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OWNDAYS似乎混得不錯啊。這陣子不時會聽到你的名字喔。」

一出大田區的蒲田站西口,前方就是緊挨著東急多摩川線的「Bourbon Road」。這是愛喝酒的人最喜歡的一條街。

「bar a day」靜靜的佇立在充滿昭和氣息的街道一角。這是一間最多只能容納10個人的小店。昏暗而整潔的店內零星的擺著幾盞燈,在白色的牆壁上映出柔和的光線。

這天,我和飯田社長縮著身子坐在吧檯一角,一起喝著Highball。我和飯田社長已有15年的交情,在我心中,他一直是我尊敬的「大哥」。

「沒有啦,也沒那麼好啦。實際上還是一樣缺錢……現在營運周轉金不足,可能又要面臨資金短缺了。」

「新加坡的生意明明就這麼好,那些銀行的態度還是一樣強硬嗎?」

「對,不只新加坡,連國內的事業都表現得不錯,只可惜『無力償還』成了阻礙,每間銀行都不想好好的聽我們說話。」

「唉呀,銀行本來就是那樣嘛。我以前也因此吃了不少苦呢。啊哈哈哈。」

飯田社長的年紀比我大一輪。他在20歲時白手起家,現在他的「TOMO Parking」已經勢如破竹的成長成備有2萬車位的全國性連鎖收費停車場。

我雖然沒有「良師」或「顧問」那一類的前輩,但只有這位飯田社長不一樣。他的成長過程以及際遇與我有些相似,其人生觀也令我深有同感,因此我將他當作「大哥」般仰慕,每次在經營或人生路上遇到什麼事,我都會找他商量。

飯田社長生性愛照顧人,無法放著有困難的人不管。我陷入毫無建設性的企業重建泥沼後,他也很擔心我,不但幫忙擔任義工性質的外部董事,在OWNDAYS需要調度資金時,他也會給予建議或支援。

「我太小看日本金融機構的BS至上主義了。早知道這樣,當初就不應該老老實實的把創辦人與前經營團隊時代的膿包全部公開,應該要一面蒙混,一面累積結餘,這樣的話,現在早就擺脫無力償還的狀態了……真誠的對待銀行,規規矩矩的報告真實數字,結果請求他們協助時,大家反而都落荒而逃了。哈哈哈」

「唉呀,在金錢這方面,日本社會裡的老實人往往會吃虧。就算會腐敗也是沒辦法的事。世道就是這樣。啊哈哈哈。」

飯田社長晃動他那粗獷而巨大的身軀,豪邁的笑著,一面拍拍我的肩,安慰著心有不甘,猛發牢騷的我。

「也是啦。我以後也會變得更成熟一點。」

「話說,我之前為了開發不動產而跑去沖繩的時候,認識了一位挺有意思的銀行員,那時候,我向他提起OWNDAYS跟你的事,結果他說可以提供融資呢。如何?要不要跟他見個面?」

「咦,真的嗎?如果是真的,那當然是求之不得,可是等他看過財務報表後,八成又會指出無力償還的問題,然後無情的拒絕我吧……」

「他好像說,他們有一套制度還什麼的,是專門用來協助企業開拓海外市場的。總之,我下禮拜又要跑一趟沖繩,你也一起來。到時候我再幫你介紹,你就先跟他商量看看吧。」

「喔……」

我投入OWNDAYS重整已有5年之久。

這幾年來,許多金融機構都是「主動」來談融資,次數已經多到懶得數了。每一次,我都歡欣鼓舞的製作資料,發表時也是講到喉嚨都快乾了,但最後對方總是以「既然是無力償還就沒辦法了」為由,冷冷的拒絕我。由於一直遭到拒絕,現在的我已經不再相信銀行,老實說,對於飯田社長此時的這個提議,我也不是很感興趣。

不過,飯田社長從以前就很照顧我,因此我無法果斷的拒絕他的邀請,只能給出含糊答覆,不太情願的決定跟著他去沖繩出差。

 

隔週

在沖繩縣那霸市的西北部,一處通稱為「那霸新都心」的地方。

在這個充滿當地人的鬧區內,處處都是時尚又講究的餐飲店。鬧區外還有一間小而巧的義式餐廳。

這間店的外觀,乍看之下根本不會知道它是一間店。它的入口猶如獨棟房屋的私人車庫,店內也有如祕密基地。這天,我和飯田社長坐在店內的角落位子上,一起等著那位在金融機構工作的男性現身。

「啊,飯田先生,上次謝謝您了!」

一名突然走進店裡的男子發現飯田社長後,便笑著對他打招呼。

此人大約是45到50幾歲吧。他戴著帽子,身上穿著花俏的夏威夷衫,腳上則是短褲與涼鞋。曬得微黑的皮膚與下巴的白鬍子讓他在昏暗的店內格外搶眼。

飯田社長也笑著對他打招呼,並起身與他握手。

(這個人應該是以前在當地當過DJ的夜店老闆,或是美容院的老闆吧……大哥還是老樣子,人面真廣啊……)

我一邊想著這些事,一邊觀察眼前的情況。

飯田社長一向很照顧人,他的周圍總是聚集了很多人。有時候飯田社長約我喝酒,明明一開始只是2、3人的小聚會,但是到了清晨時,才發現人數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增加為20幾人,而且這種事早就不足為奇了。

「喂,修治。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嶺井先生。」

「啊,初次見面,你好。」

我跟善於社交的飯田社長恰好相反,是個極度怕生的人,因此,他這樣突然將自己的友人介紹給我,我當下也不曉得該聊什麼才好。這種事總令我手足無措。總之,我就在飯田社長的催促下禮貌性的交換一下名片,順便擠出笑臉打聲招呼。

拿到我的名片後,這位夜店老闆風格的中年男子伸出手指,輕輕敲著掛在胸前口袋上的墨鏡,並這麼說道。

「您是OWNDAYS的社長啊。正好。我也在OWNDAYS買了這副太陽眼鏡喔。」

「啊,這可真是……太感謝您了。」

(我現在沒有餘力跟這種DJ風的壞壞大叔開心的乾杯呀。下個月可能又要面臨資金短缺了。我今天明明是為了請他介紹沖繩的金融機構的人,才會跑來這裡的說……)

我邊想著這些事,邊瞥著這位嶺井先生遞過來的名片,結果,一行中規中矩,與他那打扮完全不搭軋的漢字出現在我眼前,令我頓時語塞。

「沖繩振興開發金融公庫 海外事業部 嶺井忍」

(咦,開發金融公庫?)

「喂!修治!你剛剛在懷疑嶺井先生到底是不是金融機構的人對吧。啊哈哈哈。」

飯田社長一面拍著我的背,一面吐槽。

「呃,沒有,才沒那回事……」

雖然馬上否定,但確實是如同飯田社長所說,「我完全就是在懷疑」。

不對,不管怎麼想,我還是覺得,全日本的企業家見到這個人後,都無法立刻看出他是「政府金融機構的職員」吧。他就是這麼「可疑」。

這位話不多、講話帶有沖繩腔的木訥男子,看起來的確不像壞人,但是要說他是「銀行員」的話,那形象未免也差太多了。

「在討論別人的外觀之前,先看看自己吧。你自己還不是一樣,怎麼看都不像眼鏡店的社長啊,對吧?啊哈哈哈。放心。別看嶺井先生這樣,人家可是貨真價實、辦事認真的公家金融機構職員。你就把OWNDAYS的狀況說清楚,然後好好的拜託人家幫忙吧!」

「我知道了……」

我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把手中的資料交給對方,因為那份資料上赤裸裸的記載著OWNDAYS的狀況。

但是,既然飯田社長都保證「此人沒問題」了,那應該錯不了吧。更何況現在正缺周轉金。1億也好,5千萬也罷,如果不馬上湊出資金,那麼,難得一帆風順的新加坡展店計畫也就不得不踩剎車了。

在這種狀況下,根本沒有餘力去品評對方。於是,我抱著連一絲機會都不放過的心態,將OWNDAYS的財務資料遞給那位擺明就是位「非比尋常的銀行員」。

嶺井先生走到桌子前坐了下來。他先簡單的用個餐,接著便全神貫注的看起我帶來的資料。他用認真的眼神邊看著資料,邊說出看法。

「原來如此……這樣還真的是……嗯。從銀行的角度來看,這確實是很難過關呢。」

「是的。不過,另一張資料也寫著無力償還的主因以及事情的經過。自從現在的經營團隊接手後,公司就很健全的經營下去了。我相信,只要您仔細看一下財務報表就會明白了。」

桌上擺著一盤盤看起來很美味的料理,但我只顧著說明OWNDAYS的現況,完全忘了要品嘗它們。

「我們在日本發展得很順利,而且還在新加坡找到了更大的成長空間。可是,銀行、租賃公司等等的各種金融機構都不肯認真的替我們評估,因此,我們也無法如願湊出開店資金,再這麼下去就會導致資金短缺,儘管終於有機會提早讓財務進入正常狀態,我們卻不得不踩剎車,停止成長。」

飯田社長也從旁給予援護射擊。

「嶺井先生,儘管如此,但他們最厲害的地方就是,這5年來完全不靠銀行融資,只憑著自己製造出來的現金流量就開了這麼多店,並且不斷的成長,確實值得好好評估喔。請您務必積極的考慮此事。他們還會繼續成長。這點我可以向您保證。所以,還請您多多幫忙!」

「的確……不過,雖然我知道OWNDAYS在沖繩也是以驚人的氣勢擴展事業版圖,但沒想到內部卻是這種狀態……就某種意義而言,真的很厲害啊……這比他們的風評更令人吃驚啊。」

嶺井先生仔細的看著資料。聽了我和飯田社長所說的話後,他先是「嗯、嗯」的點了點頭,並思考了一會兒,然後才低語似的說道。

「可是,要給OWNDAYS融資,真的不容易……我們只是區區的沖繩金融機構啊……」

銀行的那句「老話」從嶺井先生的口中冒了出來。

(呿,還是一樣嗎……結果,銀行的傢伙到最後都只會這樣講。唉──看來今天又白跑一趟了……早知道就找沖繩的員工們出來吃飯聊天,這樣還比較有經濟效益呢。)

我早就想過可能會聽到這個答覆,因此並未特別失望。

銀行不會與無法償還的公司做新的交易。我只是很後悔自己又在浪費時間,然後順便更新一下「不信任日本金融機構的感覺」而已。

然而下一刻,嶺井先生的口中卻冒出「以往的銀行員不曾說過的話」。

「不過,應該還是有辦法……如果是先從1億,不,先從5千萬開始的話……」

「咦?」

「沒有啦,其實看了這個財務報表後,的確是無法讓現在的OWNDAYS主體辦理融資,不過,舉個例子,你們可以在沖繩創一間新公司嗎?如果是沖繩縣內的企業,我們就能盡可能提供支援喔。」

「……那是什麼意思呢?」

「OWNDAYS不也在沖繩開了很多分店嗎?現在,你們進駐沖繩幾年了?有幾間店鋪?」

「今年應該是第5年吧。一共有10間店。」

「職員人數呢?」

「職員加上兼職人員,大概有60人左右。」

「原來如此。有這些就夠了喔。你要不要在沖繩縣內建立新的公司,然後將沖繩的事業轉移到新公司旗下,讓它們從本體中劃分出來呢?就是……例如『OWNDAYS琉球』之類的?這樣一來,我們銀行或許就能融資給那間公司了。」

「如果只是在沖繩開公司,那自然是馬上就辦得到,可是要辦融資的話,至少需要3期的財務報表吧?我得趕著早點幫新加坡那邊籌措資金,所以剛剛的提議,雖然是您的一番好意,但還是行不通啊。」

「不,我會試著向審查部門那邊說明事情的來龍去脈。每個人都聽過OWNDAYS,而且我們的職員也非常清楚OWNDAYS在沖繩建立了事業,所以,我覺得應該是沒問題。況且,沖繩公庫還有支援沖繩縣內企業進軍海外的制度。也許可以套用在這個案子上也說不定。」

「真、真的嗎!這樣的話,就拜託您了!」

「相對的,你們也要多多協助沖繩發展喔。」

「好的!一定!」

真是出乎意料的發展。

這跟銀行以往的回覆有點不一樣,是個意外的提案。第二天,我從沖繩回公司後,馬上把奧野先生請到會議室來,然後將沖繩那位「非比尋常的銀行員」的提議拿出來與他商量。

「原來如此。在沖繩成立新的地區性銷售公司後,就能以地方企業的立場來獲取援助嗎……這也不是毫無可能喔。不過,假如我們依照那位嶺井先生的建議,在沖繩成立新公司,並把沖繩的店面與員工轉移到那間公司旗下,結果到時候對方又說『還是無法讓你們融資』的話,那麼事情就會變得很麻煩喔。結算作業也會多出一間公司的份,提交資料給銀行時,資料量也會增加……」

「嗯。我也是這樣想,不過,就算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性,我還是想盡全力去嘗試。而且,沖繩在日本也算是比較特殊的地區。成立一間在當地扎根的地區性銷售公司,並且繼續在沖繩深耕,這樣或許比接受融資還要更有意義。」

此時,OWNDAYS對開拓沖繩市場已投注了不少心血,沖繩縣內的店面數量已經成長至10間了。事實上,OWNDAYS將近1成的分店都集中在這個僅有150萬人口的沖繩縣內。

其契機是當地的知名折扣超市「big1」加盟了OWNDAYS,然後替我們在名護市開了一間店。那時OWNDAYS就在沖繩「爆紅」了。

當時眼鏡業的兩大龍頭──眼鏡一座與ZAPP尚未進駐沖繩,JAMES也只在郊外的購物中心內開了1間店而已,因此,那裡幾乎是眼鏡快時尚市場的「無風帶」。

首先在那兒盛大展店的正是我們OWNDAYS,因此一下子就在沖繩年輕人的心中建立起「眼鏡=OWNDAYS」的深刻印象。

於是,我推測沖繩確實是個前景看好的地方。

往後的觀光客可不只日本人而已,以中國人為主的外國觀光客一定也會急速增加。沖繩是全日本最不具有「少子高齡化」跡象的地區,除了東京之外,全國也只有沖繩的人口還在持續增長中。

日本早晚得面對極度缺乏人才的難題,因此,若能趁現在稱霸沖繩的眼鏡市場,提早扎根當地,打造出有辦法大量雇用有望青年人才的環境,那麼,沖繩不就可以成為供應人才的基地,並提供人才給全國各地的OWNDAYS了嗎?因為這也是一個目標,所以當時才會在沖繩縣內積極投入心力增開店面。

「也是啦。如果是沖繩的話,就算融資沒批准來也沒差,只要先把『OWNDAYS琉球』經營成在當地扎根的企業,那麼將來的開店速度便會提升,雇用新鮮人的機會也會增加,更棒的是,我們還能從各方面來贏得沖繩人的信賴,所以,這個計畫也許不錯呢。況且,我試著模擬了一下。如果配合海山先生提出的新加坡展店請求,而且現有店鋪的業績也一樣好的話,最快在下下個月,我們還是會付不出錢,再度面臨資金短缺。」

「是喔……也就是說,現在只剩兩種選擇囉?是要暫停增開分店,還是該抱著面對資金短缺的覺悟,繼續用賭博式的資金調度方式來維持原定的開店計畫?」

「的確是這樣。」

「真傷腦筋啊……不過依照新加坡現在的步調來看,只要開了新的分店,它就一定能帶來更多的業績與利潤……這真的很難下判斷。最糟的情況,就是或許又要增資了……」

「對。增資的話,雖然有藤田先生帶頭,應該可以順利找到人,但是變成那樣的話,現在勉強保持在過半數的社長個人持股就會遭到切割,然後您就會喪失公司的持有權啊。」

奧野先生皺起眉頭,苦思著這個迫在眉睫的選擇。

「算了,要繼續增店。我現在完全不想抑制這股氣勢。為了追求自己的個人經營權,而讓OWNDAYS停止成長,這樣根本不是我的本意。說到底,我也不是為了安穩的當個中小企業的社長才來當OWNDAYS社長,如果不能朝著世界第一前進,那當社長也沒意義。所以,我絕對不會讓成長的步伐停下來。所以沒關係。資金周轉不靈的話,到時候再想辦法就好了。」

「我明白了。因為是社長的事,所以我早就猜到您會這麼說啦。既然如此,我明天就去一趟沖繩。我得為成立公司做準備,還得向那位開發金融公庫的嶺井先生請教更具體的做法。」

「那就拜託你啦。總之,現在就算只有一點點可能性,我們也要一一去挑戰。」

「好。不過,實在很難輕鬆得起來呢。哈哈哈。」

「真的。最近就算聽到資金短缺,內心也都不為所動了啦。哈哈哈。」

會議室內響起了一陣乾笑。

 

此時,資金調度狀況依然處於「不持續往前走就會倒閉」的狀態,但是每間店都維持著良好的業績,收益方面也都確實能交出黑字了。這是伴隨著急速成長而來的「無法停下腳步」的狀態,因此,我的心情並不像以前那麼惶恐。

更何況,我們早就打從心底決定:「既然都這樣了,那麼不管遇到什麼困難,我們都要咬牙撐過,絕對要讓財務步上正常軌道。然後,一定要讓那些一向只會看數字來評斷,拒絕提供我們支援的日本金融機構瞧瞧我們的厲害!」

隔天,奧野先生立刻飛往沖繩辦理成立「OWNDAYS琉球」的手續,並開始和沖繩公庫的嶺井先生一起研究如何成功取得融資。

不管怎樣,再過幾天就要陷入資金短缺了,刻不容緩。因此,他一連好幾天都是忙到深夜才休息。

奧野先生一到沖繩就馬上與嶺井先生進行面談。面談結束後,他在深夜打了一通電話給我。

「喔喔,奧野先生。辛苦了。和嶺井先生談得如何啊?」

「就各方面來說,那位嶺井先生確實非比尋常呢。哈哈哈。雖然感覺難以捉摸,但我強烈認為,他應該會想辦法幫我們。」

「真的!?那就可以期待囉?」

「說起來,在政府體系三兄弟之中,日本政策投資銀行與中小企業金融公庫都被改成民營,唯一一個沒被改成民營的,就是這個沖繩振興開發金融公庫了。也許是為了振興沖繩才給予特別待遇吧。就這層面來看,他們也極有可能反映出政府的意向。」

「也就是說,它不是『普通的』金融機構,對吧。」

「是的。而且,最近好像是連政府那邊都極力施壓,要求『應該增加中小企業的海外開拓資金』。對OWNDAYS來說,這可是求之不得的好機會啊!」

我們沉浸在期待之中,而嶺井先生則是謹慎的處理審查手續。

日後我們才聽說,自沖繩公庫成立以來,幾乎沒遇過如此奇特的案例,因此審查部門相當猶豫,最後似乎是嶺井先生死纏爛打才說服他們核准的。

 

幾個星期後,嶺井先生用LINE傳了一條簡短的訊息過來。

「OWNDAYS琉球的融資,過關了。」

(太好啦!!)

終於拿到5千萬日圓的融資了!

這就是沖繩振興開發金融公庫正式批准融資的那個瞬間。

「既有遺棄我的神,就有眷顧我的神。」

我在沖繩遇見一位有點不一樣、看起來有點壞的神,並在他的眷顧之下,成功為新加坡法人的增資計畫申請到一筆資金了。

 

5月

沖繩的夏天來得比其他地方還早。這天,我和奧野先生為了簽訂融資契約而來到沖繩公庫的總部。我們被帶到會議室後,不禁嚇了一跳。

「咦?怎麼一回事……」

會議室裡竟有大批新聞記者與攝影師在待命。

嶺井先生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輕聲說道:

「呵呵呵,如何?很厲害吧?我們也卯足了勁,打算好好替這次的合作宣傳一番,所以把當地的媒體都找來了喔。」

於是,簽完融資契約後,我們就在記者們的包圍下開始舉行記者會。

(只不過是得到5千萬日圓的融資而已,有必要這麼誇張嗎!?)

一開始我覺得這有點小題大作,搞得我不知所措,但也不是真的無法接受。不,老實說,我還因為太感動而紅了眼眶。

這是頭一次有金融機構願意從OWNDAYS的「行動與實績」來評斷我們,而不是僅憑著一張紙就放棄我們。嶺井先生與沖繩公庫的大家幫我們實現了睽違6年的新融資。他們臉上的溫暖笑容令我無法好好說話,只能沉浸在無限感慨之中。

第二天,〈沖繩公庫提供融資作為OWNDAYS新加坡的開發資金〉的新聞便出現在沖繩縣內的各大報上。

接著,因為有這筆融資,OWNDAYS得以在新加坡加速展店了。

「既然沖繩公庫都如此的大力支持了,那麼,沖繩縣內的其他金融機構或許也會積極看待此事吧。咱們一起去問問看吧。」

「好!麻煩您了!」

在嶺井先生的提議下,我們請他幫忙介紹沖繩縣內的銀行,而奧野先生也是馬不停蹄的前往各銀行進行說明。

「奧野先生,這次搞不好、搞不好會成功哦。」

「是啊,沖繩公庫這樣幫我們發聲的話,搞不好可以一鼓作氣讓融資步上正常軌道呢!」

我和奧野先生都躍躍欲試。

不過,我們太天真了。

現實世界才不會如此簡單的讓我們稱心如意。

沖繩公庫發放融資後,我們便立刻前往沖繩縣內的各銀行說明狀況,但是銀行那邊對海外的成績根本不感興趣,結果,銀行就是銀行,到哪都一樣。

當地的銀行維持一貫的態度,就算有新聞報導、有嶺井先生在背後支持我們,那些本土民營銀行還是不為所動,最後根本沒有半家銀行願意對我們伸出援手。

民間的金融機構裡果然只有『遺棄我的神』。

不對,此時的我們根本連『神』都沒見到。在我們拚命成長,想爬出地獄油鍋時,他們卻一把抓住我們的腳,想盡辦法將我們拉回去。因此,那些人怎麼看都是『惡魔』。

就這樣,雖說有了5千萬日圓,但這筆從金融機構借來的新財富並沒讓我們開心太久,於是,我們一如往常的一面擔心著資金,一面跨出了下一步。

 

5月下旬

新加坡收到5,000萬日圓的補給燃料後,終於在千鈞一髮之際解除了引擎熄火的危機。自從如願擊出全壘打的Nex店開幕後,來自各家地產公司的展店邀約明顯增加,增開新店的交涉也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

「唉呀。差點就來不及了。付了保證金之後,總算是保住新店面的用地了。只是,才一星期就把你們送來的5,000萬圓花光了。還有,在夏天與入秋這段期間內,我想再增開4家店,大概需要1億5千萬日圓。這樣行不行?」

我和奧野先生在連繫日本與新加坡兩地的Skype通話中,聽到了海山傳回「你們送來的資金已經瞬間蒸發」的報告,而我們也只能苦笑。

這就像碰上淘氣又愛吃的小孩一樣,不管讓他吃多少,他都不會滿足。只要肚子有點餓,就會嚎啕大哭。成立1年多、成長迅速的新加坡法人就是給人這種感覺。

儘管如此,當我看到日益攀升的業績與利潤時,我還是覺得有一陣強烈的順風從我背後吹來。

「沒問題!眼下是決勝負的關鍵。一鼓作氣幹下去吧!奧野先生會想辦法籌措資金的!」

一旁的奧野先生瞪大了眼看著我。

但我故意裝作沒看到。

 

就這樣,自2013年7月開了1號店後,在1年內,店面總數就已經增加到8間。OWNDAYS在新加坡的挑戰,可說是取得了超乎預期的成績。

我們如海盜般看準時機,一口氣攻上岸,然後在遙遠的南國土地上搭建起紙糊的要塞。而現在,要塞已經變成一座弱小卻很堅固的堡壘了。

 

之後,沖繩公庫又追加了1億5千萬的新融資,意即他們一共投入2億日圓來協助我們擴展海外事業,並成為支持我們成長的巨大梁柱。

當時我心想,總有一天,我一定要報答沖繩公庫的這份大恩。因此,現在OWNDAYS集團的控股公司,也就是總部,已不在東京,而是在沖繩的那霸市。我們一向致力於僱用沖繩的高中、大專院校畢業生,自2014年起的5年來,我們的薪資條件一直是縣內零售業的最高水準,目前僱用的沖繩學子已經超過百人了。

 

「話說,關於新加坡的下一站……」

公司已經有驚無險的避開資金短缺危機了。確定此事後,我以平靜的語氣對海山和奧野先生說出那個一直藏在我心裡的「某項作戰計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NDAYS再生物語 的頭像
OWNDAYS再生物語

OWNDAYS 再生物語

OWNDAYS再生物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