都離開OWNDAYS了。我們……只是名字照舊而已,現在已經完全是『另一家公司』了。」

「是嗎?那樣的話,反正沒付錢的事都已是過去的事,我也已經無所謂了,所以我不會再多說什麼。不過,我們的價格,和走廉價路線的你們合不來,而且我們的品牌也絕不會擺在OWNDAYS的店裡,所以再講下去也是浪費彼此的時間而已。抱歉,那我先走了。」

「不、請等一下!總之,能不能請您聽我說一下呢?一次就好,拜託了!呃……現在的OWNDAYS正要脫胎換骨。我們也想擺脫廉價商店的路線,樹立『品牌』。而我剛好在想,新的OWNDAYS店內就是需要這種充滿個性的高品質鏡框。就算我是白費力氣也好,能不能請您稍微聽我說一下呢?」

我激動地一口氣把話講完,總之就是拚了命的傳達我的想法。

「……我知道了。這樣的話,那等展覽結束後,請你到鯖江走走吧。我會留時間的。」

說完後,感覺中畑社長不想再被我占用他寶貴的時間,畢竟辦展覽相當忙碌。雖然還沒談到交易的事,但最後還是勉為其難,像要趕走什麼麻煩人物般,答應我下次約時間見面。

時間是兩週後。

地點是充滿專業技術的眼鏡聖地──福井縣鯖江市。

展覽一結束,我和商品部的高橋部長、山口通子三人,馬上去拜訪了位在眼鏡聖地鯖江市一角的glasstec辦公處。glasstec公司是一間獨立的中堅眼鏡製造商,員工約20人,總公司設置在以生產眼鏡聞名的福井縣鯖江市內。不但有知名品牌委託他們代工生產,他們自己也有獨立的品牌來與全國各地的精品店合作。

glasstec的展示間內擺著許多鏡框,這對我來說簡直像一座寶山。它們就像我一直在尋覓的傳家寶刀,不斷閃耀著絢爛的光輝。而且最重要的是,它同時具有傑出品質與高度設計感。

當時的OWNDAYS空有「SPA」的稱號,但實際上只是買下各家鏡框製造商的推薦商品而已,根本沒有一個能稱得上是「從企劃到生產管理,都是由我們自己好好執行」的情況,所以我們沒有「完全原創的鏡框」。

(這種好品質,以及前衛設計的鏡框,如果從企劃到製造,我們全部都能親手處理,然後將它擺進OWNDAYS店裡的話,以後就不必去蹚削價競爭的混水。而且,在全國性的連鎖店當中,尚未有人能以1萬日圓左右這種平易近人的價格來提供高品質鏡框。只要有這種商品的話,就能讓OWNDAYS整體的品牌變得更前衛……)

我當時相當興奮。

不過,這當然是「一分錢,一分貨」。

我們花了一些時間,誠心誠意地向中畑社長說明企業重建的經過,好不容易才消除了他對OWNDAYS的不信任感,讓他允諾往後會與我們交易,可是,想請他們代工生產我心中的高品質鏡框可沒那麼容易,因為他們提出的估價金額,全都不符合OWNDAYS的進貨成本價,全都是超出預算的「天價」。

「嗯……我能理解田中先生你們跟過去的OWNDAYS截然不同,也知道你們有心經營。如果是要談生意的話,只要你們能好好遵守條件也就沒問題了。但是要在田中社長所說的金額底下,做出這種品質的鏡框,那根本不可能。光是材料費就合不上了。我們會配合OWNDAYS付得起的額度,去想幾款適合『三種價位店』的低價鏡框,到時候再一起來製作那些鏡框吧。」

中畑社長如此應道,對於用我想要的品質與設計去製作鏡框一事,始終不肯點頭同意承包。

「我知道這是一個無理的要求。可是,我們並不是為了製作『常見的三種價位鏡框』而來拜訪中畑社長的。我們是為了尋求顛覆常識的品質與設計,並且想把這樣的商品擺進店裡,所以才來這裡請你們代工的。」

「說的總是比做的簡單啊。何況,光聽你們含糊的說『前所未見的設計』,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啊。我們也無法將自己的原創品牌賣給OWNDAYS喔。畢竟我們跟既有的合作商店之間,也有一些規矩要遵守。總之,這樣的話沒辦法再談下去。」

「我明白了。的確就像您說的那樣。我也是只憑著一股衝勁就跑來了,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我們就先回去吧。不過,既然都解開誤會了,跑這一趟也算是有價值。下次我們會帶著更完善的計畫過來,到時候可以再次占用您一些時間嗎?」

「嗯,我也是在做生意的,所以不管你們來幾次,我都會撥出時間。不過,那種抱持風險,原價過低的商品,我們是絕對不會做的。我也不是在懷疑你們,不過,要是之後你對我們說一句『雖然勉強作出了商品,但賣不出去。所以無法付你們錢』,像我們這種小公司搞不好會立即倒閉啊。關於這點,還請你們仔細思考過後再來找我們討論。」

「沒問題……我們一定會帶一份優良的銷售企劃過來。」

隔天一回到總公司,我便立刻召集了品牌策劃小組的秋山佳代子與坂部勝,然後三人一起討論「專為打造OWNDAYS新形象而設的獨創品牌」,接連好幾天都討論到深夜為止。

我們蒐集了許多風格相似、可以激發想像力的照片,然後用它們貼滿整面牆,再將它所呈現的「概念」或「賣點」轉化成文字、整理成資料。

若是普通的討論方式,那就太無聊了。

如果不讓OWNDAYS變得更特別,我們就沒有明天了。就算能勉強維持正常營運,但要繼續經營這種普通的眼鏡行,實在很無趣。我們可不是為了做這種事才踏進眼鏡業。

那麼,特別的眼鏡店……特別的OWNDAYS到底長什麼樣子呢?

我腦中浮現的是──某些地方前衛、脫離常軌,某些地方帶有刺激感,然而在這股危險的氣氛當中,又存在著一絲浪漫與溫和,看起來高尚、講究且時髦……。我將這種模糊的概念講給秋山與坂部聽,同時又與他們分工合作,三個人一點一點的將它整理成資料,讓它變成「任何人」都看得懂的實體資訊。一連好幾天,我們都沒日沒夜的埋頭進行這項作業。

兩週後,幫助「售價低廉的OWNDAYS」蛻變成「品牌化的OWNDAYS」的品牌概念摘要書終於出爐了。

走懷舊兼具摩登路線的品牌叫「John Dillinger」,具有攻擊性與前衛設計的品牌則叫「BUTTERFLY EFFECT」。

John Dillinger讓人遙想起1930年代前半的美國中西部時代,是在現代重新復甦的新古典主義系列。我們讓懷舊風結合現代裝飾,打造出具有深度的商品。每副鏡框的主題都是參考自某位名人,而鏡框上也會刻印出那個人的名字。

「BUTTERFLY EFFECT」就像這句「一隻蝴蝶在亞馬遜輕拍翅膀所產生的微風,將會變成地球另一端的颱風」所說的,以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只是換一副眼鏡而已)為契機,便能讓自己的人生出現巨大轉變。同樣的,搶眼的邊框設計能激發出內心深處的嶄新一面,展露出非比尋常的野性。

我們一面以這兩個品牌為中心,一面推出適合20~30歲女性的可愛流行品牌「FUWA CELLU」,以及適合商務人士,以銳利方正的金屬框為特色的「K.moriyama」,還有以日本製賽璐珞為材料,並透過鯖江的專家們的熟練手藝,一副一副精心打造而成的「千一作」。

再來就是最引人注目的「ULTEM」了。這是我們在glasstec公司發現的新材料。

這是很纖細的材質,塑形不易,幾乎還沒當過眼鏡材質使用過,甚至還運用在太空船上,是彈性絕佳的特殊材質「ULTEM樹脂」。

採用ULTEM樹脂來製作鏡框的系列有「AIR ULTEM」等等。由這種材料製成的鏡框僅9.4g,戴起來幾乎沒感覺,而除了具有超輕量的特色外,它還具有折不斷的柔軟性,以及點火燒也燒不起來的耐燃性。

這些充滿個性的品牌系列,至今都還在為OWNDAYS的店鋪增添色彩,而它們的基本概念,幾乎全都是在那個時候誕生的。

於是,我們再度拜訪了位於福井縣鯖江市的glasstec總公司。

「這麼快就來了啊?社長,您的手腳還真快啊(笑)」

「是啊!OWNDAYS沒錢又沒規模,賣點就只剩速度感了!(笑)先不說這個了,讓我們進入正題吧。能請您先看一下這個嗎?這是上次提過的,新OWNDAYS專屬品牌的概念與相關資料。雖然上面寫的,全都還只是一些夢想而已,連如何實現都還沒討論過,但是新OWNDAYS就是想成為一間『能全程靠自己打造出這些品牌』的公司。」

再度見到中畑社長時,我也沒多閒聊什麼,馬上就從包包裡拿出一本厚厚的展示資料交給他。這是專為glasstec製作的資料,裡面寫滿了我們對獨創品牌的構想。無論是每種品牌的概念、世界觀,以及它們所呈現的視覺印象,或者是店內的呈現方式、員工們販售商品時的推銷重點等等,全都用「任何人都能理解的方式」,無比詳細的寫在資料裡頭了。

「OWNDAYS會同時建立起多個迎合消費者喜好的特色品牌,並且在這當中設置3個主要品牌。然後,我想讓這3個品牌大量運用glasstec的製造技術與企劃能力。我們的目標就是成為前所未見的眼鏡品牌『OWNDAYS』,並且讓那些普通連鎖店根本不賣的『獨特又挑買家的前衛鏡框』,成為新OWNDAYS的代表!」

「原來如此。」

「您覺得如何……?」

「這個……有意思。嗯,有意思。看了後,連我都想做了啊……」

「是!那就拜託您了!」

「可是啊社長,你打算花多少預算做這些?尤其是這種用ULTEM製成的鏡框……」

「這個嘛……一副1,500日圓左右,您覺得如何?」

「啊?請別說傻話呀。用ULTEM樹脂製作鏡框的話,最少也要花個3,000日圓耶!而且之前給你們看過的那些,都還在試作階段,根本不是可以好好量產的產品啊。不管怎麼說,這價格不可能辦到。而且突然就說什麼一副1,500日圓,那根本不合成本啦!」

「那麼,看這個價格需要配多少數量,我們就訂多少。這樣如何?」

「嗯……這樣的話,倒也不是辦不到,不過,如果是配合1,500日圓的價格來作話,最少也要1模3千副。另外,如果要把這邊所寫的品牌全部做出來的話,粗估也要1億5千萬喔。」

「1……億……5千萬是嗎……」

我們不禁吞了口唾沫。我旁邊的高橋部長和山口一直皺眉盯著我,臉上的表情就像在說:「絕對沒辦法啦……社長,求求您不要往奇怪的方向暴走啊……」

「當然,你們會事先把費用付清吧?」

「不……這個……我們沒辦法。對不起。」

「那就沒辦法做了喔。如果無論如何都想做的話,去跟銀行貸款不就行了?突然要我們代墊這麼多錢來進行生產的話,再怎麼說,我們也無法為OWNDAYS冒險到這種程度喔。」

「老實說,因為創辦人經營的時代留下了不少債務,所以OWNDAYS還處於無力償還的狀態。因此,我們根本無法從銀行那裡借到半毛錢。可是我們確實有盈餘。雖然無法事先支付全額,但是,如果是先付個3千萬日圓當訂金的話,我們應該有辦法湊出這筆錢……至於剩下的,我一定會在期限內賣光給你看!絕對不會做出賴帳、不付尾款這種事來!所以,能不能請您相信我們,幫我們製作鏡框呢?」

「哎呀呀,竟然無法向銀行借錢……聽你這樣講,我反而更害怕了。總之,不先付錢就無法製作喔。」

「能不能請您通融一下呢?拜託了!我一定會負責到底,保證把您做出來的商品全部賣掉!!」

但是,中畑社長依然堅持不肯點頭。

這也是當然的。畢竟對象是以前惹過麻煩的公司,而且現在也完全沒合作過。要幫這種對象背負1億圓以上的風險?只要是「正經的經營者」都不會答應的。

「既然如此,把成本價提高一點不就好了?然後售價訂在2萬日圓左右,從300副之類的小批量開始做起,這樣不就沒問題了嗎?這本來就是賣個3萬日圓都不奇怪的品質,所以2萬日圓也算便宜了。就是因為硬要賣1萬日圓這種不合常理的價格,所以才不好處理吧。好東西就是貴嘛。」

好東西就是貴嘛。

我反射性的,用一種像在鬧彆扭的語氣重複了這句話。

「好東西就是貴。所以叫大家用昂貴的價格去買貴的東西就好了……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由我聽起來,就好像是在說:『沒錢的傢伙就去戴爛眼鏡。只要讓付得起的傢伙戴優質眼鏡就行了』。不過,如果是水準這麼低的工作,就算隨便找個小孩來也能勝任。

我不想像剛剛所說的那樣,而是想讓客人覺得『為什麼用這種價格,就能買到這麼好的品質?』能夠像這樣提供物超所值、真正的好東西,讓消費者大吃一驚,那才稱得上一流的專業技術。我們想做的,不是那種『純粹的買賣』,而是『真正有價值的買賣』!這就是我們所期望的OWNDAYS!」

中畑社長可能是被我的這番話惹毛了,也可能是自尊心受我刺激,因此口氣變得很差。

「知道了啦!我做!我做就是了!我好歹也是專家,早在你們還是小朋友的時候,我就開始做眼鏡了。被你說成那樣,實在很火大。好啊。那就依照田中先生剛剛說的,用1,500日圓做做看!只要重新檢視一遍製造流程,盡可能防止浪費,這樣也就不會太勉強了。」

「真、真的嗎!!謝謝!」

「不過相對的,最低訂購數量是10萬副喔。」

「一口氣要……10萬副……是嗎?」

「既然話都說得那麼滿了,那就要像你說的,買下足以實現『便宜的好東西』的數量吧。付款條件也改成半年的期限,分3期付款,這樣就行了吧。相對的,社長要以個人名義簽屬連帶保證喔。如果你能展現出這樣的決心,那我們也會做好覺悟,跟你們一起製作ULTEM鏡框,一起用這些售價低於1萬日圓的品牌來打破業界的價格!!」

就這樣,中畑社長在衝動之下,答應用glasstec擁有的技術來協助我們,還特別依照我們的希望價格來生產OWNDAYS的商品。而且,對於我們的「用不常出現在眼鏡業界中的新材料──『ULTEM』來製作1萬日圓以下的鏡框」計畫,他也表示願意協助。

只是,要他們勉強配合這種進貨價的話,條件就是至少得「一次訂購10萬副」。若依OWNDAYS當時的銷售能力來看,此數量大概要比平常多賣出3倍才行,這可是前所未聞的大挑戰。當然,OWNDAYS從來沒有一口氣進這麼多、賣這麼多貨的經驗。可是,我們必須徹底重新塑造OWNDAYS的產品特色,若不在這裡賭一把,OWNDAYS就無路可走了。

「非、非常感謝您!!沒問題!我一定會賣給你看!」

我做好覺悟,毫不遲疑的答應了中畑社長開的條件。

 

2012年1月

很快的,在OWNDAYS店鋪內投入第一波專屬品牌商品的日子已經來臨。

我比平常還要早進公司,然後一大早開始就坐立難安。這批剛進的貨都是前所未見的個性品牌商品,現在全國各地的店鋪應該都陸續上架了吧。

在設計上,它們相當前衛、有個性,各連鎖店內幾乎不曾出現過這種設計。在品質上,它們也是無可挑剔。除了每個品牌都有各自的形象海報之外,每副眼鏡也都有專屬的POP廣告。

最重要的是,這種前所未見、彈性絕佳、輕如羽毛的ULTEM鏡框,竟然只賣9,450日圓,連1萬日圓都不到。而且,這次的驚人價格已經不再是「純粹很便宜」了。這次具有高附加價值,是真正「難以置信的價格」。

這樣一來,OWNDAYS總算是邁出下一步了。客人們一定會支持我們所推出的品牌,然後各地都會湧現購買人潮。

不過,要是無法賣完的話,到時候公司就會被上億元的帳款壓垮了……

「嗯……咦?」

早上10點多時,大部分的店鋪都開始營業了。此時,我們全都聚集在商品部團隊的辦公桌前,全神貫注的盯著銷售時點情報系統的畫面。此系統為每10分鐘更新一次,而畫面上顯示的數字就是銷售量與庫存量。結果,負責分配店鋪庫存的森山露出訝異的表情,一臉不可思議的凝視著畫面上的庫存數量。

「嗯……奇怪了……」

「怎麼了?哪裡奇怪?」

「嗯……請看一下這邊。John Dillinger是今天才開賣的品牌,可是它的這個序號的庫存已經快歸零了,對吧?我明明記得,今天光是這個序號的鏡框就進了將近100副啊。還有,這邊也請看一下。AIR ULTEM的這個數字……這代表庫存只剩8副了。」

「真的嗎!太厲害了吧!這不就是有客人上門了嗎??畢竟是我費盡心思選定的顏色。太好啦──!!」

隸屬於AIR ULTEM品牌設計、企劃團隊的安間健單純覺得「辛苦總算有回報了」,於是他開心的擺出勝利姿勢。

「不、不,那根本不可能。因為各店鋪從開店到現在,根本都還沒經過30分鐘呢。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視力檢查、鏡片加工、結帳等等步驟,根本不可能辦到。」

高橋部長冷靜的分析著這一切,要安間別高興得太早。安間則因為空歡喜一場而失望的垂落雙肩。

「沒錯,就是那樣。所以才覺得奇怪。而且今天是平日。平日上午怎麼可能會有將近100人在全國各地同時買眼鏡……咦?可是確實有進帳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些數據的變化方式的確很可疑。我來打電話確認一下。」

明石和長津也在一旁觀察情況,於是他們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分頭打給各地的監察人並詢問各店鋪的情形。

「啊……哦──這樣子啊。嗯,我知道了。好,我會轉告的。」

「所以呢?理由是什麼?」

「是的,抱歉。那是因為員工們都買了……」

我突然失去理智了。

「蛤?搞什麼鬼!我之前不是再三強調過『不准強制員工購買』嗎!!像這樣強迫員工自掏腰包買產品換業績,根本一點意義都沒有啊!我不是說過,就算做這種事,我也不會覺得開心啊!幹嘛自己那麼雞婆!現在馬上叫全部的人把眼鏡退掉,然後還錢給他們!」

「等……不是、請等一下……不是這樣!不是這樣!」

「什麼不是這樣!」

「所有的管理階層的人都沒有逼員工『自己去買』喔!大家都是自己想買才買的!!說是『早就在等這種鏡框啦』、『我們早就想戴這種眼鏡站在店裡了』之類的……」

「咦?」

「是的。自從您禁止『強迫員工自己購買』之後,管理階層的人就再也沒下過這種指示了。剛剛跟我通電話的監察人也都說『很想要,所以忍不住買了』。接下來要怎麼做呢?要不要姑且跟監察人他們說一聲,讓他們叫想買的人再等一下,先把貨留下來賣給客人……那麼,要指示大家先把貨退回來嗎?」

「不用,沒關係。就這樣吧……」

我好開心。

以前下令禁止「強制購買自家商品」之後,員工們便開始戴著自己喜歡的眼鏡去上班。不過,也許是OWNDAYS的產品真的不合他們的胃口吧,那種爭先恐後搶購自家商品的情況,根本連一次都沒發生過。在老派店員比例較高的關西地區也一樣。這些在眼鏡界打滾多年的老派店員們,就像在諷刺我似的,一堆人都不戴自家產品,而是戴著Ray-Ban、Police或其他公司的眼鏡站在店裡。

然而,這樣的員工們,竟然會爭先恐後的搶購今天早上才進貨的全新獨創品牌。就連以前打死不戴OWNDAYS眼鏡的關西地區老派員工們也是,大家都自己先買、先戴起OWNDAYS的新品牌了……

這一瞬間,我覺得自己終於成為一個受全國員工認同的「眼鏡店社長」了。

OWNDAYS最應該先去贏得哪些客人的認同呢?也許就是這些站在全國各地分店裡,每天看眼鏡、看到眼光都變很高的員工們吧。

(店長們都是眼鏡的專家。既然連專家都自願掏錢買了,那這些鏡框絕對會熱賣!)

我終於做出讓店長們認同的鏡框了。而這份喜悅也讓我的自信轉變成確信。

「好!看來大家都能接受新的專屬品牌!這絕對會大賣!明石,你幫我去跟員工們說『別客氣,儘管買』。如果是自願想買的話,那我們當然要賣啊!當他們實際戴著這些眼鏡上班時,不就代表這商品真的很好嗎?好到連在眼鏡店工作的眼鏡專家們都忍不住自掏腰包買了。這不就是最棒的宣傳方式嗎!」

「好!我了解了!!」

就這樣,新商品上架後的第一個週末到來。

我們的新概念專屬品牌已經都擺進店裡,做好準備了。接著,不管是邊緣稜稜角角的前衛品牌系列,還是彈性絕佳、輕得跟空氣一樣的ULTEM材質鏡框都一樣,各式充滿魅力的鏡框都「飛快的賣掉了」。

「John Dillinger的〇〇號賣光了!」

「這邊也不夠了!!!」

「BUTTERFLY EFFECT銷得好快!欠〇〇號,可以快點去別間店調一下貨嗎!」

「池西店的ULTEM賣得超好!已經沒有庫存了──!!」

各店鋪紛紛傳回愉悅的悲鳴,而且次數超乎預想的多,所以商品部和業務部都在忙著回應。

我看著眼前的景象,然後鬆了一口氣。雖然從以前就感受到「只要員工們情緒高漲,業績就會上升」的關聯性了,但是效果從未像這次這麼明顯,這讓我有點吃驚。過去,我們一直欠缺「可以抬頭挺胸推薦給客人的商品」,而現在,新OWNDAYS獨有的魅力鏡框已經幫我把這個洞填補了起來。如果工作環境能讓人覺得做起來有價值、能自豪的認真工作,那麼員工們當然會發揮出最高的工作效率。

此時我才深刻的體會到:工作的人們打從心底追求的,不只是薪水與待遇,還有「能抬頭挺胸推薦給他人的商品與服務」。

就這樣,從2012年年初起,OWNDAYS便以震災時的志工經驗為契機,開始徹底的強化自己的知識與技術,接著又推動品牌企劃、廢除三種價格,這下總算可以揮別過去的「純粹很便宜的連鎖店」形象了。

(好!新OWNDAYS正穩健踏實的提升客戶的支持率……)

然而,雖然我們才剛掌握了這種感覺,這種確實逐步成長的感覺,但是,那陣向OWNDAYS襲來的強烈逆風可沒那麼簡單,不是光靠自己努力就能完全抵擋下來。

原因非常明確。

那就是「JAMES」。

宛如沒空把我們OWNDAYS拚了命的改革與踏實的成長看在眼裡似的,此時的JAMES早就把大家甩得遠遠的,自己跑到最前方,眼看就要登上業界第一的寶座。

繼上次在全國各地一同高調推出「薄型非球面鏡片追加費用0圓」之後,JAMES又陸續推出一些輕盈或具有功能性的鏡框等等,而且都是眼鏡業界裡不曾見過的創新商品,不僅如此,他們還不斷在各大電視、雜誌媒體上大肆打廣告,因此成長率、營收、集客力都相當驚人,宛如一場強烈颱風席捲整個眼鏡業界,造成全日本的眼鏡行都陷入混亂、狼狽的狀態。

這場風暴也直接波及到OWNDAYS。那些開在同一間購物中心內,直接與JAMES競爭的分店,無論再怎麼努力都沒用,甚至連「來客數明顯下滑」的店鋪也逐漸增加了。

再這樣下去的話,JAMES真的會變成業界裡的格列佛,然後我們就毫無勝算了。如此一來,我剛上任時向所有員工承諾過的「要在眼鏡業界中成為日本第一」就無法實現了。不僅如此,當我們在向剛合作的購物中心爭取開店場所時,只要是越好的場所,與JAMES競爭的情形就會越明顯,然後無論在哪,OWNDAYS都以「慘敗」收場,所以,OWNDAYS連開新分店的場所都快保不住了。

更誇張的是,很多店員都遇過下述的情況。通常在驗完視力準備結帳時,店員都會順便推銷薄型鏡片,可是,不少客人都會在這個時候搬出JAMES的「薄型鏡片0圓」來作比較,還逼問:「為什麼你們的鏡片需要這麼多的追加費用啊!」由於這種事頻頻發生,所以工作人員的精神壓力也越來越大。

而且,JAMES勢如破竹的「薄型鏡片追加費用0圓」,竟然漸漸開始變成眼鏡界的典型做法了,這簡直跟追擊沒兩樣。

各地的中小型眼鏡連鎖店也有動作了。有些連鎖店設置了薄型鏡片追加費用0圓專區,雖然不是整間店都有優惠,但是這也足以讓他們變得更突出了。此外,就連「法國眼鏡、心眼、ULTRA眼鏡」這樣的知名老牌大型連鎖店都想加入競爭,「乾脆學JAMES弄薄型鏡片追加費用0圓好了」原本只是一句謠言,但現在也能聽到更具體的內容了。

我們好不容易才實際感受到一步一步成長的滋味,可是「JAMES」這個強大的對手卻奪走了地利與客戶,而且,如果連站在前端的眼鏡界巨人──老牌大型連鎖店都一起搞追加費用0圓的話,那OWNDAYS這種不堪一擊的弱小連鎖店所遭受到的損傷,將無法估算。

我們就像一艘在洶湧大海中拚命划水逃生的小船,可是不管怎麼划,都逃不出JAMES颱風所帶來的激烈暴風雨。

不過,情況已經跟2年前不一樣了

我們準備妥當了。

得到航海圖了。

也學會如何開船了。

最重要的是,搭乘OWNDAYS號的船員們全都團結一心。

OWNDAYS不斷的拚命操舵往前開,然而在前方等待我們的,卻是一片至今最洶湧的海域。

已經不能再等了。

我們OWNDAYS終於要賭上命運,做出「最重大的決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NDAYS再生物語 的頭像
OWNDAYS再生物語

OWNDAYS 再生物語

OWNDAYS再生物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