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6日

在台灣,農曆七月的這個時期被視為「死者亡魂(鬼)回歸世間,徘徊於街頭巷尾的月份」,稱為「鬼月」。此民俗近似於日本的盂蘭盆節,但與日本不同的是,並非只有祖先的靈魂回到人界地獄之門也會在「鬼月」開啟,因此一般認為,惡靈也會一併返回人間。

在這段期間內,為了避免刺激路旁巷尾的「鬼」,台灣有著各式各樣的禁忌。

個人屋宅在家門店家辦公室亦會點香祭拜供品(肉類、米飯、酒等),焚燒陰間的錢(冥紙)。

這些儀式有祭拜鬼魂亡靈,祝禱祂們這一個月在人世間逍遙享樂,切勿危害人類之意。而台灣民眾會在此時祈求生意興隆、闔家安康。

正值此「鬼月」期間,我們也是死命壓「資金短缺」這道欲開啟的地獄之門,一邊迎接期盼已久的進軍台灣第1號店──「OWNDAYS台北車站店」開幕的這一天。

早上醒來後,我比預定的時間提早一些離開飯店。

在操著一口流利日文的門衛目送下,抬起頭仰望天空,盛夏的陽光旋即在眼前,迸射出白色炫光。

用全身撥開彷彿從吹風機裡吹出的熱浪,坐進計程車後,試著向司機說出剛學會的中文:

「帶我去台北車站。」

 

早上9點

威風凜凜地矗立於台北市中心的台北車站,是連接台灣各地的交通樞紐,同時也是支撐著台灣旅遊路線的地理要衝車站建築物四周除了近郊巴士的乘車站,還有長途巴士轉運站,通勤上班以及前往暑期旅行的大批人群,一早便行色匆匆地快步走過。

遮蓋住施工店面的臨時板牆在昨晚就全部撤除乾淨,我們在台灣建起的第一堡壘,然無聲、驕傲無比地現身在行走過街的台灣人面前。

預計開幕時間的1個小時前,確定所有工作人員都到齊後,終於要進行開幕前的最終確認。

「大家都準備好了嗎?那就來開朝會吧!」

濱地將眾人聚集到櫃台附近後立即展開朝會。員工們全都面帶緊張,靜靜等待濱地開口。

「終於,OWNDAYS台灣1號店等一下就要開幕了。在這裡的每一位,還有我,都從未有過這種經歷,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說實話,我心裡充滿了不安。不過,能和在場的各位一同見證這一刻,我覺得更是快樂。」

濱地輪流看著每一位與她一起艱苦奮戰到開幕這天的員工們的眼睛,一一述說感謝的話語。說了二、三後,濱地的眼開始滾落豆大的淚珠,說得有些哽咽。

正好在一年前,在距離此地十萬八千里遠的新加坡的土地上,以「外人」身分觀摩公司首度進軍海外時留下的悔恨眼淚,如今轉變為身居要職、完成同等重大工作,為此「成就感」而流下的淚水。

「大家真的都非常努力了。不過,這並不是終點。第一間店開張了,從今天起,才是真正的開始。我們大家一定要成為台灣第一名的眼鏡行!」

「是!」

「OWNDAYS有一句全球共通的口呼。大家一起喊出來吧!」

「耶OWNDAYS!!」

儘管哭著,最後依然鄭重結尾,所有人的拳頭高高舉起,朝台灣的天空無限攀升。終於來到值得紀念的進軍台灣1號店──「台北車站店」開幕的時刻。

「那麼,要開幕囉!!」

門一打開,立刻有數名顧客衝進店內。

這一次在Facebook上事先舉辦了「招募眼鏡大使,限額100名」的活動。

活動內容為OWNDAYS免費提供眼鏡,代價則是需在社群網站上替我們宣傳;這項活動的獲選人們,甫一開店便如雪崩般湧入店內。

員工們立刻戰戰兢兢地接待起客人。

過了一段時間,受免費招待的顧客們在店裡熱鬧滾滾的樣子所吸引,路過行人們也開始對全新開幕的店家感到興趣,三三兩兩的踏進裡。

「歡迎來到OWNDAYS!!」

員工們精神奕奕地齊聲問候。

「歡迎光臨」「你好」「請進」……怎樣的招呼方式最符合OWNDAYS的風格?這句問候語也是在研習期間,由台灣員工們商量決定的台灣式OWNDAYS問候語,以日文來說,這句問候語包含了「歡迎你來」的意思。

「不管幾度的眼鏡,都是上面的標價喔。喜歡都可以拿起來試戴喔!」

應該是在說這些內容吧。

即使語言不通,也能透過氛圍,大致體會話語的內容。

所有員工活力充沛地接待顧客。顧客的反應也是「無庸置疑的好」。和新加坡那時一樣,詢問價格體系,聽見20分鐘就能拿到眼鏡,顧客們均一致感到驚訝。很棒的氣氛。

緊接著,2個小時過去。

過了中午時分,店內被客人擠得水洩不通。

「來了好多客人喔……」

濱地對這意想不到的好開始瞠目結舌。我和海山也同樣驚訝。

「是啊,比想像中來得更多一些。挺好的。只不過……」

下一瞬間,3人不安的視線不約而同地集中在店內同一處的某一點。趕在開幕前準備好,用來測量視力的最新型驗光機──只有一台。

Desmond拚命完成一次又一的視力檢查,但是店內沙發附近早已人滿為患,全是等待驗光的顧客。再加上抽到免費眼鏡的人、路過購買的人,櫃台的排隊人龍愈來愈長。

「甲賀先生,現在視力檢查大約要等幾分鐘?」

「粗略估計應該2個小時以上………」

「真糟糕……這樣子一台驗光機肯定忙不過來。能不能想想辦法,來硬的也行,在今天內試著多調配一台過來?這一定又要手忙腳亂了。」

「是啊,這樣會重蹈新加坡那時的覆轍。我想辦法交涉看看!」 

甲賀先生立刻致電給醫療器材廠商,說著一些聽不懂的英文展開交談。

「社長,如果可以接受廠商倉庫裡布滿灰塵的老舊中古器材的話,好像有1台可以立刻啟動。這樣也要嗎!?」

「可以正常運作吧!?只要能動就好,先不管那麼多了。立刻請廠商拿過來!」 

「明白了。下午會來幫我們設置!要同時再加購1台嗎?」 

「買!還要再加購2台,現在就把訂單發出去!

在這個時間點就已經明顯看得出來,店裡只有一名驗光員是忙不過來的。走進加工區的濱地也放聲喊道:

「甲賀先生!鏡片加工機也要再追加1台,否則應付不來!我想盡快做好成品,至少早點交貨,彌補客人花在等待驗光的時間!」

轉眼而至的洶湧人潮使店內應接不暇,儼然化為了戰場。新手員工們也是光處理眼前的客人就已經夠折騰了。

不過,或許是由於年紀尚輕,大家即使忙得人仰馬翻,仍舊為這超乎預期的來客數而感到興奮、樂在其中,這模樣成了唯一的欣慰。

 

下午3點

「濱地!驗光台送到了。比預定的時間更早拿來了!!要設置在哪?」 

「先放這裡再說。」

送驗光機過來的廠商負責人似乎也是第一次看見如此人滿為患的眼鏡行,得十分興奮。

他說自己也是第一次碰到這麼著急的追加購買。追加的驗光機一設置完畢,YUNA立刻準備開始驗光,然而送來的驗光機卻像是從博物館裡搬出來的古董品。

「這台機器……到底要怎麼使用啊……?」

明石看著手足無措的員工們,開口了。

「真懷念啊。我還是新人的時候用過這種型號的機器,算是懂得操作。既然這樣,濱地小姐,我來驗視力,能找人幫我翻譯嗎?我就一邊透過翻譯一邊驗光。」

就這樣,明石的身邊跟著YUNA,一邊操作著古董驗光機,一邊透過翻譯和比手畫腳,開始測量視力。

我擔心地注視著他們,唯恐通過翻譯無法順利測量視力,但是台灣的親日程度果然不是蓋的。

我們逼不得已採取的「讓日本的資深驗光師幫忙驗光」這個方法,居然意外博得客人的好評,陸續有好幾名客人表示:「來自日本的眼鏡行也是難得,想讓日本人幫忙驗光。」帶著善意指名濱地和明石。

如此一來,總算是讓驗光的速度再往上調升了一段。

濱地也一邊加工,一邊透過翻譯和比手畫腳來處理取眼鏡的顧客。員工之間由於有會日文與不會日文的人,交談起來便胡亂參雜著日文、中文,以及英文的隻字片語。

「現在20分鐘能加工好嗎?」

「OK! Twenty Minutes!」

「現在幾個人排驗光?」

「現在7個人。Seven! Seven!」

「OK!好!」

忙到連休息的時間也沒有,員工們也是輪流到休息室裡坐在地上吃午飯,把食物扒進嘴裡後,立刻重返化為戰場的店裡。

再到了傍晚,下班和下課的人群使台北車站的人潮更加洶湧,連帶地來OWNDAYS光顧的客人也是持續有增無減。

 

晚上10點

周遭的來往行人逐漸變得稀疏,急於返家的人們以及醉漢的聲音不時響起的這個時分,台灣1號店終於結束了首日的營業。打烊後一看:開幕首日大獲成功,業績遠超過新加坡1號店開幕第一天的成績。

「結束了──!!」

眾人一同目送最後一位客人離開,拉下鐵門後,從早便馬不停蹄忙到現在的員工們,一個個全癱軟在地上。但是,大家都帶著舒暢的表情。感覺就像結束一場激鬥後,癱軟在球場上的足球選手。

濱地、AKIYUNA在櫃台關閉收銀機。和新加坡那時一樣,印表機不斷吐出綿延不絕的銷售明細條。

「開總結會議吧大家集合!」

濱地出聲讓大家集合。

「非常棒!雖然也有許多來拿免費眼鏡的顧客,但是掏錢購買的顧客更多!開幕首日的業績……居然是預估的3倍以上!」

「好耶────!!」

所有人都跳起來歡呼,紛紛互相擊掌。比賽結束的哨聲響起,瞬間迸發出勝利的喝采。
「大家真的都辛苦了。雖然也有必須改善的地方,不過等明天朝會再確認吧。明天想必也會有許多客人光臨才是。無論如何,請大家今天速速回家,好好睡一覺,為明天以後的營業備戰。明天也麻煩各位了!」

「是!辛苦了──!」

將疲勞睏倦的員工們早早趕回家,來支援的日本員工們全體出動,完成了善後工作,此時時鐘的針早已走過了凌晨1點。

「社長,吃完早餐以後,大家就沒吃過正經東西了,肚子實在餓!明石先生和其他人應該也到極限了吧?」

「好,今天再去麥當勞吧!吃漢堡慶功!」

我們來到昨天晚上的同一間麥當勞、同一張座位,感受著通體舒暢的疲勞,手持LL Size的可樂,大聲乾杯。

我想大家的疲勞度早已經到達顛峰,但是再度達成一項偉業的成就感使我們萬分興奮,更凌駕於疲勞之上。

海山注視著大家歡鬧的樣子,默默將大麥克一口氣吞下、吃完後,用鬆了一口氣的表情來到我身邊說道:

「看樣子,台灣好像也做起來……」

我也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說道: 

「是啊。應該是做起來了。雖然還留有些不安,不過,我們又做到了。」

自從決定進軍台灣以後,這數個月來,儘管我一直告訴自己「下定決心!不再迷惘!做就對了!」替自己洗腦、鼓勵,其實還是一直心存恐懼。

半價促銷、追加費用0圓、進軍新加坡……之前做的這些挑戰,全都是在公司看不見未來的不穩定狀況下,覺得「反正不往前走,也只是坐以待斃」,某種意義而言,只是抱持著類似特攻隊般的心情,一路上橫衝直撞;這次進軍台灣的情況則完全不同以往。

這時候的我,經歷了3個月來不斷像是有冰冷鐵棒一直在背後戳著的感受,第一次真切地體會到──抱持著可能將不容易才在手中「穩定芽」全摘除風險,所展開的挑戰,竟然對精神造成如此大的壓迫感。

比起錯失新的希望,人們更加害怕失去已經擁有的東西。

但是,看見今天店內被客人擠得水洩不通,以及聚集在店裡人們的笑容,這份恐懼感搖身一變,成為筆直衝向天際的超快感。可就像贏了一場以自身毀滅作賭注的鉅額撲克牌遊戲。總而言之,這一天的我彷彿從冰冷的海裡被打撈上來,裹住毛毯躺在溫暖的床鋪上……像這種感覺。

而打贏了這場仗,讓我們向世界再度證明了一件事。

那就是「我們的OWNDAYS」在台灣也能行得通。

一票人神清氣爽、興高采烈地出了麥當勞,一同步行返回飯店。

忽地抬頭仰望夜空,滿月閃爍的美麗光輝令人捨不得就此入睡。

從隔天起,OWNDAYS台北車站店依然擠滿了大批顧客。

然而在另一方面,並不能全然為此感到高興。

這裡也和新加坡那時一樣,無法完全消化雪片般飛來的客戶訂單,員工們陷入慌亂,根本來不及處理。連日來店鋪和Facebook收到的「要求的商品沒來」「度數不合」「店員態度差勁」等客訴多如牛毛。

台灣當地無法及時處理客訴,於是日本總公司除了「鄧」,又臨時招募了新的台灣人「Ann」加入公,2人一個頭兩個大,每天沒日沒夜地處理客訴忙得不可開交。日本也緊急派來長尾、大澤、奧田這3人當支援小組,然而面對遠超乎預期的來客數,現場的極度混亂局面不僅沒有緩解,甚至還愈演愈烈。

「濱地,總之得再增加員工!早1天是1天、多1個是1個,趕緊錄取有眼鏡行經驗的人!」

濱地也是橫眉豎眼,連日連夜面試了幾十個人。

接受殺氣騰騰的濱地面試的應徵者們想必很害怕。但是,雖然每天都有人報到,想當我們的新員工,卻一直沒有做過眼鏡行的人來應徵,遲遲遇不到能立即成為可靠戰力的人才。

然後,在1號店開幕了幾週後,濱地語帶興奮地向我報告。

「社長,來了!有個感覺不錯的眼鏡從業人員來面試了!您要陪同面試嗎?」

「噢,真是令人開心的消息。我正好有時間,就去見見他吧。」

前來這物品散亂、無立錐之地的5坪大辦公室裡面試的,是長得高高瘦瘦,體格屬於結實型的「KEN」。

他不像是眼鏡從業人員,身上帶著一股體育學系的氣息,分明就是我的翻版。我一眼看見他,就覺得「中獎了」。

KEN大學時就讀眼鏡專門學系「視光學系」,畢業後任職於台灣的大型連鎖眼鏡行,這個時候已經位居經理職。對於如今的OWNDAYS台灣而言,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KEN在面試一開始就雙眼發亮地說道:

「OWNDAYS現在已經在台灣的眼鏡界造成大轟動。實際看過店面以後,我相信OWNDAYS在台灣這裡肯定會持續成長。我現在的眼鏡行工作的確很穩定,但我想要試著賭上我的人生,追求更大的夢想!」

我們舉雙手歡迎KEN進公司,決定立刻送出錄取通知。

只是有一個很大的問題。

我們提給他的薪資,是當初所設定的台灣法人薪資規定中,能夠給到的最高額度,即便如此,還是遠低於KEN目前的薪資。KEN可多得的人才,技術和人品也都沒有問題。考慮到如今OWNDAYS台灣的「門外漢集團」現狀,即便是「破例」按照他的期望,給他超出規定薪水可行。

但是,如果在此時劈頭就付他高額薪水,空降管裡職位的話,便違反了OWNDAYS文化的根基──「由大家票選上司」的這項理念制度,以長遠眼光來看,有可能使得OWNDAYS文化難以在台灣扎。我們煩惱得不得了。

「社長,怎麼辦?他說這個薪資會讓他難以生活。」

「總之,先誠心誠意地和他說明,請他理解。可能的話,我不希望只是為了確保我們解危人員,白白毀掉薪資和人事原則,我想盡量避免這種事情發生。我希望是好好和他說明我們的想法和未來的願景,讓他心悅誠服地進來公司。如果他真的有自己所說的那般實力,那他在第一次人事考核的時候,馬上就有機會恢復原先的薪資水準……不,甚至更多。」

我們告訴KEN初期無法達到他的薪資要求之後,他的臉色微微一沉。

接下來,我們花了2個小時以上的時間,熱切地告訴他OWNDAYS這一路走來的歷史,以及台灣今後的目標。

KEN神情認真地聽著,沉思了半晌,最後萬分艱難地開口:

「其實我才剛買房子,也正在考慮結婚。我想和家人商量,可以給我一點時間嗎?讓我思考個一天再答覆你們。」

接著隔天到
KEN打了一通電話到辦公室。

「我思考了一整晚。我的家人也都願意支持我。我想加入你們的行列。我會立刻證明我的實力,到時再幫我調薪就行了。總之,現在讓我和你們一起工作!」

我們高興得跳了起來。 

這位KEN進公司後,以此為契機,KEN的同事SEAN、眼鏡界資歷10年的ALLEN也隨後加入。他們成為心人物,台灣OWNDAYS轉眼蛻變成眼鏡行家團隊。

 

 

9月中旬

開幕之後過了1個月,業界從業經驗的KEN、SEAN、ALLEN進公司後,台灣OWNDAYS對於台灣眼鏡行業的架構等方面,也開始有了詳盡的了解。

連帶著一些細項的相關許可申請、與新眼鏡公司做交涉等事務,都進展得比以往順利,第1號店也終於有穩定下來的跡象。

而這時,卻又發生了一起「事件」。

「社長!你看這個!!」

晚上7點,正在日本總公司辦公的我收到濱地傳來的LINE,簡短的訊息附上了一個網址。

點開網址,手機便開始播放上傳至Youtube的新聞畫面。許多台灣電視台在播出新聞節目的時候,會同步放上官方Youtube頻道。

「哦,很棒耶。又上新聞啦?」

我漫不經心地將這則新聞影片轉給坐在隔壁座位的鄧宇均看。結果看著看著,她的臉逐漸泛起潮紅,轉變為憤怒的表情。

「社長,這是在說我們不好。說我們是詐騙公司……內容很過分……」

「啥?怎麼回事?」

「他們說OWNDAYS撒謊,中國製的鏡片冒充日本製,販售品,欺騙顧客。」

「有沒有搞錯啊??」

影片裡面是一名男子,拿著冒牌的鏡片袋,親手寫下「日本品」,像個受害者一樣破口大罵:「我在OWNDAYS買的,結果這是中國製的粗製濫造品!我被騙了!」

而主播也沒來做過任何求證,便直接在節目裡以片面之詞報導了這則控訴:「來自日本的眼鏡行拿中國製的商品,佯稱日本產品,做詐欺生意來欺騙顧客。」

「開什麼玩笑!這太過分了吧。這樣是妨害營業!鄧、Ann,立刻打電話去電視台抗議!」

「是。這種行為不可饒恕。直接打去抗議!」

鄧和Ann兩人立刻從東京總公司打國際電話到台灣的電視台,表達嚴正抗議。我們不斷表示,如果做出這麼過分的妨害營業,將採取法律途徑。

然而最終,我們的極力抗議沒被受理,這則報導並沒有被撤下、更正。

如此明目張膽的抹黑持續發生了好幾次,OWNDAYS淪落到被衛生局門市稽查的下場。

由於OWNDAYS一直以來均遵照法令行事,因此當然查不出任何問題,只是接受了幾項商品展示方式和廣告手法的指導,並沒有遭到任何嚴重的處罰。

無論看我們不順眼的人如何使招數妨礙,客人是最誠實的。

只要我們自己也是做良心生意,人會得知真相。這件事之後,雖然又出現了幾篇空穴來風的毀謗中傷文章與報導,但光顧OWNDAYS的客人依舊絡繹不絕,絲毫未減。

和新加坡一樣,OWNDAYS的經營模式也獲得了台灣消費者的熱情支持,透過口耳相傳和社群網站OWNDAYS的顧客一直在增加。

而我們連喘息的時間也沒有,10月便開了2號店──位於西門町的路旁獨立門市。這裡雖然比當初預期的業績稍微差了一些,但最終的結果還算可以。

12月再下一城,開了第3間店。全新開張的購物商場「響美松高」,這裡和台北車站店一樣,大幅超過了當初預期的業績。

一手搭在地獄油鍋,一邊進軍台灣挑戰,拿下了21就這樣,我們平安登陸台灣,再一次成功築起新的堡壘。

 

10月

取得了新加坡與台灣這兩塊新市場的OWNDAYS勢如破竹,屢。新加坡每個月都有新門市開張,台灣也陸續規劃起第4間店以後的展店計畫,截至這個時間點,國內外總計有120間門市、業績100億圓,急速成長到了不可忽視的地步。

但是,儘管業績絕佳「日本法人」力償仍是一道過不去的關卡貸款不被受理,資金的調度也依舊艱險,不過融機構對OWNDAYS的立場終於開始有了轉變。

2014年2月結算時,OWNDAYS創下將近3日圓的盈餘,不僅如此,海外事業也飛快成長。只要保持下去,下一期的結算便有望完全解除無力償還的窘境。各家銀行見這些規劃與財務報表後,均面露喜色。

台灣1號店開張以後,8月底,2名巨型銀行的分店長預約了時間,前來OWNDAYS的總公司拜訪。

自從我收購OWNDAYS以後頭一次發生這種事情。來公司拜訪就不必說了,從首次直到現在我連一間銀行的分店長都沒見過。

首先來拜訪的是F銀行的K分店長。K分長和前銀行員奧野先生是同期入行,也是因為這個緣故,大家相談甚歡。最後K分店長對我們低頭說道:

「之前的事讓它過去吧,敬多加利用本行啊。哈哈哈。」

緊接著M銀行的分店長也來拜訪了。

前一年,正當新加坡事業成功之際,就是這間銀行的負責人撂下「我既不想聽海外的事情,也不用給我看資料!寫公文很麻煩!」這種令人難以置信的狠話。這間也和M銀行一樣,主要的用意是「敬請多加利用」。

另外,正好在同一時期,外資系融資公司日本GE」開始積極考慮與我們進行融資交易。不同於只看近期財報就將人拒於門外的國內融資公司他們將海外事業也納入眼界,仔細地分析、評估此間公司「目前和將來」的數字。

奧野先生與金融機構的人面談之後,帶著我從未見過的朗笑容,眉開眼笑地來向我報告。

「社長,好多金融機構都來約時間了。終於風水輪流轉了!」

「代表公司財務要回復正常了。哈哈哈。這陣子都忘記這件事了。」

各家金融機構堪稱「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態度,讓我和奧野先生不知所措,但也終於感覺到黑暗的彼方露出了一絲光明。

收到主要交易銀行表明的「積極意願」後,奧野先生決定和三井住友銀行針對今後的計畫展開更加具體的詳談。

三井住友銀行為了早日奠定主要生意的根基,不但積極援助我們進軍新加坡,提出大幅減免國內外匯手續費以此建構我方支付管道等優惠,是唯一展現過體行動的銀行。

負責的次長這7年來也只更換過一次,比起其他銀行,對OWNDAYS的成長過程尤其了解,這點也加分不少。

再加上2008年重訂還款計畫時,當時的負責人今井次長在交棒給小山次長時,據說留下了這樣一句話:「OWNDAYS日後肯定大有所為,有勞你輔助了。」

奧野先生將各行的積極態度告知小山次長後,小山次長迫不及待地切入話題。

「其實我已經在和總部協議籌組OWNDAYS的聯合貸款(由銀行集團間協議籌組的貸款)了。奧野先生,請務必具體推動此事,讓公司加速恢復正常運作吧!」

奧野先生回以肯定的答覆,牢牢握住對方的手,決定同意這件事。

 

10月中旬

日本GE的裁決出爐,批准了3千萬日圓的貸款額度。

自從我收購OWNDAYS以後,和融資公司之間的交易,不是冷不防被要求

3千萬圓全數清償,就是對銀行的轉介滿懷希望、最後卻被無情拒絕,一路走來備嘗辛酸。

從銀行借不到半毛錢,也籌不到貸款,各家門市的器材類(測量視力或加工鏡片的機器)就在這種情況下逐漸老,還有一台機器用了將近10年的門市。

因為機器老舊而產生的各種糾紛,一直靠著員工的努力和技術在盡力補救,但現場仍然經常傳出此起彼落的哀號聲。不過,日本GE點頭應允了貸款,終於可以將破舊的機器汰舊換新了。

奧野先生更是為了一口氣恢復與銀行的正常交易,選定了3間候選的籌辦銀行,將次長、課長、以及負責人召集到總公司,召開銀行會議。

「敝司籌組億圓×家銀行=12圓的聯合貸款。資金用途是伴隨海外事業擴大而增加的營運資金,以及用來清償11家銀行借的8億圓貸款。透過此方式,解除還款協商(=延期還款)的狀態,恢復與銀行的正常交易,同時縮減交易銀行數。」

奧野先生發下資料,說明業績與今後的推展事項。環視與會的各銀行負責人,眾人臉上各自掛著複雜的表情。

「如果參與金額低於3億圓,貴司打算怎麼辦?」

「如果最初預設的銀行無法達到籌組所需的金額,就會諮詢其他銀行。雖然們不是很想增加銀行數量……」

「嗯……回覆期限是3個禮拜啊……。能不能再多給一點時間呢?」

「不能。因為急速成長致使資金窘迫,我們現在的情況刻不容緩。」

先前是否有仔細收下我們公司的資訊,勢必會案件提交審核時的業務造成明顯差異分店長們是僅止於嘴上功夫,還是以具體的「行動」在評估案件,此時看各家負責人的反應熱度,便一目瞭然。

但是,每間銀行都沒有打算向以前一樣「謝絕」,不管怎麼說,OWNDAYS距離恢復與銀行正常交易,無疑已跨出了一大步。

「社長,和銀團協調的聯合貸款應該可以談妥。如果事情順利的話,就會以現金的方式,有4億圓的追加貸款入帳!」

「這麼說,可以把油門踩得更深,加快對新加坡和台灣的展店速度現在正是關鍵時刻。我想趁著其他競爭公司尚未進攻海外,盡可能在所有的主要地區開店,搶下市場。如果可以,最好把目前地產商提出的展店邀約通通答應下來。」

這陣子,OWNDAYS相繼開張好幾間熱銷門市,新加坡和台灣接連不斷有一流商業設施前來邀約展店。

但是,正因為每一家都是精華地段,房租貴,押金也高。雖然巴不得把所有邀約答應下來,但我們實在沒有這樣的「體力」。正想要流淚婉拒,從天上掉下了大好機會。

如果能提前實現與銀行的正常交易,並且成功籌組聯合貸款,就能把所有的展店邀約都答應下來。而且OWNDAYS也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有「不得了」的大躍進。

只不過,如果聯貸籌組失敗了,這項決定就會驟然將我們從天堂打落地獄,在年關將近時,使公司陷入前所未有的大規模資金短缺,顯然也是一場「極危險的賭注」。

「拿出決心來賭一把吧!不應該錯失這個大好機會。總之就相信銀行吧。目前為止,我們老是被拒於門外,但是日本的銀行說到底也不是傻瓜。事情發展到今天,任誰都看得出來OWNDAYS即使自力救濟,也能解除無力償還的局面,所以銀行差不多該認真支援我們了。」

「好!行動吧!立刻通知海山和濱地,把展店一口氣答應下來。」

「好!」

就這樣,我和海山決定在新加坡與台灣一口氣開設10間新門市,奧野先生則和聯貸案的籌辦行──三井住友銀行的負責人們一同與資金短缺的期限搏鬥,一邊力圖籌組聯合貸款。

 

 

2014年12月24日

 

我來到OWNDAYS之後的第7個聖誕節。

傍晚後下起的深雪妝點了大地,街上鼓噪著歡慶白色聖誕節。

每個人都踏著輕快的步伐,為了心中掛念的人,加快腳步趕回家。

總公司的員工們也在約莫晚上7點過後,急匆匆離開了辦公室。
空無一人的辦公室寂靜無聲。

我和奧野先生待在昏暗的會議室裡。

牆面上的大型螢幕照出新加坡辦公室裡的海山沉痛的表情。

奧野先生壓抑著怒氣,用像是擠出來的聲音報告現狀。

我還無法清楚理解OWNDAYS發生了什麼事。

我記得聯貸的籌組應該很順利……

一切都進展得很利才是……

若是按照計畫,OWNDAYS如今本該成為眾所認可的正常公司,萬事俱備,即將在海外市場一鼓作氣加速展店,而我此時正在度過愉快的聖誕夜……

空蕩蕩的會議室裡,壓人喘不氣來的沉默斷持續。

「聖誕快樂。」

平安夜。

聖誕老人送給我們的不是夢想也不是希望,而是過了這個年頭,就要面臨高達3億日圓以上資金短缺的「絕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WNDAYS再生物語 的頭像
OWNDAYS再生物語

OWNDAYS 再生物語

OWNDAYS再生物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