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

見到新加坡1號店起步順利,我和海山便趁勢追擊,有勇無謀的決定增開2間分店。這相當於約莫2億日圓的投資。接著,我們馬不停蹄的搭上新加坡航空的深夜班機,並於早上抵達羽田機場,然後又直接前往位在田端的OWNDAYS總公司。這一天是星期一,也就是定期召開幹部會議的日子。

「……也就是說,OWNDAYS的營運模式確實大受新加坡消費者歡迎。OWNDAYS或許是挖到了名為『新加坡』的超巨大礦脈也說不定。而下一步,就是先稱霸新加坡。然後,我想將新加坡法人培育成東南亞的總部,並踩著這塊踏板向整個亞洲市場出擊!」

那些圍在會議桌旁面對我的幹部們,就像緊閉的貝殼一樣,各個都把嘴巴閉得緊緊,從頭到尾就只是默默聆聽。

「如果說,要一面接受日本國內的激烈競爭洗禮,一面忍受低成長,白白浪費時間的話,那還不如一鼓作氣抓住國外的成長機會。在日本的眼鏡業界內,現在的OWNDAYS幾乎是不堪一擊的公司,但是,我認為我們只要將東南亞當作踏板,就很有希望一舉登上世界的舞台。大家認為呢?不覺得看到許多可能性嗎?」

(啊──總覺得,社長已經興致勃勃啦……)

(說什麼世界……不就是1間店碰巧賣得很好而已嗎……)

(日本可是有上百間店面耶?絕對是先讓這邊成長才對吧……)

就像心電感應一樣,大家的這些心聲都直接傳到我腦中了。

相對於興奮發表熱烈演說的我,股東與幹部們的反應都很平淡。大家都擺出「冷淡的」表情聽我說話。

此時,在這排排坐的十幾名幹部之中,就只有商品部的高橋部長常跑國外而已,其他主管們很少出國,少到連出國幾次都數得出來,而且他們不怎麼關心海外市場,對此也沒什麼興趣,因此,一見到社長像突然發燒般,興奮的發表到海外發展的可能性,大家就都傻眼了吧。

甚至有幹部非常嚴肅的問:「新加坡有沖水馬桶嗎?」此時的OWNDAYS總部對海外之事就是如此的漠不關心。

我不理會大家的冷淡視線,繼續說下去。

「現在要宣布一件已決定的事。新加坡法人雖然是海山社長創立的公司,但總公司這邊將會對其增資,並取得過半數股權,正式將它納為OWNDAYS的子公司。然後,我想讓丈司以『兼任新加坡法人社長』的形式成為本公司的董事,並請他全權負責國外業務。所以,丈司,你也來說句話吧。」

我突然要海山接棒,害他愣了愣,不過,他似乎一下子就整理好思緒。

「是的。非洲有句諺語是『想要走得快,那就自己走;想要走得遠,那就一起走』。我深刻感受到,OWNDAYS的事業具有走得更遠的潛力。比起追求眼前的錢財等等,我現在更想在『遠行的可能性』上賭一把。我想動用所有的文化、人力資源,然後跟大家一起將OWNDAYS培育成世界級的品牌。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海山是營造公司的繼承人,他家的家業已經傳好幾代了。而且,他的公司(即家業)總是能順利的做出業績,穩定的賺取利潤。若是繼續在自己的地盤上當領主,那麼生活絕對會安逸許多。特地捨棄那種生活,還跑來總是在煩惱無力償還、調度資金的OWNDAYS擔任董事……就世間的一般「常識」來看,這當中根本得不到半點好處。然而,海山卻是自願加入OWNDAYS。

海山也完全迷上那片「去到國外才發現的景色」。與其說那片景色有魅力,不如說它有魔力。總之,對我和海山來說,眼前那些金錢上的安定感根本不重要,現在我們的眼裡只看得到「要讓OWNDAYS迅速成長為國際品牌」。為了達成此目的,即使會失去什麼,那也都「微不足道」。

「……事情就是這樣,如果有人反對的話,請提出你的意見。」

就算有哪位主管反對,我也不打算改變心意,但我還是半制式化的問了一下幹部們的意見。

後來,沒人對這個決定提出反對意見,就這樣一致通過了。新加坡法人就此成為OWNDAYS的子公司,並作為集團企業,徹底運用OWNDAYS持有的資源,接著還要連續增開2間店,然後一鼓作氣朝稱霸新加坡的最短路徑前進。

「好,從今以後,OWNDAYS就要一鼓作氣朝全球化發展了。總公司也要積極錄用外國人,變成處處聽得到中、英文的環境,OWNDAYS即將成為一間有能力挑戰世界的多元化企業囉!」

聽到這些,幹部們全都露出困擾的表情苦笑著。此時,我明明是認真的說出這番話,但大家好像把它當成平時常講的玩笑話。

 

當晚,我和海山一起坐在「秦野YOSHIKI」的吧檯上。這間店位在與麻布十番的商店街相隔一條路的鳥居坂下,是一間我常去的壽司店。

這幾個月來,我幾乎都待在新加坡,很久沒吃到一流師傅握的「正統壽司」了,因此變得很想吃。「正統的壽司」皆經過細心處理,把魚肉的鮮美發揮得淋漓盡致,一放進嘴裡,醋飯就會瞬間散開,與那美味的魚肉交纏在一塊。

因為新加坡只有那種捏得緊緊、跟押壽司差不了多少的難吃壽司,所以,只要從國外出差回來,我就會常常跑來這間店。

頂著招牌光頭的年輕師傅為我們捏了壽司,還順便附上一些冷笑話。我們把壽司當下酒菜,將生啤酒一飲而盡後,海山露出寂寞的表情這麼說道。

「話說回來,總公司的幹部們都提不起勁呢。」

「唉呀,本來就會這樣。大概是還沒有真實感吧。當初因為不想聽一堆人多嘴,所以我刻意不在公司內談論新加坡店經營至今的詳細情形,而且,大家又沒親眼見到新加坡那邊的盛況,才會一時之間無法想像吧。」

「也是。不過,就算再討厭,不得不把眼光投向海外的時代還是會來臨吧。若侷限在日本,往後就無法成長了。無論什麼產業都必定如此,對吧。」

「是啊。反正最快明年,大家的想法就會出現180度的轉變了。從今以後,總公司的外籍員工也會逐漸增加,平時的對話也會摻雜著英文或中文吧,到時候就不得不轉變了。現在時機未到,不管再怎麼說明,大家依舊只會把它當成玩笑話或誇大的假設吧。」

我一面享受著醃鮪魚,一面像講道理似的說完這番話。話說那醃鮪魚是經過熟成的紅肉,一入口,舌頭就被那爆發出來的濃郁鮮味包覆住,好吃到令人咋舌。

「也是啦。OWNDAYS總部裡有那麼多頭腦好、理解快的人,所以,只要我們拿出成績,他們就會馬上注意到把眼光放在國外的重要性了。」

「……對啊。為此,我們也只能把握每分每秒,盡全力快點將眼前的事做好。首先得處理剛決定的SOMERSET和Bedok。我們必須讓這兩間店成功,還得想辦法解決資金調度問題,否則根本無法前進。今天在大家面前自以為是的把話說得那麼好聽,如果不幸在這邊失足的話,那我們就玩完了。」

「是啊……才簡單估算一下,就發現光是開店費用就高達2億……」

「對。而且營業額還得是Plaza Singapura店的兩倍才撐得下去。」

「冷靜思考後才發現,這難度果然很高啊。」

「真的很高……而且,不戰勝這場比賽就沒有未來了。以後就吃不起眼前這些美味的壽司囉。」

我一面盯著最後端上桌的鯊魚漿佐長崎蛋糕,一面回想起前陣子,我們才剛盛大的敲響了在新加坡一決生死的擂台鐘而已。

結果現在,我們又站上擂台了。而且還得面對史上最強的兩個對手。

然而不可思議的是,我的心情非常愉快,這次已經沒有緊張、胃痛的感覺了。我們兩人都做好了覺悟。

「要是接下來的2間店都失敗的話,那你的營造公司可要雇用我啊。哈哈哈。」

「一點都不好笑啦……」

我們抱著對未來的期待,一面檢視眼前的課題,一面度過美味的壽司之夜。

 

10月

今天是攸關OWNDAYS命運的313@SOMERSET店開幕日。

我比平常還要早到,在開幕前3小時就踏進店裡了。然後,我在店裡找到疲憊不堪的設計施工部的民谷。他正躺在一疊紙箱堆成的床舖上睡覺。若換個角度來看,這也有點像倒在路邊的人。

當初僅憑著一股衝勁就簽下這間313@SOMERSET店,而簽完約的7週後就要舉行聯合開幕了,因此,這次的排程表可謂是前所未見的緊迫。

民谷發現我到了,臭著臉睜開眼。他搔著膨鬆亂髮,打了個大哈欠。

「啊──社長……早安。店面總算弄好囉。不過,這種工作排程真的是應付不來啦……結果,剛剛弄到凌晨5點才完工,而且大家的語言又不通……光是要做跟日本一樣的工作,就得花掉雙倍的時間……」

民谷一臉埋怨的對我發牢騷,但我裝作沒聽到,直接跟他說還有哪些小地方需要修正。

「嗯。辛苦了。那邊的LOGO周圍綠色部分要稍微調整一下。這個燈的位置也不太對,馬上改一改吧。」

「嗯──嗯──知道了……」

會有這樣的對話也是因為我們已經有15年的交情,兩人可說是默契十足,唯獨這次,連我自己都覺得有點對不起民谷。但是,我們的資金長期處於匱乏狀態,絕不能因為延遲開幕而白繳店租,無論如何都得在最短時間內裝潢好,並盡速開幕。

於是,民谷不眠不休的工作了1個月才完工的店,終於在最適合背負起我們命運的三角窗內粉墨登場了。

 

早上10點

按照預定,313@SOMERSET店再過一會兒就能如期開幕了。要是在此失敗的話,一切就會化為烏有。在極度惶恐下,我的腳開始抖了起來。

我靜靜閉上雙眼。

嘈雜聲中,混雜著一些從地鐵出口那兒傳來的混亂腳步聲、店裡播放的音樂,以及店員們的緊張與不安……這次,驗光師十分充足,從日本過來支援的人也都就定位了。接下來就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我深深吸一口氣,做好心理準備,睜大雙眼。

然後,我透過霧面玻璃製成的店門看到外面有一些模糊的人影。看來應該是準備去上班、上學的行人吧。我仔細的凝視著那些人影。

3個人……4個人……6個人……

「咦,難不成那是我們的客人……?」

我催海山去看看,於是他用小跑步跑到店門附近,開始注意觀察外面那些人的動靜。

結果,這間位在角落、兩面開放的店面就像遭到包圍一樣,周圍都已經站滿了等待OWNDAYS開店的客人。

(果然是我們的客人。好!做得起來!這裡果然做得起來!我們的直覺沒有錯!)

「喂──!客人已經在排隊囉!大家準備好了嗎?要開店囉──!」

「是的!沒問題!請開店!」

做完最終檢查後,站在十幾名員工中間的明石朝櫃檯舉高手,給了一個很有朝氣的回覆。

我不發一語的和海山握手,然後合力轉動門把,讓店門一齊打開。

隨著店門慢慢升起,運動鞋、跟鞋、皮鞋……各種人的腳也一併映入眼簾。那些人排了好幾列,等不到門全開就迫不及待湧入店內。

「Hi!welcome to OWNDAYS!!」

一轉眼,店裡就被黑壓壓的人潮包圍了。

我突然憶起Plaza Singapura店開幕首週的光景。那時,雖然擔心員工們會不會因為現場太混亂而陷入恐慌,所幸最後只是杞人憂天,事情一下子就解決了。這次,我們有足夠的驗光師,而且訓練與研習發揮了雙重效果,每個人對守則與流程都很熟,因此,店裡並沒有陷入恐慌狀態,而是很正常的展現出「生意興隆」的樣貌。

客人的興奮、好奇就像接連刺中我全身般傳到我這兒。我不經意的望向店面外,結果發現睡到頭髮亂翹的民谷正看著擠滿客人的店內,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看到這景象,我更是確切感受到「工作的辛苦只能靠成長來沖走」的道理。

 

開幕首日結束了。

成果揭曉。313@SOMERSET店的熱烈反響完全凌駕於1號店Plaza Singapura之上,成為一間來客絡繹不絕的興盛店面了。總之,我們先贏一場了。

我們打贏這場比賽,再次存活下來。結果,在這個月的OWNDAYS所有店面銷售排行榜上,第1名是313@SOMERSET,第2名是Plaza Singapura,冠亞軍都被新加坡獨占了。

 

12月

新加坡3號店──Bedok Mall店即將跟全新的購物中心一齊盛大開幕。

聯合開幕前一天,我為了做最終確認而來到施工現場,想不到出現在眼前的,卻是意料之外的光景。

購物中心內,許多店面都不打算按時開幕。而且,連購物中心的公共空間也都還在施工。明明24小時後就要舉辦聯合開幕了,購物中心內卻還是充滿了施工人員走來走去的嘈雜腳步聲,以及隨之起舞的粉塵。不知道在切什麼堅硬金屬的尖銳切割聲也是此起彼落。

從簽訂契約到開幕為止,一共有3個月可以準備,時間相當充裕,而我們也認真的按表操課,在聯合開幕日的前兩天就已經如期完工,做好開幕準備了。

在一同進駐這棟賣場的300多間店面當中,我們肯定是最認真的租賃者吧。對我們這些一絲不苟的日本人來說,新加坡雖說是先進國家,但它也具有南國特有的大剌剌個性,他們的時間觀念更是為我們帶來了巨大的文化衝擊。

 

然後,到了開幕當天。

都已經早上了,現場卻還在施工。

若比照日本的施工進度,這應該是開幕前兩週的模樣吧。今天跟昨天差不多,大約有3分之2的地方都還圍著帆布,根本看不出這裡即將開幕。

對於今日的開幕,我已經處於半放棄狀態了。於是,我坐在店裡的長凳上看起iPhone。

然後……

「鏘──、鏘──」

突然間,購物中心內響起一陣響亮的銅鑼聲。

我急忙朝著聲音來源跑過去,結果看到兩頭全身紅通通的舞獅正在狂舞,還一面發出巨大聲響在慶祝著什麼。

(咦,該不會真的打算在這種狀態下舉行聯合開幕吧……)

賣場內只有3分之1的店面準備好而已,其他店面的鐵捲門緊閉。儘管如此,等到那場盛大又突兀的開幕典禮一結束,在入口處蓄勢待發的鄰近居民還是像雪崩般湧入賣場,簡直跟衝進人氣表演者的Live會場一樣。

每個人的表情都很愉快。對當地居民來說,這間Bedok Mall一定是期盼已久的購物中心吧。這裡跟1號店、2號店所在的高度時尚敏感區不同,Bedok Mall是一間位在郊外密集住宅區內的購物中心。客層當然會不同。我發現附近居民以中老年人、家庭居多後,這三個月來一直在擔心他們是否能接受OWNDAYS。

我注意觀察著路過店門前的人有什麼反應,結果,大家對OWNDAYS的反應依然是「驚奇」。

不過,驚奇的性質有點不同。1號店、2號店是「發現了某個新鮮又酷炫的東西時」反映出正面的驚奇。

但這回的驚奇是「看到了前所未見的怪東西,所以感到驚奇」。

來店的客人,大多都是先抱著困惑、懷疑、探索的心情在店裡徘徊,不過,等到慢慢理解OWNDAYS所呈現的「全新眼鏡銷售風格」後,大家便開心的試戴了起來,然後一個接著一個的掏出錢包買下眼鏡。

看著這幅光景,我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OWNDAYS的經營模式在新加坡也是廣受各年齡層接納。

最後,這間Bedok Mall店也是超乎預期的成功,取得了驚人的銷售成績。

在當月的各店鋪銷售排行榜上,前3名都被新加坡的3間店給獨占了。雖然公司的資金依舊不寬裕,但是繼SOMERSET店之後,在下一個為了攻占新加坡市場而下的巨大賭注上,我們又大獲全勝了。

「成功了耶……」

「成功了呢。」

「好,接下來才是成敗關鍵啊……」

「對啊。我們絕對要贏。」

我和海山大感放心,撫胸鬆了口氣。

 

2014年2月

第一次造訪新加坡已經是將近1年前的事了。

當時看到的絢爛光芒,至今都還確實存在於我心中。雖然是紙糊的要塞,但也算是蓋好要塞了。現在,在新加坡的眼鏡業界內,OWNDAYS的存在已經算得上是一起小事件。隨著時間過去,OWNDAYS的知名度也越來越高。

雖然我感受到一股充實感,但強烈的危機感也油然而生。因為,OWNDAYS越有名,模仿裝潢或銷售系統的競爭對手也就越來越多,屆時,這裡恐怕也會像日本的眼鏡業界那樣,掀起一場腥風血雨的戰爭。

這個時期,東京的寒冷恰好達到1年當中的最高峰。

而就在某個寒冬夜裡,溝口突然打了一通LINE電話給我。平常聯絡都是用LINE傳傳訊息就解決了。既然是「語音通話」,那表示新加坡一定有什麼「緊急狀況」吧。我有點緊張的按下接聽鍵。

「社長,不、不得了了!」

電話那頭的溝口異常的興奮,以前幾乎沒見過他如此興奮。

「怎麼了?你冷靜一點啊。」

「我、我們或許可以搶到一間非常厲害的物件喔!新加坡東北部有間名叫『Nex』的購物中心,然後,它所在的區域是新加坡人口最密集的地方,賣場內的購物人潮也不是普通的多!而且,現在要招租的店面,恰好正對著直通地鐵的賣場入口!」

「哈哈哈。雖然還不太清楚,不過好像很厲害呀。那麼,你之後再用LINE把詳細資訊傳給我吧。」

「不,我們現在就需要社長的判斷,因為明天就得跟對方談妥簽約條件了。如果簽下這裡,那我們可以全力揮棒嗎?第1、第2、第3棒打擊手都安全上壘了,所以,第4棒請讓我們全力揮棒吧!海山先生也說『這裡絕對可行』。我們想擊出全壘打!」

「讓你們全力揮棒嗎……那邊的店租大概多少?」

「是一筆可觀的金額……」

「可觀是多少啦?」

「粗估就超出預算4萬2千美元了……」

「4萬2千美元,也就是一年4,500萬日圓以上……光是租金就這麼多!?」

我不自主的倒吸了一口氣。這不是一年400萬日圓。海山與溝口想賭的,是一間每月租金400萬日圓的物件。到底要做什麼生意才能支付那樣的店租?我這輩子從來沒遇過這種事,根本無法想像。

「這負擔確實很沉重,對吧……果然還是不要出手比較好……?」

雙方沉默了一會兒。新加坡那朝氣蓬勃的喧囂聲由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沒有理由不出手啊!去把那個物件簽下來!目標是擊出場外全壘打喔!」

「是!」

 

第二天

在新加坡,這個櫃位的地理位置堪稱是精華中的精華。這一天,地產公司在他們的公司內為此櫃位召開招商會議。下午兩點,溝口的手機響了。此時,他正待在新加坡的辦公室內靜候好消息。

「Hi Massa,有一間與我們合作多年的寶石店提出非常高的租金,所以他們成為候補了。我們恐怕難以讓OWNDAYS租下那裡了。真的很抱歉。」

「Hi Dalia,不……等等!我們無論如何都想租下那裡。還有其他辦法嗎?」

「嗯──有辦法付更多租金嗎?」

海山也在一旁豎起耳朵聽著。他推測出現場情況,然後用雙手比出數字,暗示溝口配合對方的要求。

「我知道了。那我們出43,000美元。」

「OK。我再去交涉看看。」

3分鐘後,電話再度響起。

「不行耶。對方說要出44,000美元。」

看來,別的承租方代表也以候補者的身分,參加了在電話那頭舉行的會議。

海山看著溝口的眼睛點了點頭,然後用左手比4、右手比5。

「那我們出45,000美元。」

「不行。他們又說46,000美元。」

「知道了。那就48,000美元。請幫我跟與你們同席的人說,我們是不會屈服的。」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很大聲的議論聲。雖然前前後後只經過30秒左右,但海山與溝口卻覺得那一瞬間長得不得了。

「OK. Welcome to Nex!絕對要開一間很棒的店喔。」

「太好啦──!!」

現在確定要增開分店了。這種不斷競爭投標,直到勝出為止的行為,簡直像沉迷於危險的賭博。

後來,正如同海山與溝口所預言的,新加坡的第4間店──Nex店成功擊出漂亮的拋物線,讓球飛出場外消失,贏得一支特大全壘打。這次的機緣也加速了OWNDAYS在新加坡展店的節奏。因為OWNDAYS連開了4間生意興隆的店,所以邀請我們進駐的賣場也突然增加了。我們的事甚至在鄰近的東南亞諸國引發話題。

 

4月

最近,我將總公司遷到港區的南麻布。既然要正式提升拓展海外市場的節奏,那就不能缺少「優秀的人才」。光是優秀還不夠。他還必須是外國人,或是很會講英文或中文的人。於是我做了決定,將總公司遷到全日本最多外籍商人的地區──「港區」。

新辦公室所在的高樓離首都高速公路的天現寺出口非常近,它在「明治通」路上,外牆被堅固又沉穩的紅磚包覆著。在泡沫經濟時代,賓士汽車公司的辦公室似乎就設在這兒。新辦公室的裝潢費用超過1千萬日圓。這不像「無力償還債務的公司」會做的事,這是不符合身分地位的投資。

「聽好了,要好好記著喔。對零售服務業而言,店面就是一切。只有愛面子又無知的笨蛋企業家,才會把錢砸在不會賺錢的總公司上。」

一直以來,先父都是這麼教育我。我父親是典型的「昭和時代的企業家」,他將樸實節儉奉為信條,即使白手起家的公司已茁壯成全國連鎖企業,他也不曾離開琦玉的鄉下地方,一直守著設在廉價建築內的辦公室。

但是,當公司成長到某個規模時,它便超出我父親這位經營者的眼界,從那之後,公司便停止成長了。

這件事令我印象深刻。

(如果錢夠砸在辦公室上,那絕對是砸下去比較好。然後,辦公室一定要設在東京的精華地段。)

設計師、財務會計、工程師、商品企劃等等……為了讓連鎖店急遽成長,我必須將天賦異稟、積極向上、熱愛工作的一流專家攬進總公司,這種人才越多越好。

「人」是企業的本質。若無法吸引優秀的「人」,企業就無法超越「經營者的能力範圍」而繼續成長下去。

不應該說「把錢花在不會賺錢的總公司上就錯了」,「造就了一家不會賺錢的總公司」才是問題的本質吧?

我之所以會特意在這個時間點上,將總部「強行」遷到不符合身分地位的漂亮辦公室內,就是因為我將父親的公司當作負面教材,而且,我也想藉機驗證一下那個理論。

結果,事實證明搬遷是正確的選擇。總公司的招募能力急速上升,讓我們找到許多優秀的人才,OWNDAYS的成長速度也變得更快了。

 

4月中旬

在新辦公室的研習室裡,幾十名剛進公司的社會新鮮人正和樂融融的專心參與研習。裡頭的女性員工占了9成以上,因此氣氛有點像女校。

「社長,M銀行的人到了。請您移駕接待室。」

M銀行的T負責人跑到總公司來了。他的主要目的是「請讓我聽聽貴公司的近況」。

OWNDAYS度過重重危機,變成了肌肉型的賺錢體質,此時的我們已經轉為黑字狀態了。

然後,我們也能穩定的償還創辦人留下來的大筆債務。自從公司擺脫赤字,跟我們往來的銀行就不再逼我們還錢或出售債權了,不過,各銀行就只會每個月仔細核對償還金額、每半年更新一次契約,他們還是老樣子,完全不想提供新融資或給予任何協助。銀行的負責人也只是為了聽聽「形式上的」銷售成績以及營運狀況,才很制式化的跑一趟我們公司而已。

(反正,這個M銀行的T負責人也是跟以前一樣,只是想按流程聽一聽而已吧,不過,這次可是有成功打進新加坡的大新聞喔。他到底會多驚訝呢!?)

我和奧野先生興奮的出席這場面談。

來到嶄新的總公司接待室內,首先可以看到一面貼滿鏡子的牆,而鏡牆對面,又有東京鐵塔溶入餘暉中的大片美景映入眼簾。T負責人一面盯著那景色,一面很傻眼的說道。

「辦公室變漂亮了呢……既然有餘力在這邊設一間這麼棒的辦公室,那我真希望貴公司能加快還錢的節奏啊。話說回來,最近狀況如何呢?」

我一臉春風得意的開口道:

「那就直接進入主題吧。請您看一下這些資料!老實說,我們從去年7月開始進駐新加坡,生意好得不得了。現在已經開了3間店……」

「不,請等一下。」

T負責人突然打斷我說話,然後用冷冰冰的表情吐出這句話。

「不用跟我說這個。」

「咦???」

「聽了就得寫書面審核,太麻煩了。」

「啊???」

我和奧野先生都以為自己聽錯了,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OWNDAYS在新的海外市場上找到成長引擎,正要開始急速成長。這對金融機關來說,應該是求之不得的好消息,我和奧野先生都期待著大家會開心的追問個不停,所以見到T負責人用這種態度拒聽海外事業報告後,我們都說不出話了。

T負責人一邊用單手翻看日本這邊的業績資料,一邊淡然的說道。

「抱歉,因為我也沒辦法去確認新加坡的現金流量狀況,所以,請告訴我日本這邊的財務評估就好。之前評估說,有辦法解決無力償還,那你們有按照上次交的計畫書在做嗎?」

「不、不,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前幾天,我去了貴行的新加坡分行,打算開設戶頭。畢竟我們也希望日本的銀行能掌握敝公司在新加坡的狀況。結果,在服務電話裡就被說『請透過日本的交易銀行來辦理』,吃了個閉門羹。」

「這樣啊。」

「後來,我想說請教一些關於開設戶頭的基本問題就好,結果對方又把我擋在門外,說:『這也請透過日本的交易銀行來處理』。所以,可以請您幫我們引薦一下嗎?」

「我們會討論討論。」

(就這樣喔!?)

我看得出奧野先生非常生氣。T負責人對此毫不關心,似乎是真的不想談國外的事。「無力償還的公司在那邊說什麼啦!」我全身上下都感受到這股氣氛。這讓我失望透頂,不想再跟他談下去。

目送M銀行的T負責人離開後,我繼續待在接待室裡。

此時,我因為氣憤過度而感到虛脫,於是我抬著頭癱坐在沙發上,然後把資料扔向牆壁。那些資料是我們兩人昨晚熬夜趕工而成,本來打算在面談時交給負責人。

「搞什麼啊!!那是什麼態度!」

「真的很過分呢。不過,『日本的銀行距離全球化還很遙遠』也是事實。像是評定等級、審核融資那些,基本上也都只看日本公司的財務報表啊……」

「咦?等等。也就是說,新加坡法人再怎麼成長,我們的等級也不會上升,更不用期待新的融資嗎?」

「不,如果是大企業或上市企業的話,那這些成績當然會被當成『重要的參考數值』,並好好的發揮加分效果,可是,像我們這種中小企業就要看自己被分配到什麼樣的負責人了。就算不把剛剛那種完全被忽視的情況算進去好了,我們也不曉得其他銀行到底有多少人看得懂英文資料與IFRS基準的財務報表……」

「要看自己有沒有抽中好的負責人嗎?那不就跟『抽籤』一樣了?」

「是有點像呢。不過,就算『抽中』好的負責人,接下來還是得交給總部審查,到時候就要看總部積不積極了……而且,即使拿海外法人的月財務報表給他們看,他們也難以即時確認內容的真偽吧,所以數字越好看的,就越容易被懷疑。屆時一定不會輕易放行吧。」

「也就是說,他們會懷疑我們是不是利用海外法人來粉飾太平囉?」

「確實很有可能對我們進行謹慎審查呢。不過,新加坡當地的分店卻不想理我們,真是矛盾。哈哈哈。不過,一間資產負債表慘不忍睹的公司,竟然不用靠放棄債權或法院清算這類的『外科式治療』方式,就恢復到這種程度,那幾乎是史無前例啊。『因為沒有前例,所以無法理解。』這就是那些審查員的真實感想吧。」

「所以,我們暫時還無法拿到新的融資嘍……?」

「至少,現在跟我們往來的普通日本銀行是不會答應的。他們不看整體好不好,只看日本公司這邊能不能擺脫無力償還的問題。因此,在解決問題之前,還是不要抱有期待比較好。」

「海外事業壯大的話,日本總公司也會需要更多的管理費用啊。再這樣下去,反而會害日本法人的收益性獨自走下坡耶。就算這樣,他們還是不看我們在新加坡的業績與利潤。然後,日本這邊增加的成本又會影響到審查……天底下有這麼不講理的事嗎?」

「這我也沒料到。不過,剛剛的負責人都擺出那種態度了,看樣子,事情真的會演變成那樣呢。要是有願意認真看海外事業,還會把它列入審查的一家『非比尋常的銀行』就好了。」

「非比尋常的銀行嗎……」

「雖然新加坡業績長紅,但是再不準備投資新設備的資金,然後又依照現在的節奏繼續開分店的話,那麼幾個月後必定會資金短缺。我們都在新加坡做出這麼多成績了,沒想到銀行竟然如此不在乎國外的數字啊……」

「怎麼會這樣……」

 

外國觀光客、全球主義、進軍海外市場……近年來,世人都在討論著這些話題,但實際上,中小企業(不是餐飲業與製造商)、零售商、服務業打進海外市場並大獲全勝的先例,幾乎是零。

何況是5年前無力償還債務、瀕臨破產的公司,居然不用接受「外科式治療」就能急速成長,而且還想以海外市場的業績來帶動企業,使企業重生。

對特別重視前例的金融機關來說,此時的OWNDAYS的狀況,真的是怎麼找也找不到前例來參考。

這雙手好不容易才抓住了前所未有的成長引擎,但是,至少要等日本法人獨自解決無力償還問題後,銀行才會給我們新的融資。這樣一來,就算我們有意讓公司急速成長,早晚還是會面臨資金短缺的問題。冷酷無情的現實擺在眼前,而我們卻只能待在黃昏時分的接待室裡,無力的感受著束手無策的心情。

銀行、設備租賃公司、證券投資基金……日本的金融機關在做診斷時,只會看名為「財務報表」的病歷表。當OWNDAYS被宣判得到名為「無力償還」的癌症後,不管OWNDAYS體內還有多少旺盛的生命之火,銀行都不會為了治好它而出手相救。

這簡直像在說:「得癌症的人已經沒救了。可是,如果那個人靠自己的力量戰勝癌症的話,那我們就開營養劑給他。如果辦不到的話,那就快點死吧。」

 

不過,既有遺棄我的神,就有眷顧我的神。

這次眷顧我的神,住在離港區南麻布有點遠的地方。他在日本最南端的「島」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NDAYS再生物語 的頭像
OWNDAYS再生物語

OWNDAYS 再生物語

OWNDAYS再生物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