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9

當高橋部長宣佈自己罹癌,開始過著艱苦抗癌生活的時候,OWNDAYS的「薄型鏡片追加費用0圓」正好步上軌道,每天都忙得要命。

那種情形就像在四方形的擂台展開拳擊賽,時進時退,亂打一通。到了尾聲按照計畫使出一記左勾拳反擊,擊中對手下巴,撲向步履踉蹌的對手,然後使出渾身之力,拳如雨下的猛K對手,一口氣展開猛攻。

就是這樣的一種「氣勢」。

OWNDAYS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持續展開進擊。

營業額不斷上升,現有店面的營業額與去年相比,平均提高為150%。因為來客數大幅提升,所以我們最擔心的獲利率也幾乎都符合預期,幾乎每個月都以穩定的步調持續增加收益。

然而,樹大招風乃人世之常。

隨著來客數增加、業界內「薄型鏡片追加費用0圓」的話題越炒越熱,毫不客氣的批判、無中生有的造謠、毀謗中傷,也紛紛從各處傳出。許多謠言都是出自各地與我們競爭的中小型眼鏡行。

OWNDAYS都是用一般不會採用的中國製劣質鏡片,所以才便宜。」

OWNDAYS的視力檢查都很隨便,所以去那家店配眼鏡的話反而傷眼,不要去那邊買比較好。」

那種毫無根據的中傷誹謗,不只是在同一座購物中心內開店的同業競爭對手四處散播,在網路上也越傳越盛,最後連全國各地的員工也都時常回報「有人在找我們麻煩」。

在北區田端總公司的接待室內,我正盤腿坐在沙發上,一面盯著一本在男性之間頗有人氣的雜誌,一面對走進接待室的明石說:

「喂,這不就是在講我們或JAMES嗎?說什麼『身為鏡片專家的我,絕不會戴這種眼鏡。現正轟動的超便宜連鎖店都是用中國製的便宜鏡片,品質很糟糕。戴廉價眼鏡會造成頭痛或肩膀痠痛,還會使視野變窄、扭曲,長期戴這種東西的話,眼睛當然會疲勞』。」

明石喝著手上的咖啡,就像在說「唉呀,真是的」,皺起眉頭,神情不悅的回答道:

「哦,那個啊。我剛才也看到了。店面那邊好像也有好幾位讀了那篇報導的客人問說『你們店裡的鏡片沒問題吧?』。到底是憑什麼來斷言我們的鏡片『品質不好』?可以的話,我還真希望他們能拿出明確的證據來。」

「而且這張照片雖然把招牌模糊化,但根本就是我們的店嘛!沒有確切的證據就亂寫這種文章,妨礙別人做生意,是吃飽太閒嗎……」

我說著說著,把手上的週刊拋向明石。

「這真的教人很生氣,不可原諒。如果有度數或鏡片加工上的疏失,那確實會造成肩膀痠痛或頭痛,可是鏡片之所以會便宜,又不是因為光追求便宜而捨棄品質。我們使用的鏡片明明就是一流大廠製造的好東西,在其他公司的話,相同品質的薄型非球面鏡片大多都賣到1萬日圓以上。這篇文章等於是無憑無據的妨礙營業。要向出版社提出抗議嗎?」

「嗯……算了吧。雖然我也很生氣,但總之先別管它了。現在應該沒什麼人會認為,全國性的連鎖店靠『販售廉價的劣質品』這種欺騙消費者的生意模式,能有所成長吧?就像UNIQLO、吉野家、大創那些公司,之所以能在上生意上獲得成功,只要是有知識的正常人都知道,在那樣的價格和服務背後,有其完善的系統和付出血汗的努力。所以沒關係。只要我們也認真對待客人、誠懇工作,就不會輸給那種不知道是誰寫的無聊批評了。」

就像這樣,雖然不是「一帆風順」,但OWNDAYS確實是以預期中……不,是以超乎預期的速度讓營業額與利潤順利的進入擴大成長階段。

繼續保持下去的話,也許就能再次見到獨自遙遙領先的JAMES的背影了。我跟明石都慢慢感覺到OWNDAYS已經準備好,終於可以朝「世界第一的眼鏡店」展開攻勢。

「喀嚓!!!!」

就像要斬裂會議室內充滿希望的氣氛似的,會議室的門如同被踹開似的,突然打開,只見奧野先生匆匆忙忙的衝了進來。

他的表情僵硬而鐵青,簡直就像一個人背負了全世界的煩惱一樣。

「社長,現在方便打擾你一下嗎?那個……」

奧野先生用凝重的神情瞄了明石一眼。

「我先離開吧?」

明石察覺到奧野先生散發出一股不尋常的氣息,於是他迅速的收拾散亂在桌上的文件與筆電,悄悄離開會議室。

「怎麼啦?難得看你表情這麼嚴肅……」

奧野先生盯著會議室的門,直到確定門完全關上,才像切開心裡的腫塊讓膿流出似的說出原因。

「社長……若繼續照現在的步調走下去,年底又會陷入資金不足的窘境……」

「又是資金短缺嗎……」

從旁來看的話,這個時期的OWNDAYS確實是處於最佳狀態,終於轉變成可以安穩賺取收益的體質了。

不過,儘管營收急遽成長,但打從20102月起,我們把創業時代的膿包全部公開,就此陷入負債超過10億日圓,無力償還的窘境,所以OWNDAYS的資產負債表可沒那麼容易改善,債務負擔依然沉重,跟銀行的關係也一樣緊張。

發生震災時,我們再度進行債務重整,請銀行在半年內暫停追討本金,讓財務狀況穩定下來,雖然之後每半年都會調高償還金額,但是離「正常的償還步調」還差得遠,各銀行也沒替我們把短期融資改成長期融資,就只是很制式化的幫我們把每半年都會到來的償還日延長。

即使收益增加了,資金控管依然不輕鬆。因為有收支時間差(銷售進帳與進貨支出的時間差)的問題,所以營業額增加時,所需的營運資金也會等比例跟著提高。因此,隨著營業額增加,我們的營運資金也變得越來越吃緊。

「得快點提高庫存周轉率!還要盡量延長匯票兌現期限!」

奧野先生總是提醒幹部們「增加營運資金有多可怕」,而各部門的部長也像在回應似的,一直都是拚命與合作廠商交涉,努力延長兌現期限,但不管怎樣,這都只是一時的權宜之計而已。

為了避免公司內部產生動搖,那些「營運資金吃緊,受到資金短缺威脅」的實情,全都成了只有幹部們才知道的最高機密。因此,奧野先生得天天與幹部們保持密切聯繫,還得與他們一同討論對策。

「下個月底至少需要2千萬日圓,而下下個月的5日也需要1千萬日圓!」

「知道了。我去問問看加盟店的人是否願意收購直營店。」

「我去跟製造商交涉,請對方讓我們延長兌現期限。」

「這週末讓營業部在○○地區舉辦臨時特賣會吧。」

表面上,我們的收益有所成長,每個月都有新店面開張,看起來春風得意。

但背後的另一面,我們為「籌錢」而奔走,得等到聽見過程或最終結果報告後才能安心。

我每天都得不停的切換這兩張臉。

儘管持續展開這種像走鋼索般的經營模式,業績仍不斷成長。從資產負債表來看,OWNDAYS宛如殭屍企業,但是為什麼如此頑強,還沒倒閉呢?明明借不到錢,卻能讓業績持續成長,到底是為什麼?這種情形無法用銀行界的常識去理解,因此各銀行的審查部門都感到很困惑。

銀行的負責人根本不想了解OWNDAYS的經營細節,反正只要每半年更新一下公文就好了。對他們來說,OWNDAYS就是不斷靠著東借西還在苦撐,怎麼看都是個毫無益處的客戶。

有一次跟某銀行的負責人交涉時,奧野先生用自嘲的語氣說了一句話。

「反正對銀行來說,我們公司就像垃圾一樣嘛……」

結果負責人也不悅的應道:

「就是說啊。麻煩得要命,真拿你們沒辦法!」

現在回想起這句話,也許會懷疑自己的耳朵有沒有聽錯,但是當時OWNDAYS與各銀行的關係就像是「這種感覺」。

我們就是在這種完全無法跟銀行貸款的處境下,靠著資金調度來維持走鋼索的狀態。

「所以呢?這次大概欠多少?」

「這個……

現場瀰漫著尷尬的氣氛。奧野先生以近乎死心的表情說道。

3億……」

「咦……真的假的?」

「是真的。已經模擬了好多次,如果繼續這樣下去,三個月後,也就是年底的時候,恐怕會短缺3億日圓……」

3億……這麼多……到底為什麼……?」

奧野先生一面痛苦的擦著汗,一面報告下去。

「那是因為我們積極的推動商品改革,所以從去年底開始,就持續大量訂購原價高、附加價值也高的商品。而成本暴增就是第一個理由。

再來,隨著現有店面的營收增加,販售管理費也以驚人的步調急速攀升,導致我們處於『增加營運資金』完全不夠用的狀態。因為根本無法向銀行借錢,所以急速成長所帶來的現金流量會對我們造成強烈的衝擊。

這些事持續發生,加上反覆推延的積欠款項也都在年底重疊在一起,金額相當龐大。許多與我們合作的中小企業也沒有充裕的資金,於是紛紛強硬的對我們說:『年底還得發獎金給員工,需要一筆資金,所以請你們無論如何都要在年底前支付,不然我們會很困擾』。結論是,我們恐怕得面臨3億日圓的資金短缺……不,弄不好的話還會更多……」

過去也曾經歷過好幾次高達數千萬日圓的資金短缺,那時候都是採調整匯票兌現期限,或是把直營店賣給加盟店等方式,雖然那也像在走鋼索,但還是巧妙的完成資金周轉。

可是,這次是一口氣短缺將近3億日圓,而且付款期限還只剩3個月。這是不同於以往的天大危機。沒處理好的話,欠款將會環環相扣的累積,直接導致公司黑字破產。

我盤起雙臂,一直盯著天花板看。兩人之間只剩尷尬沉默。以前也曾多次經歷過這種「一分鐘像一兩個小時那麼久」的感覺。

但也許以前從來沒有這麼絕望過。這種感覺就像舌頭腫脹,塞住了咽喉,讓人無法好好講話。

「……可是,現在已經10月了。為什麼沒早點預測呢?」

「事業急速成長後,光靠現在的三名會計根本處理不來,每個月的試算表都快作不出來了。這四年來,銷售量幾乎成長了兩倍,然而會計的人數卻沒有改變……因為這個原因,所以無法即時掌握正確現金流量的狀態已經持續半年以上了……」

「的確,現在的業務量要光靠三個人消化,有點困難……可是現在後悔也沒用了。補強會計人員的問題,現在得馬上思考,不過,面對眼前資金短缺的問題,也得趕快想辦法避免這種情況發生才行。總之,先試試所有能用的辦法。也只能這麼做了吧。」

我故做冷靜,心裡卻不時浮現「倒閉」兩字,它就像在我腦中攪拌似的,一直在那邊轉來轉去,控制著我的腦袋。

如果是數千萬圓到1億日圓左右的資金短缺,以前也經歷過很多次。每次都令我感受到背脊發涼,也會因意識到破產的可能性,而臉色發白,但以前只要透過舉辦大規模的半價銷售,或是請合作廠商寬限一陣子,不然就是延遲繳納社會保險費或消費稅,設法讓帳目平衡,最後總能找出辦法,勉強度過危機。

然而,這次卻要在3個月不到的時間內解決3億日圓以上的資金短缺。

這樣的話,就算使出以前用過的所有招式,以現在OWNDAYS所能產出的現金流量,終究還是填補不了資金的短缺,這一點是再明白不過了。而且在短短一天內也想不出準備這麼大一筆錢的方法。當然,考量到銀行以往的態度,就知道想取得融資,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好不容易才見到業績成長,營收方面也開始獲利,再這樣下去不就要黑字破產了嗎?)

我彷彿從天堂掉進地獄,心情也變得黯然。

「社長,既然都累積到了3億日圓的程度,看來是沒辦法靠耍小手段來調度資金了。得想想其他根本的解決辦法才行……」

奧野先生就像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樣,率先打破沉默。

「看是要找誰來討論一下增資的可能性,或是發行公司債券來承擔這筆債務。最壞的打算就是拿股份或商品抵押,然後暫時向非銀行體系的金融機構申請高利息貸款,可以的話,我也不想用這招,但這次真的是躲不掉了。」

「增資或公司債券嗎……唉,也只剩這種方法了。我不想去碰那種跟地下錢莊沒兩樣的高利貸。可是,就OWNDAYS的現狀來看,真的會有人可以立刻決定砸下3億日圓來投資嗎……」

「我認為有這個可能性。自從社長接管OWNDAYS以後,業績與收益都不斷的成長。現在店面數量超過100間了,經營方面也確實有獲利。我們只是財務報表比較『難看』而已,從客觀角度來看,OWNDAYS對投資者而言,應該是充滿魅力的對象吧。只是這還要視股權會被取走多少百分比而定……」

「對啊。如果被別人抓住弱點,要我『交出半數以上』的話,那實際上就像在賣身一樣。可以的話,有人以適當的金額投資,在低比例出資的範圍內配合我們3億日圓的增資要求,那就太好了。」

此時,OWNDAYS的規模已經變得相當龐大,我們也從轟動一時的激烈價格競爭中存活下來了,現在也逐漸在眼鏡業界中建立起自己的地位。對投資的公司來說,OWNDAYS很有可能變成下金蛋的金雞母。所以,應該會有不少投資者或企業會感到心動吧。

但是,如果因此引來資金調度惡化,則身為社長的我搞不好會被追究經營責任,被迫辭職。此外,有的人也許會故意拖延交涉,最後看準弱點,在價格最低的時候侵占OWNDAYS

就算沒發生那些事,投資方依然很有可能以「出讓經營權」作為接受我方增資的條件,市值也會被極力壓低,而我也許會就此失去一切。

不過我想,如果變成那樣的話也無所謂。也許不該說是我這麼想,而是該說「有所領悟」比較貼切。

總之,先避免這次資金短缺的情況發生,防止公司陷入倒閉危機中,這是身為社長的我最該優先考量的事。這種時候還想自保、霸占社長寶座不放,然後害公司陷入泥沼中,那就太難看了,這點我心知肚明。先「守住公司,好好保住全國員工的飯碗」,之後再考慮自己的事,這樣就行了。

「現在光是慌也沒有用,總之,先讓幹部們了解這樣的現況吧……」

「也對,我明白了。不過好苦啊……資金調度真的很辛苦……每天都覺得像是胃裡塞滿了砂袋一樣。」

那天夜裡,在緊急召開的幹部會議上,奧野先生開門見山的說出OWNDAYS目前所處的年底資金周轉不靈的窘境,並且向大家說明,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不得不考慮增資的做法。

「最關鍵的日子是1220日。如果無法在這天之前準備好3億日圓以上的資金,OWNDAYS就會陷入資金短缺,甚至可能導致信用破產。最糟的情況是就此一口氣跌入黑字破產的深淵之中,我們必須面對這樣的可能性。請大家一方面去延長匯票兌現期限、辦特賣會等等,像以前那樣盡力籌錢,一方面分頭去問問合作廠商或自己認識的經營者,看能否請他們配合我們增資的要求。」

被告知這意想不到的事實,幹部們皆大受衝擊。

連日來,客人絡繹不絕的湧入店內,員工們也都幹勁十足,業績更是蒸蒸日上,收益明顯增加,每個人都覺得公司正處於最佳狀態,可是卻被告知資金短缺的事實,如果和之前一樣,只是幾千萬的短缺倒還另當別論,但這次突然一下子高達3億日圓,真是做夢也沒想到。

幹部與部長們全都陷入苦思,不久,開始有人提出一、兩位有希望的經營者或合作廠商的名字。我和奧野先生則立刻與對方聯繫,並指示大家去預約面談時間。

我們開始找尋願意接受我方增資條件的對象,幾天後,幾名有意參與增資的經營者、投資客,以及多間創投公司馬上前來表示他們很感興趣。

現在跟幾年前那種「想欺騙走投無路的人,藉此大撈一票」的「可疑份子」大集合不一樣,這回都是純粹想「投資成長中的企業,看準將來資本利得」的「正經」投資客們。

我和奧野先生也投入幹勁,提著塞滿大量文件的公事包一一前往面談。

「雖然資產負債表還很難看,但這都是擠出前經營者時代留下來的膿包所造成,幾乎不影響現在的損益表。我們的收益能力也確實愈來愈強。往後還能期待我們有更大的成長,只要看這5年的實績,相信您一定能理解的。因此,能不能請您參與我們的增資呢?」

「沒問題!我們創投公司(VC)的存在價值就在於幫助企業重整!請讓我們檢討其可行性!!」

此時的OWNDAYS在旁人眼裡,是一間成長顯著的蓬勃企業。一開始,每間VC的負責人都是和顏悅色的回應我們,然後意氣風發的帶著一份事業計畫書與財務報表回去。但最後所有的VC卻都回覆「很遺憾……」,就此停止檢討其可行性。

「增資的計畫書似乎不是那麼樂觀吧?如果狀態那麼好的話,那也不必這麼慌張的籌措資本吧?這營業額的數字,該不會其實只是在粉飾真相吧?這方面得謹慎調查後再說,不好意思,我們無法輕易出手。」

「就算靠增資募集到資金,在這種無力償付的狀態下,馬上就會又陷入資金困難的窘境,最後離倒閉或民事再生也不遠了,不是嗎?」

我們不斷受到這些意見與疑問的洗禮。每每遇到那種情況,我和奧野先生都會拚命說明,盡全力排除對方的疑慮,儘管如此,這3個月的時間實在太短,結果完全沒有投資者、創投公司,或是金融機構接受我們,同意用適當的金額來增資或承購公司債券。

而且,就連某大規模VC的一名二十幾歲的年輕負責人,也毫不客氣的用輕蔑的眼神看著我們說:「當初沒想到你們的資產負債表這麼糟糕啊(笑)。」

「這種事不是一開始就告訴你了嗎!」

就這樣,無論去到哪,花再多時間針對OWNDAYS的處境與事業成長的可能性做簡報,每次的交涉都還是不順利。不僅如此,「OWNDAYS好像很危險喔」的謠言馬上在業界內傳開,慢慢的,有意參與增資的公司幾乎一家也不剩。

「為什麼大家都不明白啊。我們公司是這麼危險的企業嗎?我要是有現金,又遇到這樣的公司,絕對會馬上砸三億下去投資。銷售量佳,品質好,公司員工又充滿熱忱,全國員工的『素質』都比其他公司來得好。看看店裡就一目了然。

還有那個每次都被問到的無力償付,那又不是我們造成的,那些沒有實體的資產都是算在創業者時代任內,而我們就只是『規規矩矩』的將它移除,然後又施以正確的會計處理,才會得到這樣的結果。這根本不會對我們現在的營業收益帶來任何影響。可是卻……」

「一點都沒錯。每一間VC或投資者都說什麼『我們和銀行不同,所以我們會對事業的可能性或人物進行投資!』,但最後卻只看財務報表,見到有一點危險,也絲毫不想盡力去消除風險。他們根本和銀行沒兩樣嘛。以OWNDAYS的現況來看,只要有辦法與銀行恢復正常往來,將來必定有更大的發展性,但是他們連這點事都不能理解,可見日本的投創公司終究只有這種水準而已。」

「還是說,相信『會成長』的只有我們自己而已,過去所有的金融機關與投資者都不願意理我們,難道OWNDAYS真的是沒用的公司嗎……」

「沒這回事!我之前的工作讓我經手了許多重建案件,但從來沒有一間公司能像現在的OWNDAYS這樣。別說在毫無收益的狀態下開始經營了,根本是在『負』的狀態下展開,從銀行那兒也爭取不到半毛錢的融資,儘管如此還是繼續還債,甚至在五年內讓營業額與店面數量翻倍並獲得利潤……我從未見過這種重建案例。如果我是負責人,絕對會判斷這間公司是『可積極投資』的對象!專家說的絕對不會錯。我們要有自信!」

「總覺得,聽到奧野先生你這麼說之後,我開始有自信了。說得也是,那些不投資的人肯定眼睛都不夠雪亮。」

「就是這樣,沒錯。請社長拿出自信。如果這邊是美國或中國的話,轉眼就會有將近100億的資金投注在社長和OWNDAYS身上了。我是真的這麼想。」

「好!幹勁都來了。話說回來,應該還是有眼睛雪亮的投資者吧。我們得繼續找,直到最後一刻都不能放棄!」

 

201211

可是,努力終究還是得不到回報。我們在這1個月內與十幾間公司進行交涉,結果都徒勞無功。眼看只剩不到1個月的時間可以補救3億日圓的資金缺口,我和奧野先生卻束手無策,腦袋裡還不斷浮現「民事再生」這4個字,我們終於被逼到窮途末路了。

就在這時,突然有位我認識的企業家打了一通電話過來。

「我談到『OWNDAYS正在找尋肯接受增資的對象』時,同樣在全國各大購物中心設店的某知名上市企業的社長說『之前就知道OWNDAYS的事了。我們公司應該有辦法提供支援』。如何?要約他見個面嗎?」

「咦!真的嗎?請你馬上幫我介紹一下!拜託你了!」

天無絕人之路。時間也不多了。就像溺水者抱著最後希望抓住稻草一樣,我們也把最後的希望都寄託在這次與上市企業社長的面談上了。

那是一個寒冷的夜晚。夜裡的空氣變得冷冽刺骨,開始有入冬的感覺了。

在毛毛雨中,我和奧野先生來到一間座落於赤坂小巷內的日式料理店。這是那家上市企業的社長祕書指定的地點。

「你好,我是田中……」

「歡迎光臨。我們恭候多時了。這邊請。」

在入口處脫完鞋後,那位像是老闆娘的和服女子,帶著我們走到長廊盡頭的某個房間前。

「您的客人到了。」

「喔。」

拉開隔門後,我看到這間給4個人坐都稍嫌大的包廂上座,坐著一位體格很好的男性。此人年紀大約是55歲以上,一身曬得微黑的皮膚,外加彷彿可以看透人心的犀利眼神,整個人散發出一股霸氣,那是「千錘百鍊的企業家」才有的氣場。

然後,他旁邊坐著一位清瘦的男子,此人面無表情,膚色白淨,戴著眼鏡,穿著筆挺的深灰色西裝,很像是祕書。

我們自認已經比約好的7點早到10分鐘以上,但那位社長更早到,好像準備好品評我們似的,早就在那邊等著了。

「您好,我是OWNDAYS的田中。感謝您今天抽空與我們會面。打擾您了。」

我微微行了個禮,然後走到他的對面坐下,先交換名片、做些簡單的問候,接著就把我們帶來的厚重資料交給他,開始解釋起OWNDAYS的現況。

「好了、好了,別這麼著急。總之,先來杯啤酒吧。」

那位社長就像在拉住我,以防我操之過急,先打斷了我的話,接著又催我拿起酒杯,並幫我斟滿啤酒。

之後,我微帶顧忌的吃著服務生送上來的料理,然後一面閒聊,一面努力說明OWNDAYS重建至今的經過,以及往後的事業規劃。那時我什麼都沒想,儘管腦袋放空,但還是滔滔不絕的說個沒完。

因為這全都是這些年來,我對所有金融機構與投資者們反覆說的內容。

經過1小時左右,說明終於告一段落,對方提的幾個問題也回答完了。於是,那位社長塞了一大口作為餐後甜點的哈密瓜,發出不雅的咀嚼聲,語帶不屑的說出以下這段話。

「知道了。總之,我會馬上幫你們準備好3億圓,這樣就能用這三億來調度資金,然後你快點跟我們的人辦好交接,離開OWNDAYS吧。接下來的事我們會處理。這樣一來,不但保住了OWNDAYS,連你個人名義下的融資連帶保證都能轉由我們承擔。

全體員工也都能保住飯碗。這樣你應該也沒什麼怨言了吧。我先用我們的資金把資產負債表弄好看一點,之後再幫OWNDAYS重建。萬一進行得不順利,只要賣給其他同行,應該也能輕鬆回收投資的金額。哈哈哈。這對雙方都好,不是嗎?」

這位社長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用那種「我是來幫你的,你就心存感激吧」的傲慢態度,以及沒禮貌的神情對我說話,擺明看不起我。

更過分的是,他居然看準了我們無計可施,用盛氣凌人的口吻說話,最後還撂下一句「反正重建不順利的話,只要賣給其他公司就能賺回來了」。

我感到既不甘心,又憤慨,緊緊咬牙,咬到都快滲血了。

但是,我們已經沒時間了。

倘若現在不接受這個提議,等到最後真的窮途末路,在歲末欠下將近3億日圓的債務時,OWNDAYS就有可能瞬間跌入萬劫不復之地。眼下只剩接受這位社長提議的路可走了,不然,我們根本想不出其他實際的解決辦法……

然而,那是我拚了命才建立起來的OWNDAYS……大家的努力好不容易開花結果,每個齒輪都緊密的咬合,正要開始運轉,逐漸可以看見光明的未來。當真是在「好戲正要上場」的時刻,竟然要我以這種形式將OWNDAYS拱手讓給這種男人,說什麼我也無法接受。

這樣的話,過去那些大家一起克服無數困難與考驗的日子,到底又算什麼?

之前大家那麼努力的打拚,難道就只是為了讓眼前這位宛如漫畫裡的反派角色,渾身銅臭的傢伙藉此大賺一筆嗎?

與大家攜手克服逆境的無數個日子,就像跑馬燈一樣,不斷從我腦中閃過,教我怎樣都無法抑制難過的情緒,淚水也不爭氣的淌落。

「都老大不小了,哭了也得不到半點好處喔。」

在我低著頭答不出話時,我又被酸了一句。

接下來的沉默大概維持了23分鐘,對我來說卻像12個小時。慚愧、不甘、焦躁的情緒一直在我體內蠢動,我恨不得馬上逃離那個地方。可是就像那位社長說的,沉默再久也無法解決事情,就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乾脆就這樣吧。雖然自己不能繼續當OWNDAYS的社長,但OWNDAYS也算是納入大型上市企業的保護傘下,員工們就不怕丟飯碗了。OWNDAYS搞不好能藉此機會更上一層樓。

這麼一來,明石和長津、地區經理和SV,以及全國的員工們都能獲得更多的發展性,還能獲得「上市公司員工」這樣的頭銜。說不定希望我繼續當社長的,就只有我一個人而已。也許從員工的角度來看,與其在由我當社長,始終都很不安定的OWNDAYS底下工作,倒不如當個大型上市企業的員工還比較開心……)

我像這樣說服著自己,漸漸放棄掙扎。

「我明白了……我會積極考慮此事……之後也請您多多指教了……」

「你們已經沒時間了吧。趁我還沒改變主意前快點給我答覆,不然可是會來不及哦。」

「知道了。我會在二、三天內回覆您……」

我們隨便打聲招呼就快步逃離餐廳,接著,我跟奧野先生踏上歸途,兩個人一起朝地下鐵的入口走去。

我們走在寒冷的夜空下,偏偏此時又下起了斗大的雨點,宛如在上演一齣粗糙的連續劇。

走了幾分鐘後,混著雨水的鹹水潤濕了我的嘴唇。我在不知不覺中流下淚水,絲毫感受不到正在哭泣的真實感,但眼淚就是停不下來。

不管是來往人群的開心喧鬧,還是輝煌奪目的霓虹燈,在我眼裡,這一切都令人忌妒。

乾脆現在來場戰爭,讓全世界陷入大混亂好了……我眼裡的世界已經完全扭曲了。

(為什麼?我明明這麼努力,明明比誰都還要努力,為什麼到了關鍵時刻卻都這麼不順利呢?)

一想到這些,我就痛苦到快喘不過氣來。就算我拚命的吸著冷風,但感覺氧氣就像無法進入肺部一樣,反而只是更加難受。

本來一直在旁邊默默走著的奧野先生,突然用無力、近乎吐氣的聲音嘀咕一句「真不甘心……」

俗話說:「既有拋棄我的神,就有眷顧我的神」

只是,此時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死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NDAYS再生物語 的頭像
OWNDAYS再生物語

OWNDAYS 再生物語

OWNDAYS再生物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