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5日

我強制執行了強人所難的計畫,要大家在短短2個月內進軍新加坡,結果害公司內衝突四起,導致總公司的員工們反目成仇。

不僅如此,之後還發生了出乎意料的「相當糟糕的情況」。

因為是倉促執行進軍新加坡的計畫,所以低估了必要的開業資本額,以致於裝潢工程費用遠超出當初設定的預算。加上還有購買器材設備的錢、運輸商品的費用等等,於是超出預算的支出就像滾雪球般,越滾越大,轉眼間, 3千萬日圓的資本便已用罄,等到發現時,明明連1號店都還沒開張,總花費就已經超過7千萬日圓。

 

上午8點

這是一個教人想吹口哨的舒爽早晨。Plaza Singapura一樓的星巴克傳出陣陣的愉快交談聲,人們正一面喝著飲料,一面悠哉享受著舒適的早晨。

我和海山、甲賀先生一早就來到這間星巴克開會,我們出飯店的時間比員工們的上班時間還要早一點。

海山拿著一杯星冰樂,用有點無奈的表情小聲抱怨著。

「修治先生,糟糕了。昨天晚上,我又整理了一次請款單,但結果還是一樣,光是裝潢費用就超出預算1千萬了……當初還以為總花費可以壓在5千萬日圓以內,看來我們想得太美了。現在只要粗略估算一下,就知道我們已經得面對7千萬日圓以上的帳單了。這個,該怎麼辦啊……」

看到筆電上顯示的數字列後,甲賀先生也嘆著氣解釋。

「因為輸入商品的過程也是手忙腳亂,用了非常沒效率的方式來進貨。加上進口成本後,商品成本就會遠比日本國內店鋪的成本來得高。雖然將新加坡的售價提高了一點,但這樣下去的話,就算如願做出銷售成績,利潤也可能完全達不到當初的預期呢……」

「嗯……好像太過倉促行事了啊。不過現在才後悔也沒用了,做都做了。接下來也只能盡力維持收支平衡了。反正沒關係。拿出信心走下去吧。既然損益平衡的難度提高,那就讓銷售量也一併提升。我們現在只能思考這件事而已。反正,挑戰新事物的時候,不都是這種感覺嗎?」

我佯裝平靜,優雅的享受著早晨的咖啡香,擺出一副處之泰然的樣子,實際上卻是被「糟糕啦……」的想法緊緊揪著心臟,一直有股不可名狀的強烈焦躁感。

「也是啦……」

海山一面大口吃著看起來很甜的肉桂捲,一面用恭順的表情點點頭。

(又製造一件無法向員工們啟齒的「負面狀況」了……)

我們都感受到此事了。在充滿朝氣的星巴克店內,只有我們這一桌像真空地帶一樣沉寂。就在此時,明石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

「啊,社長你們已經到了啊!早安!」

「你也好早啊。距離集合時間還有30分鐘以上耶。」

「這是第一次在新加坡展店,我緊張到不行,結果就比平常還要早醒,醒了也坐立難安,所以就跑過來了。話說回來,剛剛走過來時,館內沿路上的店家都還沒開始準備開店耶。這樣的話,其他店家真的有辦法在1小時後開始營業嗎?」

明石擔心的問著。

「不,雖然咖啡廳是從早開始營業,但服飾店之類的,大多是早上不營業的樣子。」

「咦?是這樣啊?難不成從早上10點開始營業的,就只有我們而已?」

我們將新加坡1號店的營業時間訂在早上10點,但新加坡的購物中心會給予一定的彈性,讓各店家自由決定營業時間,不像日本的賣場那樣,統一於上午的某個時間點開始營業,因此「各店家的營業時間不同」也是常有的事。我們試著將營業時間訂在早上10點,但是看來,這時間對新加坡而言似乎是太早了。

「好像是那樣。大概都是11點或12點才開喔。」

「原來不會一起開啊……果然國家不同,常識也完全不一樣啊。」

「對啊。算了,反正包含這件事在內,我們也算是學到不少東西了。好!集合時間快到了。那我們也去店裡吧。」

開幕前1小時,每位員工都到店裡集合了,誰也沒遲到。然後我們細心的做了最後檢查。雖然還有不足的地方,但也不會妨礙營業。應該能順利開張吧。

 

上午9點50分

終於到了開幕前10分鐘。我們以日式風格舉行了朝會。明石利用這個時間對大家的工作分配進行確認。

「Flora和Kelvin負責檢查,Desmond負責加工,齋藤先生負責接待客人與結帳。客人太多時,請甲賀先生與海山先生也來幫忙服務客人。麻煩各位了。」

「了解。」

接著,他向開幕成員一一問候,最後則由甲賀先生向大家精神喊話。

「Let’s make our very best effort to become No.1 optical shop in Singapore!!」

(為了成為新加坡NO.1的眼鏡店,讓我們全力以赴吧!!)

「耶!耶!OWNDAYS!」

大家用力抬起拳頭,盡情大喊著,然後用熱烈的掌聲為朝會作了結。從以前就是這樣,無論在任何地方、任何情況下,只要是新店鋪開幕的那一瞬間,心情總是無比舒暢。那種感覺就像穿越一片遼闊草原時,用全身肌膚去感受舒適微風一樣。

上午10點

就這樣,OWNDAYS史上又多了一項「全新大挑戰」,那就是海外的第一間店──Plaza Singapura店開幕了。不過,周圍的店家都還沒開始營業。眼前的昏暗走道上,只有上班族朝著高樓層的辦公室快步走去。在昏暗的購物中心內,只有OWNDAYS突兀的點著燈,然後靜靜的、緩緩的拉起了帷幕。

上午11點

一個鐘頭後,冷清的店內仍然毫無動靜。海山一面苦笑,一面嘀咕:「完全沒有客人呢……」

「唉呀,這是當然的嘛。我們頂多在當地的Facebook上刊登開幕廣告而已,其他宣傳幾乎都沒做。而且也沒辦開幕特賣會,那當然不會有人提早來等我們開幕嘛。」

我用一副「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嗎?怎麼現在還在講」的模樣回應他。

「唉呀,話是這麼說沒錯啦,可是,就算宣傳再怎麼少也不該這樣啊。既然是新的日本品牌開幕,那至少也該有一兩位客人因為好奇而走進來看看吧?我原本這樣暗自期待,但事實完全相反呢。哈哈哈」

「也是啦。的確,雖說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像這樣開店後,發現真的沒有半個客人進來時,果然還是會著急啊……」

「對。我也心急得不得了……」

也許是地點不好的關係吧,店都開了1小時,依然沒賣出半副眼鏡。不、應該說,根本沒有客人踏進店裡。

目前踏入店裡的,就只有這家店的相關人員而已。承包裝潢工程的當地施工業者的分店長,協助我們辦理當地法人的顧問公司的社長,幫我們代辦工作簽證的人力銀行的負責人,另外還有幾個看起來像是同業競爭對手的人,就這樣而已。這些關係人陸陸續續前來祝賀時,我便一一向他們鄭重答謝,順便藉此忘掉心中的焦慮。

中午12點

從開幕到現在,已經經過兩個鐘頭了。隨著時間逼近中午,OWNDAYS所處的這條連接新館與舊館的通道也慢慢出現人潮。但是,大部分都是準備去吃午餐的人吧。儘管有人對我們這間嶄新的店面感到好奇,多瞄了幾眼,但終究還是沒什麼人願意停下腳步,走進店裡拿起商品端詳。

於是,我想起了5年前,我上任OWNDAYS社長後第一次開的那家失敗收場的店面。「那個」高田馬場店的惡夢又再度從我腦中掠過。這種討厭的感覺,就像應該早就變成一段美好回憶的老舊傷疤,現在卻又從胃部後方開始隱隱作痛。

不對,如果這次也跟那時一樣,以「徹底失敗」收場的話,那麼事態可能會變得比那時還要糟糕。

我強硬的說服了拼命阻止此計畫的奧野先生、矢後副社長,然後將龐大的壓力加諸在負責的各位部長身上,要他們用完全脫離常規業務的英文去工作,還排訂了強人所難的工作進度表,逼大家每天熬夜,趕著為進駐新加坡做準備。

加上支出隨便就超過當初預設的開業資金,而且還超出將近兩倍。如果這間店又以失敗告終,那麼好不容易才穩定下來的資金調度問題,將有可能再度受到巨大影響。

克服了種種困難才團結起來的總公司,恐怕又會陷入緊張氣氛中。明明是我硬要開設的新加坡1號店,最後卻落得如此下場的話,那我到底該拿什麼臉去見公司裡的員工才好。一想到這,體內便竄出一股令人顫抖的寒意,就好像踮腳站在懸崖邊緣一樣。

「不妙啊……」

還有對我說過「我相信田中社長」的藤田先生,他那誠摯的微笑也突然從我腦中閃過。無意間,我看到一旁的海山與甲賀先生也是忐忑不安。他們就像被雨淋濕的小狗,臉上寫滿惶恐無助。這兩人的背後一定也正滑落不安的冷汗吧。

迷戀上新加坡的璀璨光芒後,我們3個人便夢想著成功,硬是把大家拉到這裡,我們知道自己該對自己所做的事負起責任,尤其現在,我們更是深感此責任之重大。

在大家守護著這股有點奇怪的氣氛時,3位新加坡籍店員正在店門前,露出親切微笑發傳單給路過的人。他們身上的制服跟日本員工穿的一樣,手上的傳單也設計得跟日本的一樣,只是翻譯成英文而已。

「Hello! We are an optical shop from Japan that opened today. Please come in and have a look!」(哈囉!我們是今天開幕的日本品牌喔,歡迎進來看看!)

明明沒有人下指示,他們卻率先面帶笑容發起傳單。也許他們的存在,正是我們今日唯一的希望。

但是就現狀來看,路人們的反應也不怎樣。此時分明是午餐時間,我的胃卻像塞滿了沉重的鉛塊,別說沒食慾了,最後甚至感到噁心作嘔。

 

下午1點

從開店到現在已經過了3小時,空氣中一直瀰漫著不自然的沉默。

接著,附近的店家總算都開了,就在館內也開始熱鬧起來的時候,一對銀髮夫婦接過Flora發的傳單,然後很感興趣的走進店裡。

「啊,他們停下腳步了。」

我們緊張的吞了口唾沫。

「Hi!Welcome to OWNDAYS!」

Flora立刻用雙手拿起OWNDAYS的代表性眼鏡「AIR Ultem」,一面問候他們,一面在他們面前將鏡架的兩端折彎,積極的展示其耐用性與輕巧。

「wow……」

那位有氣質的夫人吃驚得睜大了眼,並問:「How much?」於是Flora抬頭挺胸露出充滿自信的笑容,並以煞有其事的表情自豪的說:「只賣98美元喔!」

「WOW!」

老夫婦不約而同的大聲發出驚呼,連旁人都看得出他們的感受。「真是便宜呢!」他們的反應就是如此正面。接著,Flora拿起鏡片的說明POP,又開始說個不停。

「這個價格也包含鏡片喔!而且不是普通的鏡片。是高品質的薄型非球面鏡片喔。大概跟您現在戴的這副好眼鏡的鏡片差不多吧?」

「WOW!!!!Amazing!!」

對方發出明確的讚嘆聲,連我們站在離店面有點距離的地方都聽到了。

我和海山忍不住走到老夫婦附近,裝成客人站在那兒,然後全神貫注的聽著Flora與老夫婦的對話。

「不過,雖然這個商品很棒,但我們是觀光客,明天就要回去了。所以今天買不了。真遺憾。」

「這不成問題。因為只需要20分鐘就能做好了!這麼點時間,兩位應該能等吧?」

「20分鐘……不可能吧。因為我想配有度數的眼鏡啊。」

「您說的是在歐洲吧?我們這邊可以現場檢測視力,20分鐘就能做出一副有度數的眼鏡喔!」

「好,買了!」

啪!白髮老夫人手一拍,便把手伸向Ultem鏡框,開始挑起自己喜歡的顏色。而且,那位夫人還說:「既然是這個價格,那就多買個兩副當備用吧!」說完便拿起3副鏡框,然後順著Flora的引導走向櫃台。

(好耶!)

我和海山互看一眼,並在心底握拳叫好。

「那麼馬上為您檢查視力喔。這邊請

Flora踩著跳舞般的步伐,引導夫人走進驗光區內,並將昨晚大家慌忙裝好的遮光窗簾拉上。然後,她從窗簾的縫隙間探出頭,朝著我們這邊輕輕拋了個媚眼。

(呵呵。真是太好了呢,BOSS

我彷彿能聽見Flora的心聲。

十幾分鐘後,Flora一面細心的調整剛做好的眼鏡,一面這麼說道。

「您是這間店的第一位客人喔!」

於是,夫人露出溫暖的笑容,彷彿一道陽光照進了我們的心中。

「哈哈。難怪大家都緊張兮兮的看著我們。不過,這真是件令人開心的事,能成為你們的第一位客人,我也很高興。祝你們成功。加油喔!」

她的笑容就像平靜湖面上逐漸擴散開來的小水波,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沉浸在幸福的氣氛中。

「謝謝光臨───!!」

老夫婦露出滿足的表情,提著印有OWNDAYS標誌的小紙袋走出店面,而在他們後方,每位店員都大力的揮著手目送他們。老夫婦的身影一從視線範圍內消失,站在一旁的濱地與庭山馬上興奮的又跳又叫。

「社長!太棒啦!太棒啦!眼鏡賣出去了!賣出去了!哇喔!我們在日本賣的眼鏡,竟然用英文推銷出去啦!覺得我好像見證了不得了的瞬間啊!哇喔……這太令人感動啦!」

我的心情跟他一樣。當然,大家的心情也都一樣。

儘管每個月都會賣出幾萬副眼鏡,但偶而還是會賣出足以改變我們的人生的「一副眼鏡」。例如第一次在沖繩舉辦大規模半價銷售時,我們賣掉的第一副眼鏡。還有震災時,我們為苦於沒有眼鏡的老婆婆做的那一副眼鏡。

然後,此時的這一副也是特別的眼鏡,它肯定改變了OWNDAYS的「某個關鍵」。

過去一個月來,老是像狗在互咬般不斷起衝突的近藤、民谷、甲賀先生等人,現在也都開心的拍打著彼此的肩膀。

「喔喔,甲賀先生,賣掉囉,賣掉囉。用英文賣掉的耶。覺得好厲害喔……」

「這裡是新加坡,當然用英文賣啊。哈哈哈。」

哭點很低的民谷也變得淚眼汪汪。

「太好了。賣掉了。真的賣掉了……」

「我們超厲害的。在國外也賣得掉呢。」

大家都大聲的感嘆著。一樣的OWNDAYS店面,一樣的制服,可是語言不同,人種不同,文化也不同。在這種環境中,OWNDAYS的眼鏡居然跟在日本時一樣,賣掉了。看到這個事實的瞬間,大家都覺得之前的辛苦總算有了回報,儘管之前吵成那樣,現在還是互相拍肩、擁抱,分享著這份喜悅。

無論在什麼時空背景下,「結果」永遠是讓上班族團結一心的特效藥。

我看著眼前的光景撫胸吁了口氣。

然而,那只是短暫的喜悅。店裡又恢復成鴉雀無聲的狀態了。時鐘的指針已經指著下午兩點,但我們的客人,還是只有那一對白人老夫婦而已。

「唉呀,在這邊乾著急也沒用啊。不如大家一起去吃午餐吧?」

甲賀先生對我提出建議。呆站了將近3個鐘頭,看來他的腳開始痠了。剛好斜對面有一間義式餐館,於是我們選了一個可以清楚看見店門口的座位,準備在那兒解決遲來的午餐。

「丈司,大家要去吃飯耶。走,一起去吧。」

「啊,不了。我還想再看看情況,所以沒關係,請你們先去吃吧。」

從認識到現在,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海山拒絕食物的誘惑。這個男人明明就是個儘管得流感發高燒,還是能將滴著血的厚切肋眼牛排塞滿嘴的人。

(海山也變得緊張兮兮呢。也是啦,今天確實是很難吃得下飯吧……)

我心裡雖然這樣想,但姑且還是問問看:「那我們就先過去啦。如果是吃那間的話,要幫你先點些什麼嗎?」

海山一面回答,一面用銳利的眼神直視著店內,完全沒有移開視線。

「只要是油脂多的就行。」

「該吃的時候還是會吃嘛......」

「對。不然肚子會餓嘛。」

 

吃午餐時,為了消除不安的感覺,我們拿彼此的甘苦談當消遣,開心的閒聊了一陣子。然後,就在我們享用著飯後甜點與甜死人不償命的煉乳咖啡時,甲賀先生指著OWNDAYS說:「咦……社長,請看一下那邊。你看,店裡有不少客人呢。我看看……1、2……是不是有5位客人啊?」

「真的耶。滿多人的。」

等我們發現時,店面入口附近已經不再冷清,在不知不覺間熱鬧起來。大概有5位客人正興致勃勃的拿著鏡架端詳。我們全神貫注的盯著眼前的情景,接著便看到海山用隨時都可能會跌倒的速度衝出店面,並朝我們這邊大喊。

「修治先生!!來一下!請你過來一下──!賣得很好!賣得很好──!」

我們急急忙忙跑出餐館,奔向店裡。

接著,只見兩個驗光區的簾子都拉上了,等候區的沙發上也坐著好幾位客人,在不知不覺間,店內已經開始洋溢著客人們帶來的朝氣。

「喔喔……真的耶……這表示賣得不錯嗎?」

「是的。已經連續賣出5副了!現在站在那邊看商品的幾位客人,好像也都會買的樣子!」

「哇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好耶──!!」

我們全都跳了起來,隨後又開心的輪流擊掌。

而且在我們忙著開心時,店裡的客人又吸引了別的客人,而路過的人看到店裡這麼熱鬧,便想著「發生什麼事?」於是也進來湊熱鬧了。這就像打小鋼珠中大獎時,看著大量的銀色珠子不斷從機台內掉出來、瞬間填滿盒子的感覺。沒錯,這簡直是「確變(在某種條件下中大獎的話,往後的中獎機率便會提高)」。

「別發呆了!甲賀先生也快來幫忙吧!」

事先辦好簽證的海山與甲賀先生也急忙投入支援。

一旦有人買,買氣就會跟著來。這種連鎖效應會一直持續下去。生意做久了,偶爾會碰上那種「以風為伴的氣勢、浪潮洶湧的瞬間」。現在正是那種感覺。

在櫃台上,訂購單散亂一片;在加工區的架子上,裝著已出售的鏡架,鏡片的加工盒也越堆越多。

「This one’s gonna be ready in twenty minutes!」(20分鐘就能做好喔!)

「Sorry, but the next one will take thirty minutes.」(不好意思,下一副眼鏡需要花30分鐘。)

店員們神采奕奕的話語此起彼落,轉眼間店裡已充滿朝氣。客人們一個接著一個的叫住店員,並表示自己有意購買。我們人手不足,完全應付不來。這簡直是半價銷售時的情況。而且,這次根本沒辦什麼特賣會,純粹是搬出OWNDAYS的商品、服務與超值價格,就令客人們如此著迷。對此,大家都非常清楚。

「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真的假的!真的假的!」

「哇靠────!太猛啦!」

面對著這個突如其來,且越演越烈的情況,大家都驚呼連連,好像還無法相信的樣子。雖然是有點老套的說法,但我也只能聯想到:所謂「被狐狸戲弄」的感覺就像這樣嗎?

在店裡接待客人的是齋藤,負責驗光與加工的則是3位新加坡籍驗光師,他們分工合作,專心的做著一連串的工作。客人來拿眼鏡時,明石就會以日文說:「謝謝您!」而我們也會跟著大喊:「謝謝您!!」因此,店裡的招呼聲一直沒有停過。

下午5點

然而,超乎想像的生意興隆並沒有讓我們高興太久,事態說變就變。誰也沒想到,那個「意料之外」的窘境居然開始擾亂著店內的節奏,害我們陷入愁雲慘霧之中。

「丈司,這樣……是否有點不妙啊?客人太多了……驗光怎麼驗都驗不完,也沒辦法好好調整。這樣的話,轉眼就會接到一堆客訴喔……」

「對啊……真糟糕。大家完全陷入慌張狀態了。」

到了傍晚,別說穩定下來了,隨著館內的客人增加,OWNDAYS店內燃起的蓬勃之火根本是燒得更旺了。

此時,大家都看得出店員人數明顯不足。

將海山與甲賀先生也算進去的話,能夠成為合法戰力、好好工作的,也才6個人而已。而且,能夠執行驗光與加工的,僅只持有執照的3的人而已。

現在這樣,OWNDAYS的一大賣點──「20分鐘交件」根本無法運作。別說20分鐘交件了,連檢查視力都要等候2小時以上。

沒完沒了的排隊人龍,令3位驗光師的臉越來越臭。在這麼忙的情況下,齋藤敦史也無法判斷應該從何開始處理,導致自己頻頻出包。他看起來非常慌張,畢竟,他在日本的OWNDAYS也只有打工經驗而已。

濱地看不下去了。

他擔心的說:「社長,情況有點糟糕耶……我們也去幫忙吧?」

「不行,這行不通。我們引發騷動的消息傳開後,從剛剛開始,就陸續有幾個疑似是同行的人跑過來看了。如果看到我們讓沒有執照的日本人幫忙驗光,那他們肯定會來找碴,會馬上通報OOB(眼鏡業的監督機關)喔。」

「可是,這樣下去絕對不妙啊!您看那位客人,看起來不是已經氣炸了嗎?唉呀,還有那個……那麼隨便的調整,拿回家之後一定會抱怨的!」

我們的焦慮起不了任何作用,一旦發動了「確變」,跑來消費的客人就會不斷湧進,想阻止都阻止不了。這就像大雨使河水暴漲後,水勢洶湧導致氾濫成災。

原本,我還在為「OWNDAYS新加坡1號店有了好的開始」感到開心,但事態急轉直下。我怕照這節奏下去,大家都會陷入恐慌,服務品質也會跟著大幅下滑,引發眾多不滿,最後,OWNDAYS的負評就會瞬間傳遍新加坡。這股強烈的恐懼感席捲了我的全身。

來這邊為開幕做準備的,還有明石、濱地、庭山與富澤。當然啦,這4個人都是專家,對驗光、鏡片加工可說是駕輕就熟,但是,既然沒有新加坡的「國家資格」,他們就無法出手支援。縱使看著員工們被蜂擁而至的客人們搞得慌忙不已,他們也莫可奈何。

這就像「明明看到眼前的河裡有孩子溺水,自己卻只能袖手旁觀」的感覺。

平常在日本時,濱地與庭山都在處理前幾大店面的業務,而現在,這兩個人只能看著眼前的景象,無法幫忙,這令他們焦躁得不停跺腳。

「總之,盡全力把能做的做好吧!濱地,你們4個人去後面整理單據、輔助他們操作加工機,還有用口頭指導店員,以防再度出包。在不會違反就勞規定的範圍內,能幫多少就幫多少!要盡全力減輕現場工作人員的負擔!」

「是!」

濱地他們才剛跑進店面後方,臉色鐵青的海山就接著跑了過來。

「糟了。已經撐不下去了。這樣下去反而會惹得怨聲四起,然後害我們在第一天就栽跟斗啊。我想稍微限制一下入店人數,同時請3位驗光師打電話給有執照的朋友,看看有沒有人可以來兼差一下,這樣行嗎?」

「好!立刻請他們打電話。說『高時薪』的話,也許會有人來幫忙喔!」

「知道了!我馬上去問!」

當驗光師幫客人測完視力,準備換下一位客人時,海山便把握此空檔,一一請他們找幫手。

「Don’t you have any friend opticians who can come over to help us immediately?」

(你有沒有驗光師朋友可以立刻過來支援?)

這種想都沒想過的情況已經快把驗光師們逼瘋了,他們也想盡快脫離這種狀態,於是都露出著急的神情回應海山。

「OK!我有幾位驗光師朋友,剛好他們現在沒在工作,我馬上問他們能不能過來打零工!」

每當幫一位客人測完視力,3位驗光師就抓準時機拿起手機,把候補人選的電話通通打上一遍。

「Boss!我找到兩個人了!大概兩個小時後到!」

「我也找到1個人了。應該是晚上就會過來!」

「OK!能早一秒就早一秒,麻煩他們趕緊過來支援吧!現在忙翻天,幫手不嫌多啊。」

幸好是國土狹小的新加坡。幾個小時後,他們的3位驗光師朋友都到場支援了。

晚上8點

人潮不減反增,店內一直處於擁擠狀態,客人多到「快滿出來」了。幸虧有3位驗光師朋友爽快的答應了突如其來的求援。他們抵達OWNDAYS時,全都對眼前的景象感到「不可置信!」雖然內心充滿困惑,但還是立刻幫忙做驗光、做鏡片加工。

華人、馬來人、印度人、歐美人,還有日本人。各式各樣的人種都在OWNDAYS買眼鏡。我望著眼前的這片光景,心中頓時百感交集。

我的體內深處湧起一股不知名的熱切興奮感。

而突然出現在眼前的這副光景,又讓我萌生出質疑真假的猜忌心。

此外,還有「我費盡心血打造的OWNDAYS,竟能在遙遠的異國被接納!」的僥倖感。

而且,我就像站在未知航道的入口,心中滿是痛快、期待,以及無法抹滅的恐懼。

至今為止,「新店面開幕的風貌」我也看過幾十回了,但是,這還是頭一次見到如此「震撼人心」的開幕。

在打烊前的這段時間內,我大概在店內來回走了幾百趟。我一面盯著店員們的行動,一面專心的觀察客人們的對話與反應,同時面對自己內心的情感。

 

晚上10點

完全化為戰場的開幕首日終於過去了。絡繹不絕的盛況一直持續到10點打烊為止,店裡簡直像遭遇搶劫一樣,展示架上的商品變得空空蕩蕩,櫃台周圍的單據也亂成一團,後方的員工專用區更是像極了垃圾場。

接著,發票列印機吐出一條長長的銷售明細。

齋藤敦史大聲的唸出首日銷售額。那是一個「驚人」的金額,足足超出了預想金額的5倍。

「哇喔喔喔喔喔喔!好厲害──!!」

那個「難以置信的數字」讓大家確切感受到自己所創造的奇蹟,而大家的興奮感也傳染給我。

3位新加坡籍的驗光師也掛著遍體鱗傷的表情,開心的抱在一塊。

加入這間毫無名氣、來自日本的新眼鏡店,並成為開幕成員之一,對他們3位來說,應該是一項很大的賭注吧。

「Hi!BOSS!Give me Ten!!」

啪!!

Kelvin一副很想說「我們成為歷史的見證人啦!」的模樣,他滿臉自豪的舉起雙手,要我跟他擊掌。於是,打烊後的店內響起了響亮的擊掌聲。

這裡是OWNDAYS在新加坡的1號店。開幕首日的結果,竟是超乎預期的好,成功得不得了。

但是在那成功的背後,其實還藏著一份嚴重的隱憂。

不過才開幕第1天而已,每位員工就已經忙到沒得休息,現在都一副精疲力盡、遍體鱗傷的樣子,各個都軟趴趴的癱坐在地上。

「甲賀先生,你看大家。明天會不會也是這麼多客人啊……」

「雖然我非常希望客人來,但是才第一天就已經這樣了……要是客人一樣多的話,那該怎麼辦啊?有點無法想像……」

倘若明天也是以這個節奏狂銷的話,那麼毫無疑問,我們將會無法應付,店面的營運機能也會完全停擺。

對於失敗、完全賣不出去的情形,我早就在腦海中模擬出無數種對策。但是,對於客人蜂擁而至、商品賣得太快、機能完全停擺招致大量客訴的情況,我可是連「或許會發生這種事」都沒想過,完全「出乎意料」。

不僅如此,今天還是星期五。明天開始就要面對星期六、星期日了。連上午可能會有多少客人來店都無法估計。如果明天、後天也像今天這樣人滿為患,那我們究竟該如何是好……

就算向日本求助也沒用,因為還有「國家資格」的高牆擋在那兒,這並不是簡簡單單就能解決的問題。

新加坡政府認可的工作人員「就只有6個人」而已。

開幕首日的成功喜悅只是曇花一現。

我們面對預料之外的異常狀態,卻只能呆立原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NDAYS再生物語 的頭像
OWNDAYS再生物語

OWNDAYS 再生物語

OWNDAYS再生物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