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

我和海山、甲賀先生回日本後,3個人馬上在總公司的會議室裡開會,偷偷討論起進軍新加坡的具體做法。

可是,此時根本連開設新店面的物件都還沒確定。到底該從何著手才好呢……?總之就只是先決定「在新加坡設立公司」而已,至於在新加坡開店到底需要多少資金,目前仍是毫無頭緒。

「丈司,你在短時間內可以準備多少錢?」

「這個嘛……努力擠一下,應該有2千萬日圓吧。再多的話就有困難了。」

「是嗎……那麼,如果說OWNDAYS總部至少得出三分之一的話,那就是由我這邊出1千萬日圓,這樣的話,我們就先拿這3千萬當作設立公司的資本吧?」

「可是,3千萬應該不夠吧……」

「的確是不夠呢……但如果不先設立公司,那也不用談店面合約了。總之,等店面敲定後,我們再想辦法把不夠的部分補足吧……」

「我們還真隨便耶。哈哈哈。」

大概就像這樣,總之先由海山丈司出三分之二,即2千萬日圓。OWNDAYS則是出三分之一,即1千萬日圓。接著再拿這3千萬日圓,作為在新加坡設立當地法人的資本。

這個金額是毫無根據的數字。我想,只拿這點錢去投資的話,就有機會說服OWNDAYS內部那些反對進軍海外的幹部們。反正先憑著這股氣勢去成立公司,之後再強行推動就好了。

一決定好在新加坡設立法人的具體內容,我們就把奧野先生與矢後副社長叫到會議室,然後將整件事的經過說給他們聽。

我把事情想得輕鬆,妄自覺得可以跟他們共享「想讓OWNDAYS踏上更強的成長軌道」的心情。雖然他們兩人會有些不情願,但八成還是會說:「唉,真拿你沒轍啊……」然後就像以前一樣,體諒這個硬要把OWNDAYS拉到下個階段的社長。

沒想到,他們的反應比我想像的還要「嚴厲」。

「……所以,我認為新加坡充滿無限的可能性!只要在此取得成功,將來就能放眼整個東南亞市場。我說什麼都想挑戰一下啊。」

我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進軍新加坡計畫做了一番說明,但兩人聽完後,一直悶不吭聲。

尷尬的氣氛籠罩著會議室。

在一陣沉默之後,矢後就像要吐出所有的驚訝一樣,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他皺起眉頭,露出苦悶的表情,並以犀利的眼神注視著我們3個人,然後如潰堤般開口說出意見。

「這是說真的嗎?我反對喔。國內應該還有許多非做不可的事吧。我認為,現在分散戰力的話,絕對不是個好主意。明明在日本都沒確實的『贏』過,卻還想在新加坡一決勝負……這樣也許會對全公司上下的業務造成混亂。能不能請您重新考慮呢?」

我心想:「果然如此啊……」

早就料到矢後一定會這樣講了。矢後站在「副社長」的立場,在各種場面下都試圖將不顧前後便往前衝的我拉回正軌,他認為副社長的使命就是導正我、協助我踏實的經營公司,而且他對此非常有自覺。

在強烈責任感的驅使下,他當然會想:像這種突如其來的魯莽海外拓展計畫,我無論如何都得阻止。

我馬上反駁道:

「唉呀,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我當然可以理解你的苦心,不過,現在OWNDAYS正遭到JAMES的強勢擠壓,在國內可說是完全找不到良好的開店候補場所了。在這種處境下,你覺得除了這個計畫之外,還有什麼方法能讓OWNDAYS有大幅成長呢?」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我還是覺得,突然說什麼到國外發展,那實在是操之過急。現在連網路商店都還沒著手,或者,也可以再增加一些隱形眼鏡、Ray-Ban之類的全國性品牌……想讓公司成長的話,不是還有許多其他辦法嗎?」

 

奧野先生也冷靜的從另一個角度來告誡我。

「說真的,我也反對。它的風險實在太高了。不久前,我們才靠著藤田社長的資助而度過了資金短缺危機,好不容易才將公司財務拉回正軌而已,如果現在又來個幾千萬的損失,那之前的努力就全泡湯了。

確實就像社長您所說的,OWNDAYS必須找到新的成長引擎,但我認為,現在還不是時候。在國外開店就像賭博一樣,我們還是放棄吧。

而且,就算說『總之先花1千萬就好』,之後也絕對不會就此打住。開張後,所需的經費也會越來越多喔。這點相信您也很清楚吧?在國內也就算了,在國外開店的話,管理成本也會跟著三級跳,根本無法與在國內開店相提並論,這是顯而見的事。要是失敗了,公司又會陷入資金周轉不靈的窘境中,這樣對之前特地支援我們的藤田社長怎麼好意思呢?到時候該如何向他解釋才好呢?既然接受了人家的資助,我們就有責任向股東解釋清楚喔。」

「這我也知道啊。的確就像你所說的……可是經商講求的是時機啊。現在的新加坡起來還是一片藍海,但1年後如何就不清楚了。實際上,JAMES與MAPP也進駐上海、做出成績了,店面數量也不斷增加。

而且,中國出資的其他同行也相繼仿效,開始推行相同的經營形態。照這節奏下去,東南亞市場上遲早會冒出一堆跟我們差不多的眼鏡店。變成那種局面後,就算我們後來跟上、進駐新加坡,那也絕對沒有勝算。因為錯過時機了。目前還沒有人出手,所以要做的話,就只能趁現在了!」

縱使朝著同一座山頭前進,大家所選擇的攻頂路線仍然會有巨大分歧。該登上危險的懸崖,靠著走捷徑一步登天呢?還是該走安全的路線,一步一腳印的爬上去呢?

只要選錯路,就極有可能掉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以往,OWNDAYS只有「危險也得硬著頭皮上」這一條路可走。可是現在已經多了許多選擇,沒必要在這個時間點上,特地挑一面危險的山崖來勉強自己爬上去。他們倆的想法完全屬於後者。

一觸即發的對話一再反覆,空氣中充滿火藥味,而就在這樣的氣氛中,海山打破沉默開口了。

「基本上由我的加盟公司來做。就算進展得不順利,後續的營運資金也由我來負擔,畢竟才1間店而已。我自己也會搬到新加坡好好管理。未來會盡全力不給總公司添麻煩,對於你們所擔心的,我心底也非常清楚,因此,能否請各位協助我呢?麻煩了。」

「那麼,海山先生現在擁有的加盟店該怎麼辦呢?身為社長的海山先生不在日本後,會不會下回就變成這邊的業績下滑了呢?」

負責管理加盟事業的矢後擔心的問道。(求求你冷靜下來,別去配合社長輕率的『興頭』啊……)

我彷彿能聽見他在心裡大聲的祈禱。

「丈司在國內的店面就暫時交由總公司管理吧。用業務委託的方式,當作直營店來經營就好了。」

我沒有事先問過海山,只是順勢這樣提議而已。

「可以的話,就麻煩您這麼辦吧。我一直很想到國外工作。如果能有這個機會,我也想做出成績。拜託了!」

明明沒有事先談過,海山卻立刻贊同此提議,宛如事先套好招一樣。矢後與奧野先生的勸說也沒效果,我倆的「興頭」完全一致。我們3個人在新加坡受到刺激後,就被莫名的「某個東西」給徹底打動了。就是那種感覺。

「是嗎……我明白了……但是,開店前,務必先設定好撤退時期,以及容許範圍內的損失底線。只有這一點,請您一定要答應我。」

奧野先生勉強同意。不過,他既然身為財務負責人,臉上自然是掛著「絕對不讓人跨越界線,以身犯險」的強烈堅持。

「我知道了。協助提供商品時,我會盡量避免動用總部的人力與資金,把失血降到最低。如果失敗了,我也會做好覺悟辭職,並將公司的經營權轉讓給藤田先生的公司。藤田先生那邊就由我親自去說吧。」

矢後也發現我跟海山的決心比想像中還要堅定,於是露出半放棄的表情答應我們了。

「……我明白了。那麼,之後請告訴我海山先生旗下店面的詳細狀況。我會想辦法處理。」

就這樣,在我們3個人的半強迫式說服之下,奧野先生與矢後副社長終於同意我們前進新加坡。

 

數日後,我將藤田社長約出來吃飯。地點是我們第一次共進晚餐的地方,即充滿回憶的六本木烤肉店──「綾小路」。當然,這可不是為了跟他一起開心的品嘗美味的和牛厚切牛舌。這是為了向他說明進軍新加坡的事,徵求他的同意。

我從日比谷線的六本木站下車,然後徒步前往烤肉店。這段路上,我的腳步非常沉重,彷彿被一股憂鬱的氣氛封住了。

(你們到底在想什麼!前陣子不是才靠著我們的出資而度過資金短缺的難關嗎!別再想什麼新加坡了,在那之前,應該要先讓公司穩定下來才對吧!)

藤田先生一定會這樣講吧。我的腦中已經浮現出藤田先生表情憤怒、太陽穴爆青筋的模樣了。

唉,這也是當然的。假如我跟藤田先生站在同一立場上,那我一定也會這麼說。

那麼,到底要如何解釋才能獲得他的諒解呢……可是,我自己也不想抑制「想在新加坡一決勝負」的心情。到底要從什麼角度切入,才能說明OWNDAYS進軍新加坡的正當性呢?我在腦海中一次又一次的模擬,直到穿過店門口的暖簾才停了下來。

「啊──社長!辛苦了。我已經先點餐了。怎樣?最近OWNDAYS還好吧?」

藤田先生已經到了。他邊喝著啤酒,邊用溫柔的笑容迎接我。

我們愉快的聊了一陣子,一面報告近況,一面大啖烤肉。但我遲遲無法切入正題。藤田先生的心情越好,我就越怕惹他生氣。但是,今天一定要把話說清楚。如果無法在這邊取得主要股東藤田先生的同意,那麼通往新加坡的門就等於被關上了。

於是我鼓起勇氣,抱著一鼓作氣從懸崖上跳下去的心情,將滿腔進軍新加坡的構想說了出來。

「其實……我之前去了一趟新加坡,看了當地的環境,想說可以在新加坡開店……」

我慎重的選擇措辭來解釋事情經過,並拼命想出適當的說法,好讓他認為「這沒什麼大不了」。

「新加坡!!不錯嘛!!」

「咦……啊?」

「今後東南亞的時代必定會來臨。這麼做絕對沒錯。情勢不利己的話,那就改變遊戲的玩法。這才是最佳戰略。如果順利的話,希望接下來也能讓藤田光學在中國開設OWNDAYS的加盟店啊……」

「咦,這麼說,您是贊成囉?」

「在簽訂出資契約時,我不是說過『我相信田中社長』了嗎?既然田中社長認為在新加坡有勝算,那就是有了。既然都託付你了,那麼,不管你想做什麼,我都不會有怨言。」

「非、非常感謝您!」

「而且,我恰好跟田中社長想著同一件事,還打算在今天向你提議呢。像是『OWNDAYS也去國外開店吧,如何?』。我因為從事生產的關係,一年之中有大半時間都待在中國。就在最近,中國國內開始出現許多仿效OWNDAYS與JAMES的眼鏡店,而且就像阿米巴變形蟲那樣,以驚人的速度在增加。而這幅光景也激起我的危機意識了。

照這樣下去,遲早會有新興的眼鏡連鎖店,從中國這塊巨大的市場上成長成難以想像的規模,而且很有可能會進一步席捲整個亞洲市場。如果事情發展到那種地步,那就不是JAMES那種程度的問題了吧。趁著中國還沒孕育出怪物般的眼鏡連鎖店前,應該快點前往東南亞鎮壓當地市場。你的判斷沒錯喔!」

沒想到,對於進軍海外之事,持續關注中國市場的藤田先生早就看得一清二楚,甚至比我們還深入。

我們竟然選擇了同一條攻頂路線!一發現藤田先生也看著同樣的景色後,我剛才的憂鬱旋即一掃而空,開心得不得了。

「謝謝!我會努力的!!啊,不好意思,我可以加點涼麵嗎!」

我在大碗的涼麵上淋滿醋,然後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人一開心,食慾就來了。宛如肚子也想一起慶祝一樣。

 

3月中旬

櫻花的花苞尚硬,清晨的風也冷得跟冬天一樣,但是白天的氣溫已經逐漸上升,散發著舒適春天即將到來的預感。這一天的午後就是如此舒服。

我的iPhone畫面上顯示我有一通LINE電話的來電。這通電話是海山打來的,目前他正為了設立公司的事而隻身待在新加坡。

「喂──我依照計畫到新加坡處理成立公司的事了。法人名稱叫OWNDAYS SINGAPORE好嗎?」

「好啊。」

「至於資金的話,我已經按照當時說好的,先匯2千萬日圓進去了,等一下我會用LINE把開好的戶頭資料傳給你,那再麻煩您盡快匯1千萬日圓進去囉。」

「了解。我會請奧野先生馬上處理。」

「那,設立法人進行得還順利嗎?」

「完全沒問題呢。不愧是積極招募外資,還享有『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之美譽的國家啊。他們的手續反而比日本還簡單,登記也比較快。大概下個月就能把設立公司的事完全處理好了。」

就這樣,當地法人「OWNDAYS SINGAPORE PTE LTD」成立了。

社長由海山丈司擔任,董事則由我和奧野先生來擔任。這大約是我們第一次去新加坡一個月後的事。

好,現在終於沒有退路了。我們搭著一艘充滿不安與少許希望的破船離開港口,划向波濤洶湧的大海。這就是當時的感受。

 

2013年4月上旬

在新加坡設立了當地法人固然是好,但是,最重要的還是要有店面,沒有的話,根本什麼事都做不了。為了找到適合開張營業的1號店物件,我和海山、甲賀先生又飛了一趟新加坡。

新加坡物價高昂,做什麼事都貴。既不能小看這筆出差費,也不能每週都拋下公司跑到新加坡。而且,與其住那種廉價的賓館,倒不如睡飛機上還比較好,因此,這次我們買了廉價航空的超便宜機票,打算來個3天0夜,滯留20小時的苦行軍行程。

第二次也是由織部小姐為我們介紹物件。也許她已經感受到我們「預算沒那麼充裕的氣息」,所以這回推薦了價格比較平實的區域。

「這裡……嗎?」

「是的,沒錯。配合您的預算後,這次能夠立即為您介紹的,就只有這樣的區域了。」

她所介紹的物件位在烏節路的邊端。這是一棟座落於新加坡總統官邸隔壁的大型購物中心,叫做「Plaza Singapura」,在新加坡可說是時尚界先驅了。這次要看的是Plaza Singapura內的增設賣場區。該櫃位位在增設賣場區的深處,後方還有個巨大的挑空空間。

然而,全新購物中心裡的氣氛雖然不差,但是實際上介紹給我們的區域,是一處以矮分隔牆來對包圍挑空處的空間區隔出的場所。怎麼看都擺脫不了「臨時活動櫃位」的廉價印象。

右邊是一間隨便擺些廉價手機殼,看起來有點像路邊攤的店。左邊則是稱不上「沙龍」的簡易美甲店,店裡只有兩張窮酸的椅子,主要是做些簡易的指甲保養。

也就是說,要我們在這兩間店中間,用隔板隔出一個櫃位,然後擺上眼鏡、掛上OWNDAYS招牌嗎?

購物中心本身擁有一流水準,整體的集客能力也相當驚人。但是,此時介紹給我們的區域,大概是賣場內的「4流場地」……不對,是比4流還要糟糕的場地。

附近的人潮也是稀稀疏疏,位置一點都不顯眼。

我暗自想著:「這個區域實在不行啊……」

雖然我巴不得快點決定好1號店的店址,盡早開張,但如果第一步就栽跟頭,那之後也沒希望了。別的公司或許會試探性的多開幾間店,即使出現紅字也能繼續投資,直到店面成長至穩定獲利為止。但OWNDAYS並非大企業,跟本沒有餘裕去畫那種藍圖。

說穿了就是一次定生死。站在打擊區上第一次擊球時,就算打不出全壘打,那來個短打或德州安打也行,反正至少要站上一壘,不然比賽就結束了。這次的「進軍新加坡」就是這麼一個孤注一擲的計畫。一考慮到這些因素,此櫃位也就「完全出局」了。

我一臉嚴肅的想著這件事。海山或許也有同感吧,於是他一面吸著看起來很甜的珍珠奶茶,一面說出自己的想法。

「修治先生,我們放棄這裡吧。放棄這裡的話,雖說會擔心之後是否還能取得空出來的櫃位,但是賣場的其他地方應該還有一些空著的區域,所以,我們最好不要急著在這裡勉強開店。這件事應該慎重處理。」

「也是。不好意思,織部小姐,這裡不太適合。還有其他好一點的區域嗎?至少要讓我們有辦法營造出OWNDAYS的世界觀,而不是像個辦活動的場地,麻煩您了。如果第1間店就跌跤的話,之後也無法翻身了,所以我們想要全心全意的打造1號店。」

「這樣啊……可是,這間Plaza Singapura購物中心是新加坡數一數二的大型商業設施,好的位置可沒那麼容易空出來哦。」

織部小姐略帶歉意的繼續說下去。

「雖然貴公司在日本擁有上百間店面,但在新加坡仍然是默默無聞,是個沒有任何實績的新品牌,因此,即使櫃位空出來了,OWNDAYS也難以搶贏現在的承租人,擠進這種一流購物中心的好區域內。至少試著將購物中心的標準降低一點,這樣您覺得如何呢?若選擇稍微在地一點的購物中心,或是當地商店也會進駐的購物中心,這樣不僅會有人潮,租金也會便宜一點喔。」

「不,那種做法不妥。一開始進駐在地小型賣場的話,就算再怎麼一帆風順,往後也難以打進主要商圈內的一流購物中心。這是我們在日本歷經多次失敗而學到的教訓。在新加坡,我想要好好貫徹我心中的OWNDAYS品牌理念。因此,非一流購物中心不可。能不能請您幫個忙,看看其他同水準的購物中心內,是否還有空的櫃位呢?我們會耐心等候消息的。」

「這樣啊。我知道了。不過,排隊等著進駐一流賣場的品牌多到數不完,所以難度相當高。請不要太期待喔。」

「我知道了。那就拜託了。」

我鄭重的拒絕織部小姐,並請她再找找其他物件。互相道別後,因為距離搭飛機還有一段時間,所以我們跑去用餐,順便打發時間。

「結果這次出差都沒有什麼重大的收穫,真可惜啊。」

海山一面把熱呼呼的松露小籠包塞進嘴裡,一面心有不甘的嘟囔著。現在「鼎泰豐」已經變成他很愛光顧的店了。這個男人有「遇到不甘心或痛苦的事,食慾就會增加」的傾向。

「算了啦,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畢竟,要是在一開始就遇上紅中好球,那根本就近乎奇蹟。我們還是耐住性子,慢慢等待理想物件出現吧。不要勉強遷就,免得浪費了寶貴的資金。」

我故作輕鬆的答道。

雖然我很清楚「在這個國家,誰知道你們的事啊。哪有那麼簡單就讓你們搶到好櫃點開店啊。」但是,OWNDAYS在日本好歹也有上百間的連鎖加盟店,所以,我自以為可以用這些成績換得一些好評。然而,沒想到只是渡個洋,我們的存在就變得如此渺小,而我的自尊心也被織部小姐冷靜道破的「事實」給粉碎了,現在只剩下不甘心而已。

我們3個人就像要消愁解悶似的,把好幾大盤的料理吃光。就在結完帳,準備前往機場時,海山的手機突然鈴聲大作,宛如在阻止我們離開。

「好。……好。真的嗎?我明白了。雖然晚點就要出發了,但是我們可以現在趕過去看一下。」

語畢,海山便掛掉電話。

「修治先生,織部小姐說她找到另一個可以介紹給我們的場地了!現在過去的話還來得及搭飛機。咱們快去看看吧!」

於是我們慌慌張張的走出餐廳,然後跳上計程車,再度趕往Plaza Singapura。

 

織部小姐笑盈盈的迎接我們。這次她所介紹的區域位在購物中心的連結走廊內,走廊兩端分別是舊館與增設賣場區。

此區域跟剛才回絕掉的那個區域不一樣,這裡是獨立式店面,門面很寬,面積也十分充足。不過這裡是4樓,人潮也不多,因此稱不上是最佳地理位置。換句話說,它就是3流場地。只是這裡「還不壞」,它並不是一個無法決勝負的場所。

「那麼,它的租金是多少呢?」

「嗯……面積是……以平方英尺來算,每一平方英尺對應美元計算,所以大概每個月2萬5千美元。」

「……咦,也就是說,大概超出200萬日圓啊……這個區域……」

織部小姐笑著說:「因為是貴公司首次在新加坡設店,所以我們也會盡全力壓低租金喔!!這個增設賣場區還很新,我認為往後會有更多人潮,一定會變得更好。」

(在一流購物中心的三流場地開設1號店,應該還行吧。何況只要考慮到新加坡的租金行情,就知道OWNDAYS目前只付得起這些錢。如果對更貴的物件出手,那麼一旦經營失敗,每個月就有可能損失數百萬日圓。要挑戰的話,這就是妥協點嗎?也許現在只能鼓起勇氣,試著踏出這一步了……)

就在我這麼想的同時,海山和甲賀先生似乎也抱持著相同的想法。我們很有默契的互望了一眼,然後他們兩人靜靜的頷首。現在,時間已經不多了。若不在10分鐘之內離開購物中心,我們就會錯過回國的班機。

「您覺得如何呢?這裡原本是其他品牌預定進駐的地方,只是剛剛突然取消了。如果覺得這邊OK的話,我可以馬上為您保留;如果還需花點時間審議的話,那也很可能會錯失良機。」

「好,拚了!就在這裡開店!」

這已經無關乎有沒有自信了。既然條件完備,機會到來,那就做。若不試試看,又怎麼會知道結果呢?於是,我們三人抱著「倒下的時候,得往前倒!」的積極心態,在不發一語的情況下,相互確認了要在這地方開設OWNDAYS店面的想法後,「當場做出決定」。

就這樣,才飛兩趟新加坡而已,我們3個人就將進駐新加坡的具體事項全都規劃好了。

這是OWNDAYS進軍海外很值得紀念的第一步。不過,倘若那天織部小姐晚個一小時打來,那我們早就在前往機場的路上了,或許就會因此錯過Plaza Singapura的那個店面吧。

這種情況不禁令我覺得冥冥之中有某個命中注定的強大力量在背後運作。

我愉快的坐在開往機場的計程車上,不經意的望向海山,發現他一臉陰鬱,表情凝重,令人在意。

「丈司,怎麼了?你覺得不放心嗎?」

經我詢問後,海山用認真的表情,一臉苦惱地說道:

「肚子餓了。我可以在機場吃點東西嗎?」

 

2013年5月

成立法人、選定店面後,我們便沒有退路了。之後只能一往直前的朝準備開張之路前進了。

但是,語言隔閡與經商習慣差異終究是個大難題。

雖說海山會講一點英文,但還不到能夠流利說出商業英語的程度,因此這個問題一直折騰著他。

回日本兩週後,因為還要辦理設立法人的相關手續,以及與Plaza Singapura簽訂1號店的租約,所以這次由海山獨自前往新加坡。

 

位在濱海地區對面的「珊頓道」是新加坡金融區的主要街道。

新加坡河岸上蓋滿了高樓大廈,彷彿要把魚尾獅包覆似的。這座上半身是獅,下半身是魚(象徵著漁業之都)的魚尾獅像,據說是源自於新加坡的古名──「獅子城(Singapura)」。

UOB大樓、OUB大樓、新加坡電信大樓、日立大廈,這些都是支撐著星國當代金融與IT產業的企業大樓,而Singaland的總部大樓也座落在這片企業大樓群之中。此時,海山正1個人坐在Singaland總部的接待室內。

柔軟的地毯上擺著一張巨大的桌子,桌子後方有扇窗,窗外是遼闊又開放的視野,視野中心則有李光耀建造的濱海灣金沙。濱海灣金沙可說是新加坡的富強象徵,其外觀猶如三座塔撐起一艘大船,散發出壓倒性的存在感。

海山對這間「豪華得過火」的接待室略感吃驚,但接著,對方拿來叫他現場簽字的契約書,竟是多達50頁的英文。

「那麼,這是Plaza Singapura的店面租賃契約。請您確認好所有內容後再簽名。」

「啊、好……」

就算對方說「確認一下內容,可以的話就簽名」,實際上也不可能仔細讀完這種充滿陌生單字,寫得密密麻麻的英文合約書。儘管他一面用手指滑過那些文章,一面用自己的生硬的英文去做重點式閱讀,短時間內還是無法完全理解裡面的內容。

「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啦。新加坡好歹也跟日本一樣,是先進國家啊。『大概』不會搞那些陷阱條款吧……」

拿定主意後,海山一面故做平靜「假裝理解了」,一面專心的在各頁面上,盲目的簽下姓名。

隔週,租賃事宜處理完畢的報告一傳回日本,我和甲賀先生就跟著前往新加坡。我們的主要目的,是去確認開眼鏡店所需的各項申報手續。

甲賀先生總是小心翼翼的處理公家機關的營業許可事宜。因為當地的顧問公司不斷警告我們:「新加坡是個相當注重規則的國家,一旦稍有違規,馬上就會遭受停業之類的行政處分。」

對於進口商品的規則、販售眼鏡所牽涉的醫療行為相關規則、眼鏡店的營業登記、店面設備的相關規則等,他都小心且仔細的調查完備。

儘管如此,最後還是剩下好幾個搞不清楚的地方,就算打電話去公所詢問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就此停滯不前。店面的契約都簽好了,如果公所的許可辦不下來,那我們也無法開始營業,這樣的話就太糟糕了。

「光用想的也不會有進展。既然如此,我們就直接殺到公所去吧!」

我們接受等得不耐煩的海山所做的提議,於是立刻帶著一堆文件跳上計程車,奔向該轄區的公所。

由於我們完全沒預約就突然跑來了,所以每個窗口的負責人都表現得很冷淡。但我們並未因此退縮。

「有些事項,我們非向公所確認不可,不這麼做的話,我們就得放棄在新加坡開店,這樣就無法將OWNDAYS的優質產品與服務獻給這個國家的消費者了。」我們熱忱的解釋一番後,窗口終於讓我們跟經理人見面了。

負責此事的經理人可能是被迫中斷手邊的工作,外加突然被要求會面,頗感不悅,對於我們提出的問題,他始終都面無表情的重複著「No」、「Impossible!」。

他的理由是「規定就是那樣」。

不過,凡事必有灰色地帶,所以甲賀先生看著自己帶來的資料,陸續提出替代方案,試圖從中找出突破口。

交涉的事就交給會講英文的甲賀先生了。我和海山則待在兩側,專心的護航,不是看準時機幫腔,就是雙手環在胸前,擺出嚴峻的表情。

「why%$@$#%$#@#$^&…!?」

甲賀先生扯開嗓門說個不停,經理人也激動的反駁著。

「&$%$*&*$##$%ra!」

他們怒目相向,爭辯不休,經過幾番情感激盪出火花的高潮後,兩人終於化為笑臉,緩緩的握起手來。我和海山也順勢露出滿臉笑容,用力的握住經理人的手。

雖然聽不懂英文的我,根本搞不清楚他們說了什麼,但是從甲賀先生的表情來看,應該是順利解決了吧。我們鬆了一口氣,安心的離開公所了。

走出大樓的出口後,外面的天色已經有些昏暗了。不遠處就是餐飲店一間接連一間、滿是史蹟與活力的駁船碼頭。我一面望著美麗的碼頭夜景,一面向「用英文打了一場漫長戰役」的甲賀先生感謝他的辛勞。

「甲賀先生還真是和對方槓上呢。不愧是商社出身的人。看來是沒問題囉。之前擔心的那些事,現在都解決了吧?」

「不,我也不清楚!!」

「竟然連你也不清楚……」

 

若把「OWNDAYS進軍海外成功」喻為山頂,那麼「在新加坡開1號店」就是站在登山口的感覺。目前這個階段,就像「我們好不容易把登山必需品通通塞進背包內,打開了家門」一樣。進度大概就是這樣而已。

不過,還有許多問題堆積如山。光是前往登山口就讓我們費了一番功夫。對此,我自己也相當清楚。

不過,此時的我壓根沒想到,本應團結一致的OWNDAYS公司內部,竟然會在不久的將來爆發出那種「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NDAYS再生物語 的頭像
OWNDAYS再生物語

OWNDAYS 再生物語

OWNDAYS再生物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